所有的中國人都在坐牢!
 
2001-7-1
 
【人民報19日訊】因它主要依靠特務警察的暴力維持統治,把爭取和行使政治權利和公民權利的人關進精神病院、勞改營和監獄,所以也稱它是個「監獄國家」。

中國大陸,是一個由共產黨實行一黨專政的國家,也是世界上侵犯人權最嚴重的國家。有人因其執政黨的腐敗黑暗不受監督、整個國家正在展開一場全社會腐敗的大競賽,稱其為「腐敗國家」。也有人因為它濫用政府權力、肆意剝奪人民的政治權利和公民權利,稱它是個「專制國家」。又有人因它主要依靠特務警察的暴力維持統治,把爭取和行使政治權利和公民權利的人關進精神病院、勞改營和監獄,所以也稱它是個「監獄國家」。

說它是「監獄國家」,不僅僅是因為中國監獄中被關押的人,在絕對數量上占世界之冠;也不僅因為中共的監獄和勞改營裡關押了世界上最多的良心犯--宗教犯、政治犯和法輪功;同樣也不僅是因為中共監獄和勞改營,折磨犯人的刑罰手段野蠻殘酷、拒絕國際社會監督以掩蓋其黑暗方面,堪稱世界之最,主要的是因為中共把整個國家當作監獄一樣來進行管理,即中南海當權者執政半個世紀以來,一直是把廣大的人民群眾就是當作監獄裡的「犯人」進行統治的。

首先,作為執政黨的中共,不但過去是,現在也仍然堅持自己是一個革命性質的政黨。在「革命」成功、用暴力奪取政權以後,中共依然不放棄暴力--毛澤東提出了所謂的「繼續革命」;鄧小平要以堅持中共一黨專政為核心的「四項基本原則」;江澤民則是堅守反對「分化」和「西化」的「和平演變」。在中國大陸,中共堅持一黨專政的本質並沒有絲毫的改變,今天尚不存在革命與反革命之外的「第三條道路」。雖然「反革命罪」已經從刑法中被取消了,但是任何敢於向中共「說不」的言行、任何敢於行使公民權利的嘗試,都會被當作「顛覆政府」、「危害國家安全」的罪犯,處以嚴厲的刑罰。

大凡是人都會有屬於自己的獨立思想:除了國家民族和社會以外,還有屬於自己的利益。在一個多元化的現代社會裡,人的訴求自然也是豐富多樣的。表達自己的思想、爭取實現自己的主張、努力維護自己的利益,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這就勢必會有與中共的意識形態或中共當權者的政策主張不一致、甚至發生針鋒相對的衝突。在實行民主政治的現代國家裡,各種不同的意見可以在媒體上自由表達;各種利益可以有不同的政黨、社會團體組織來代表,分歧、衝突可以通過議會討論和表決來謀求解決。這一切在中共執政者的眼裡,就變成了危害國家安全的「不穩定因素」,江澤民三令五申要把它「消除在萌芽之中」。

其實,中共的「穩定是壓倒一切」主張,徹底地暴露了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危機,因為它堅持「革命性」的原則立場,把管理監獄的專政手段用來統治國家,實際上就把自己擺在與人民為敵的位置上不肯下來。所以,儘管中共執政已經半個世紀了,連社會發展最起碼的「穩定」問題,都一直無法解決。每年都有一連串影響「穩定」的敏感時節,政府機器被當作了整天「繃緊了弦」的消防隊。那些長期的發展戰略或種種動人的許諾,總是一再在突發性事件面前化成泡影。

於是,中共因為擔心「穩定」而加強「革命」專政,又因為堅持「革命」專政,社會無法轉入現代民主政治的發展軌道,「穩定」就更無保障。當權者只有在「天下大亂」與「天下大治」的循環中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老百姓則被剝奪了最主要的自由權利,像出入境自由等方面的權利,向來只是中共特權階級的專利。中共憲法上寫了公民擁有比民主國家並不少的政治權利,近年來,中共還簽訂了包括兩個聯合國人權公約在內的十多個國際人權條約。但這並沒有從根本上改善人權狀況。主要是沒有改變中共像管理監獄那樣來統治國家的政治機制。

中國大陸社會改革開放以來,民間的社會空間有所推展。不少人以此為由為中共進行辯護。其實在監獄裡的犯人,情況也是各不相同的。就拿中共目前的監獄狀況來講,魏京生這樣的政治犯可以關在四面玻璃似的監房,或長時間禁閉在暗無天日的、專關死囚的小監房裡。用刑事犯管制政治犯也是司空見慣的。但同時,也有些犯人有每天被放風或勞動的機會。買通關節可以走私各種物品到監房裡去,甚至於把家眷或者情婦送入監房過夜。最離奇的是,「有本事」的犯人還可以代表監獄當局辦的公司企業,堂而皇之的到外面去做生意。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在本質上他還是犯人。

所以,中共只要一黨專政的本質不改變,中國大陸整個社會就是一個監獄。在中共監獄裡的囚犯們,常用來安慰自己的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坐牢有什麼了不起?其實所有的中國人都在坐牢,只不過是大墻與小墻的區別、有形的墻與無形的墻的區別!」當中共執政者事實上剝奪了人民群眾的政治權利和公民權利的時候,就是把他當作了一個犯人,就是把整個國家當作了一個監獄。

其實,現代國家的監獄也往往通過廢除酷刑、接受國際監督,變得逐漸文明起來。中共則還在通過年年不斷的「嚴打」,並不斷要求加強打擊力度。不論是在監獄內、還是在社會上,它的專制控制都大大超過了50年前--它奪取政權之前的那個中國社會。一個監獄,表面上看上去可能是比較平靜和穩定的,但是它幾乎集中了全社會最不「穩定」的因素,管理不當甚至還可以成為摧毀社會的禍患。中共當權者內心對不穩定因素的恐懼,其前提也是把自己的統治的國家當作了監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