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中国人都在坐牢!
 
2001-7-1
 
【人民报19日讯】因它主要依靠特务警察的暴力维持统治,把争取和行使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的人关进精神病院、劳改营和监狱,所以也称它是个「监狱国家」。

中国大陆,是一个由共产党实行一党专政的国家,也是世界上侵犯人权最严重的国家。有人因其执政党的腐败黑暗不受监督、整个国家正在展开一场全社会腐败的大竞赛,称其为「腐败国家」。也有人因为它滥用政府权力、肆意剥夺人民的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称它是个「专制国家」。又有人因它主要依靠特务警察的暴力维持统治,把争取和行使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的人关进精神病院、劳改营和监狱,所以也称它是个「监狱国家」。

说它是「监狱国家」,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监狱中被关押的人,在绝对数量上占世界之冠;也不仅因为中共的监狱和劳改营里关押了世界上最多的良心犯--宗教犯、政治犯和法轮功;同样也不仅是因为中共监狱和劳改营,折磨犯人的刑罚手段野蛮残酷、拒绝国际社会监督以掩盖其黑暗方面,堪称世界之最,主要的是因为中共把整个国家当作监狱一样来进行管理,即中南海当权者执政半个世纪以来,一直是把广大的人民群众就是当作监狱里的「犯人」进行统治的。

首先,作为执政党的中共,不但过去是,现在也仍然坚持自己是一个革命性质的政党。在「革命」成功、用暴力夺取政权以后,中共依然不放弃暴力--毛泽东提出了所谓的「继续革命」;邓小平要以坚持中共一党专政为核心的「四项基本原则」;江泽民则是坚守反对「分化」和「西化」的「和平演变」。在中国大陆,中共坚持一党专政的本质并没有丝毫的改变,今天尚不存在革命与反革命之外的「第三条道路」。虽然「反革命罪」已经从刑法中被取消了,但是任何敢于向中共「说不」的言行、任何敢于行使公民权利的尝试,都会被当作「颠覆政府」、「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处以严厉的刑罚。

大凡是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独立思想:除了国家民族和社会以外,还有属于自己的利益。在一个多元化的现代社会里,人的诉求自然也是丰富多样的。表达自己的思想、争取实现自己的主张、努力维护自己的利益,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这就势必会有与中共的意识形态或中共当权者的政策主张不一致、甚至发生针锋相对的冲突。在实行民主政治的现代国家里,各种不同的意见可以在媒体上自由表达;各种利益可以有不同的政党、社会团体组织来代表,分歧、冲突可以通过议会讨论和表决来谋求解决。这一切在中共执政者的眼里,就变成了危害国家安全的「不稳定因素」,江泽民三令五申要把它「消除在萌芽之中」。

其实,中共的「稳定是压倒一切」主张,彻底地暴露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危机,因为它坚持「革命性」的原则立场,把管理监狱的专政手段用来统治国家,实际上就把自己摆在与人民为敌的位置上不肯下来。所以,尽管中共执政已经半个世纪了,连社会发展最起码的「稳定」问题,都一直无法解决。每年都有一连串影响「稳定」的敏感时节,政府机器被当作了整天「绷紧了弦」的消防队。那些长期的发展战略或种种动人的许诺,总是一再在突发性事件面前化成泡影。

于是,中共因为担心「稳定」而加强「革命」专政,又因为坚持「革命」专政,社会无法转入现代民主政治的发展轨道,「稳定」就更无保障。当权者只有在「天下大乱」与「天下大治」的循环中过著提心吊胆的日子。老百姓则被剥夺了最主要的自由权利,像出入境自由等方面的权利,向来只是中共特权阶级的专利。中共宪法上写了公民拥有比民主国家并不少的政治权利,近年来,中共还签订了包括两个联合国人权公约在内的十多个国际人权条约。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善人权状况。主要是没有改变中共像管理监狱那样来统治国家的政治机制。

中国大陆社会改革开放以来,民间的社会空间有所推展。不少人以此为由为中共进行辩护。其实在监狱里的犯人,情况也是各不相同的。就拿中共目前的监狱状况来讲,魏京生这样的政治犯可以关在四面玻璃似的监房,或长时间禁闭在暗无天日的、专关死囚的小监房里。用刑事犯管制政治犯也是司空见惯的。但同时,也有些犯人有每天被放风或劳动的机会。买通关节可以走私各种物品到监房里去,甚至于把家眷或者情妇送入监房过夜。最离奇的是,「有本事」的犯人还可以代表监狱当局办的公司企业,堂而皇之的到外面去做生意。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在本质上他还是犯人。

所以,中共只要一党专政的本质不改变,中国大陆整个社会就是一个监狱。在中共监狱里的囚犯们,常用来安慰自己的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坐牢有什么了不起?其实所有的中国人都在坐牢,只不过是大墙与小墙的区别、有形的墙与无形的墙的区别!」当中共执政者事实上剥夺了人民群众的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的时候,就是把他当作了一个犯人,就是把整个国家当作了一个监狱。

其实,现代国家的监狱也往往通过废除酷刑、接受国际监督,变得逐渐文明起来。中共则还在通过年年不断的「严打」,并不断要求加强打击力度。不论是在监狱内、还是在社会上,它的专制控制都大大超过了50年前--它夺取政权之前的那个中国社会。一个监狱,表面上看上去可能是比较平静和稳定的,但是它几乎集中了全社会最不「稳定」的因素,管理不当甚至还可以成为摧毁社会的祸患。中共当权者内心对不稳定因素的恐惧,其前提也是把自己的统治的国家当作了监狱。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