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新:「江泽民」三过家门而不入!
 
梁新
 
2001-5-26
 
【人民报10日讯】前些年,40多岁的影星刘晓庆演武则天要从十几岁演到白发苍苍,往老了化装容易,可中年妇女扮成小姑娘可不容易,弄不好就变成了“老天真”,让观众毛骨耸然。据报导,大陆有个年青化装师叫毛小平的身怀绝技,样样要拔尖的刘晓庆提出非他化装不可。

报纸上采访过一些演领袖的演员,除了古月外形象毛泽东以外,其他人的便装照和上装照相差很远,印象最深的是饰演蒋介石的演员,化装前后判若两人。所以偌大个中国要想找个把“江泽民”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据新华社报导,去年10月1日晚7时40分,江泽民在北京市长刘淇陪同下勇敢地步行在北京王府井大街“身入虎穴”20多分钟,未发一言,向群众挥手致意。据传闻此次初试替身是否穿帮。

据争鸣杂志报导,去年11月14日,江泽民出访外国期问,曾到深圳短暂停留,参加深圳特区成立二十周年庆典。中央警卫局、总三保卫部、广东省公安厅、深圳市公安局,出动了五十八支警卫、特警队保卫江泽氏。江泽民指示,给一线的武警、公安,每人发放三千元人民币,以资鼓励。

去年12月下旬,江主席赴澳门主持回归周年纪念仪式,当抵达澳门国际机场时,北京中央警卫局的人和澳门要员保护组的人,两队人马里外两层把江泽民包起来,并有坦克车护驾。

在澳门的外海,有大陆海军的潜艇闪现;在澳门港外水域,有广东公安边防部队的快艇巡逻;在澳门新口岸区,即回归庆祝活动场地对出的水面,有澳门水警轮驻泊的镜头。

据亚洲周刊报导,为确保江泽民在澳门的安全,粤港澳三地联合发动代号「猎狐行动」的活动,仅广东省公安已动员一万七千多人。另外从广州、深圳、湛江、江门、汕头抽调兵力,以公安边防六、七支队、边防指挥学校机动部队、海警一支队二中队、三中队增强原来边防五支队为主的边防力量,在粤澳三十二点二公里边境已部署五千人,船艇约五十艘。

因江泽民将有亲民接触,所以全部警员须二十四小时候命。即使如此,中方仍不放心,全国安全系统精锐尽出,内层保安人员全部由中方负责,气氛紧张达到顶点。结果欢迎群众是一次付帐的“临时演员”,没份儿当演员的老百姓等了半天,连一条瘸腿也没看见。

江泽民发表新年贺词,中央电视台竟没给国家主席出个影儿,居然只播放了江泽民的录音再配上一张不会动弹的照片! 后来据说又补上了,的确有人在第一时间看到的新闻只是江泽民的录音再配上一张不会动弹的照片。看电视的朋友还说,江泽民接见递交国书的外国使节好象是旧闻新做。

这个一点不奇怪,现在科技先进了,连法轮功创始人的讲话录音都能拿来剪接、拼凑再糊弄国内的老百姓。在国外只要想了解真相,不用花一分钱,到法轮功明慧网上一看就明白了。这就是江泽民为什么严密封锁互联网的目的!

据说有些被抓的法轮功信徒为了不让那些特务对口形造谣,就采取不张嘴的方法,让它们无法运用高科技害人误导老百姓。

大陆的历史教材经常依当政者喜好加以修改,连中共党史都是如此。政治舞台上的历史人物,一时是牛鬼蛇神,一时又是伟大政治家。历史照片亦然,跟着毛泽东上井冈山的「二人照」,文革前是毛泽东和朱德站在一起,文革中照片上朱德的头忽然变成了林彪的头,林彪在温都尔汗坠机身亡之后再变回来。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就能用换头术,现在为了权力,江泽民集团更不惜血本。说不定为了保密起见,化装师和替身都被软禁起来,这可能就是不让江泽民亲属探望的最重要原因,怕家人走漏消息。

一年一度的全国农业工作会议都是在年初召开,江泽民每年每次必要到会亲临指示,唯独今年没有到会,只是传达了他对会议的指示要求。这很是耐人寻味。

令人敬佩的是,坐着发言都支持不了,却在今年1月6日,刚刚进入‘三九’的北京,天寒地冻,雪花飞舞。既过了元旦,又没到春节,在这个当不当、正不正的时候,发扬大无畏精神的「江泽民」总书记在没有穿防弹衣、没有坦克车护卫的极其危险情况下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亲密战友李岚清、曾庆红、贾庆林和北京市长刘淇陪同下到群众中进行了考察。为此新华社发表了极其详尽和生动的长篇报导,只是没见照片。

更奇的是,人民日报北美版上有一则新闻,新华社北京一月九日电(记者钱彤)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今天下午在中南海会见了日本社民党党首土井多贺子及其率领的社民党代表团。

题目为:江泽民会见日本社民党代表团 希望新世纪开创中日友好新局面(附图片1张)

当进入(附图片1张)时,里面出现的还是(附图片1张),再想进入(附图片1张)时,就到此止步了。面对发呆的读者怎么看就是这几个字。

有趣的是虽然没有图片但摄影记者的大名却摆在上面迷惑着读者。也许今天晚些时候或过两天,图片会出来吧。

通过江氏集团给法轮功所伪造的扑天盖地的假证来看,给江泽民弄出来接见什么外宾的新闻都是小菜儿一碟!况且江泽民长什么样,你我不也是从照片上看到的吗?真弄个替身站在你面前,你知道个啥?!

网上有消息说江泽民要转院到首都医院,就先来说说这个医院,因为首都医院在49年共产党进驻北京前叫协和医院,是日本人办的,后来并未改名,文革中,哪里还能用日本名字呢,于是改名为“反帝医院”,后来又改回来还叫“首都医院”。不过老北京还是习惯叫它协和医院。这个医院有外宾门诊,看病的人全国各地的都有,很杂。

而北京医院的高干病房是专门的地方,要去看住院的老干部得有探视牌,要通过三道岗,警卫认牌不认人。高干一般要在省委副书记以上才有资格去北京医院高干楼看病,门卫只认车不认人。另外还有一座楼是给贫民百姓看病用的。

本来听到江泽民要转院到首都医院,很是困惑,怎么能去住协和医院呢,又一回想,也不是没有可能,在特殊时期什么事都会发生,人们觉得不可能的才是最安全的。但话又说回来了,在哪儿住院都不是讨论的焦点,关键是人还能挺多久。

自去年12月31日在301总院上演败死病奇袭心脏重地以来,江泽民仅见到太太王冶平和捞国库钱捞得两手发麻的儿子江绵恒一次,从发布的新闻来看,江泽民真的是在发扬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精神,不管到何处去,也不回去看家人!

家里每天从中共中央办公厅得到的消息既简单又明了:好多了!

说白了一句话,无论它在哪里考察作报告,在哪里接见,怎么折腾都与江泽民集团有关而与江家无关!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