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江泽民为首的“黄”干们嫖娼行,上前线打仗行吗?
 
2001-4-2
 
【人民报消息】解放军总参.总政派军纪检查队于二月三日晚间突袭查处云南省军区招待所,遭在此玩乐的军官武力抗拒,发生枪战,有二十多名军官、特警伤亡。

昆明「黄窟」─军区招待所

云南省军区招待所设在昆明西南郊占地三万平方米的西山风景区,是九三年建造的。招待所内有大小舞厅十个,酒吧、餐厅十六个,有两栋古色古香的住宿大楼、二十多幢独立别墅,是军官和省高干及其子女吃喝玩乐的「黄窟」。全国各地的军官出差到昆明,也都要求到西山区开开眼界,享受一番。

省军区招待所聘用了二百多名貌美的未婚女青年担任服务员,有来自艺术院校的、来自省军区卫生学校的,也有从学校刚毕业或刚参军的女青年中挑选出来的。这些服务员被分为三个档次作「五陪」(即陪舞、陪酒、陪游、陪休假、陪作秘书),月薪三千至八千元。来招待所玩乐的军官,按级别由不同档次的服务员陪伴。该招待所每年开支达一亿多元,由省军区从经营经济实体中支付,再加上省政府从税收中拨给军区参加城市建设的经济补贴。近二年,由于军队不能经营经济实体了,便用从走私中赚到的钱来补贴。

总参总政下令关闭

云南省军区招待所成了军中军外远近闻名的「黄窟」。总参、总政曾于去年下令云南省军区将其关闭,但一直无下文。

于是,今年二月初,总参、总政下令给成都军区,派遣一支军纪检查队,持总参、总政命令,对云南省军区招待所采取一次突击行动。事先,云南省军区对此并不知情,仅被通知是一次特警执行任务演习,严令省军区保密,并配合这次演习。

突击「打黄」行动

二月三日傍晚,由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军区纪委书记亲自精选了一百二十名军官组成检查队,并亲自带队,乘坐军用专机,抵达昆明军用机场。然后分乘五辆大型旅游车,直奔省军区招待所,进行「打黄」。

当晚采取行动时,首先将省军区招待所的三个出入口封锁,然后由省军区政治部主任用扩音器喊话,宣读总参、总政授权成都军区执行军纪突击检查的命令。

这时,该「黄窟」内有近三百名军官和部分高干子弟在寻欢作乐。

灯火突然熄灭……

当军纪检查队执行命令,要求在招待所内寻欢作乐的人员登记身份,再准备通知有关部门前来领人时,全招待所的灯光突然熄灭,顿时陷入一片混乱。‘黄窟’里边的人乘机向外逃窜,并对执行任务的军纪检查队放冷枪。由于出入口已被封锁,寻欢作乐的军官便将汽车开足马力冲撞过去。

军纪检查队鸣枪阻止无效后,朝汽车开了枪。于是,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现场横放着十辆轿车,将双方分为两个对峙的营垒。

云南军军区司令员、政委闻讯后,也赶到了现场。

在这次枪战中,有二十多人伤亡(据说有七人死亡),其中有五人是成都军区军纪检查队的军官,都是被冷枪击中身亡的。

当时,仅有四十多人作了身份登记。

事后处理

事发后,总参副总参谋长郭伯雄、中央军纪委书记周子玉、中央军委办主任谭悦新等都亲赴昆明调查处理,改组了云南省军区、昆明市警备区,解散了云南省军区招待所,进行整顿。有九十多名军官受到军纪、党纪处理,五十多名校级军官被责令退伍,二十多名军官被拘捕送交军事法庭审理。整个事件迄今尚未结案。

军方对外声称.这是部分军官搞庆贺活动,因喝酒过量,在神志不正常的情况下发生了互斗,有数人受伤,有关人员已受处理,云云。

上有“黄”头儿江泽民腐蚀着军中将领,下有在淫窝中腐烂的干部,这样的军队还是人民的军队吗?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哪里去了? 这样的军队军备预算再多,武器再精良也没有用,因为掌握武器的人烂了,让江泽民为首的“黄”干们嫖娼行,上前线打仗行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