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種生物披著人皮不幹人事的時候
 
2001-6-9
 
【人民報消息】五月二十四日,中共主動邀請西方媒體到震驚世界的「馬三家活地獄」進行首次採訪。此前,僵澤民的得意打手羅幹撥給馬三家巨款蓋新樓,讓西方記者看到了比中共統治下的大學生宿舍還漂亮的「犯人居室」。但西方記者不知道的是,他們剛一出馬三家的大門,那些剛才的「犯人居室」就立即變成了馬三家管教人員的新居了。其實讓我們看一名香港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監獄的所見所聞(簡縮本),馬三家的騙局就不攻自破了。

2001年4月29日晚10點半,我由於修煉法輪功向世人講清真相被押解進入羅湖看守所,在那裏關了一個月,受到種種非人折磨。在被押入牢倉時,倉頭和另外幾個人仔細地搜查了我全身,看是否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在狠狠地打了我一通之後,我帶來的500元代金卡被他們「代為保管 」,其實就是被他們強搶去了,供老大(倉頭)及四、五個幫倉(幫兇)揮霍。我被他們安排到靠近廁所的地方打地鋪,一張暗綠色的被子鋪在地上,臟亂的棉絮發出一股黴爛的臭味,裹著汗臭和廁所的臭味一陣一陣地朝鼻子嗆來。

每天最要命的就是幹活。我們做聖誕樹的葉子,是出口歐美的產品,要求高。新手就很慘,要從頭學起,稍有質量問題一定挨罵或挨打。我在那兩三天之內每做一枝花都心驚肉跳。在高壓下大家都在拼命地做。手指起泡,皮掉了露出新肉,一做就鉆心地痛,也要不停地做。數量完不成不能睡覺。交貨更是令人膽戰心驚。一個不合格就用挨打五下。有個外號叫「小螞蚱」的,做了五個不合格。他的臉被狠狠地摑了25下。由於沒說謝謝,又被狠狠地多摑了兩下。據一個叫「黑社會」的小伙子說,有一次「小螞蚱」等四人因為產品問題被罰蹲廁所,三天三夜在廁所裡吃、睡,蹲得都長疥瘡了。

每天的上午9點30分和下午的3點30分吃飯,每人每月交納伙食費150元。每逢星期三、五下午「加菜有肉吃 」。我呆的一個月裡,每天的菜都是水煮。所謂的加菜有肉,只不過是有一到兩片手指甲那麼大的肉片;有時甚至沒有肉。每天兩頓盒飯,長期處在吃不飽又餓不死的狀態。

每天晚上睡覺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每個倉只有八塊4英尺寬的床板。倉頭和四、五個幫倉占了四塊,還剩下四塊16英尺寬的地方要睡二十幾人,根本睡不下。睡前大家必須全都站起來,一個個側身躺下睡,還得緊緊抱住對方的腳。就這樣硬是把二十幾人一個一個像砌磚頭一樣地砌了下去。但晚上千萬不能上廁所,只要一下床就再也擠不進去了,所以開始很難睡著。

衛生條件極差,皮膚病非常普遍。倉裡的被子、毛毯從來也沒洗過。所以每床被子、毯子都十分骯髒,發出濃烈的黴味和汗臭味。這裏是虱子的天堂。大家一有空就在衣服、褲子裡翻來翻去找虱子。我原以為剛到兩天不會有,出於好奇把衣服脫了下來尋找,果然發現一個長著六只腳拖著又黑又大肚子的傢伙。這就是虱子,接著又發現好幾個,還有一堆堆白色的蛋。虱子在文明社會幾乎絕跡。只有在生活水平極差、衛生條件極其惡劣的地方才會有虱子。由此可見中國監獄的條件之惡劣,衛生之差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5月12日接到通知,暫停工作,搞好衛生迎接上級檢查。在倉頭的指揮下,大家迅速地行動起來。拿來新的毛毯擺樣子,疊得四四方方。晚上睡覺的時候放在一邊,誰也不准用。二十幾個口盅、牙刷、牙膏整整齊齊地排成一排。但這些口盅﹑牙刷是擺景的誰也不能用,牙膏是假的,是用過的牙膏灌上水,就像新的一樣。平時三十幾人用三、四個口盅,牙刷全放在一起藏起來。由幫倉每天每人擠一小點牙膏。表面上給人感覺乾淨、整齊的內務,與洞裡藏著的那些被子、毯子形成強烈反差。

為了迎接檢查,所裡又發了一個通知,上面有32個問答題﹐要求大家記熟,要對答如流。可惜未能全部記下,只能摘錄我記住的部份。這32個問題除了「你們管教姓什麼 」等三個問題叫如實回答外,其它回答不是誇大就是造假。堂堂國家專政機關,弄虛作假到了令人不齒的地步,在此把他們的假面具逐一撕破。

問:吃得飽不飽?答:飽!
對倉頭和部份幫倉來說是飽了,因為他們可以買些罐頭、餅幹、奶粉、方便麵等來補充。其他人的錢都被倉頭強搶去了,對大多數人來說,每天兩餐質量很差的飯 ,而且很快就餓了。但又餓不死,只能維持基本生命。

問:有沒有肉吃?答:有!
所裡規定每星期一、三、五下午有一餐加菜。每星期一自己可以買,但錢已被倉頭搜去,用你的名義買,但事實上他們吃肉你卻沒有。星期三、五下午加菜,每次所見的只是手指甲蓋那麼大小,一至二塊肉。有時甚至沒有。

問:你們所蓋的毯子是自己買的,還是所裡發的?答:所裡發的。
所裡確實有發過被子,但是數量很少。大多數是倉裡買的,人多不夠用就自己買來補充。包括牙膏、牙刷、毛巾、底褲、衛生紙、肥皂等都是自己買的。

問:管教每月進倉多少次?答:最少十五次。
在我被監禁的一個月裡,只看到管教進倉一次而且只停留了二分鐘。

問:所長通過什麼形式對你們進行教育?答:廣播或閉路電視。
我被監禁的一個月裡一次也沒有。

問:你們進倉時有沒有過關?答:沒有。
所謂的過關就是指對新進的人犯進行訊問和拷打使其以後能規規矩矩聽倉頭的話,這已形成不成文的規矩。裡面花樣繁多,如有菜譜:小籠包(拳頭,一籠十個),雞翼(即胳膊肘),雞腿(即用腳踢)……每個新人必須過關。過關在中國監獄是很普遍的現象。

問:你刑拘期滿後,所裡有沒有催辦?用什麼形式?答:有!用書面報告形式。
其實如果管教認為你不老實就慢,有的呆了四至五個月的也不在少數。

問:你們管教姓什麼?答:如實回答。
很多人連管教姓什麼都不知道,可見管教與犯人的關係,所裡怕出洋相特別提醒。

弄虛作假是為了應付上級的檢查和外界的監督,說一套做一套。所裡明文規定不准打人,但對倉頭和幫倉打人,所裡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辦法,並交代不要打頭,所裡的管教打犯人更是平常事。用各種方法折磨你,使你吃不好睡不好,斷絕與外界的一切聯繫,還要忍受倉頭、牢霸的打罵。還有繁重的工作壓得喘不過氣來。

如有檢查團來時,有誰膽敢亂說,後果是嚴重的。在各種嚴密的防範措施下,外面的人是很難發現真象的。檢查團走馬觀花的走一遍,看到是整潔的房,守規矩的人犯,良好的伙食(檢查團來時伙食特別好),一切都有條有理。加上他們的自圓其說,一切都被掩蓋得令外人難知真相。

編者按:對於流氓中共來說,這還算客氣的,比這更殘酷的刑法,很多法輪功學員不是都經受了而且還在經受嗎?被虐殺的消息不是還在發生嗎?從報導中我們看到,被迫害致死的,有的還沒有斷氣就被焚燒了,有的脊梁骨被踩斷,有的竟用電棒電法輪功女學員的陰道,用4萬伏電壓的電棒電法輪功學員,……。

當一種生物披著人皮不幹人事的時候,它們就到了應該被銷毀的時候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