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警察发自肺腑的呼声---令中共恐慌之极的两封信
 
不平
 
2001-1-6
 
【人民报讯】两封来自两位公安干警的信,信中两位受中共教育多年、正直的执法者,凭着对人民的热爱、对法律的忠诚、对正义的执著,向江泽民和广大公安干警就镇压法轮功的诸多不法行为提出质疑和呼吁。这完全是忠告谏言的两封信。

传播这样的信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只能说明中共政权之脆弱,专制之黑暗,民怨之大,执政者之恐慌、惊乱、无能。

人民对执法行为中的不法行为的揭露,不能导致执政者、执法者对不法行为的制裁,使违法者醒悟、住手,反而受到迫害、重判,连同情者也受到株连。正义得不到伸张,邪恶继续漫延。这是专制极权达到了极为黑暗地步的体现。

仅从中共对两封信的做法,就可看出其反人民的、与历史背道而驰的一面。

转贴:《大参考》公开的两封信,以助那些善良、正直、爱国之士的正义之举。

信件之一、不能对人民实行专政

——致全国公安干警、武警的一封公开信

李克江

我是一名有四十多年工龄的老公安,亲身经历了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大小运动,遭遇过社会的各种问题,工作带来的欣慰和愧疚都曾有过。现在,看到发生在眼前的这场轰轰烈烈的清理气功的政治运动,看到咱们公安在其中横冲直撞,不由不使人想起作为专政工具的我们,在过去执行错误路线后所遭受的身败名裂和良心谴责。我不能不向广大的公安干警——我的同行们道出我的肺腑之言。

当前的这场斗争,无论从表面上看还是从手段来看,比过去的“三反五反”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即便是抓人,也不是全国范围内的随意乱抓,也得先按照一定的法律程序,由法院审判了再由我们公安部门执行。而现在抓人根本不必由法院裁定,就凭党中央直接发文下令,说抓谁就抓谁,公安部门作为应声工具执令。既不“以法”,也不“依法”,而是党说了算。这究竟置国法于何处?更有甚者,见到练功者就抓,就抄,就封,就打!真令人既痛心又担心。

法轮功,说到底也只是练功人在心灵上的寄托,是信仰上的选择。信仰,既有传统的,又有新创的。这是宇宙赋予人类的一种本能活动,是人的权利,谁也无权干预。不能因为是共产党执政,就得要求全体人民都信仰共产主义,奉行党的宗旨。这未免也太霸道了。作为党员,执行党章,是他的责任和义务,责无旁贷。但用一党的章程替代国家宪法,以党代政,这是一种专制政治,是历史的倒退。邓小平领导下取得的改革成果被一下子给砸得粉碎,改革开放二十年来的大好局面一下子倒退到文革,甚至退得更远。文革至少还没有动用专政工具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抓人。

对法轮功的批判,我觉得有些地方明显地不对劲,难以服人。说他们七年来练功练死了700多人,平均每年死100多人,不管这个数目是不是真实的,如果这一条就够得上给人家定为邪教的话,那去年尉建行亲口披露的由于我们党和政府的各级干部的违法施政造成一年内死亡13000人的事实,又该怎么看?是法轮功死亡人数的100多倍呀!如果照这个逻辑推的话,那我们的党不也就成了邪教而应予以否定和取缔吗?再说国家关于恶性事故的判别是有标准的,得超过千分之三才算超标,而法轮功的恶性事故率才在千万分之三点五(按国家公布的200万法轮功学员计算),是国家标准的万分之一,这比国家医疗部门的恶性事故低一万倍,也比国家政治恶性事故低一万余倍。

不知大家感受到没有,在这第二次文革中,我们公安又摊上了扮演一个不光彩的角色的使命。当我们坚决地镇压邪恶势力危害社会的活动,打击刑事犯罪份子时,人民拥护我们,赞颂我们,尊敬我们;而这一次,人民是在用什么目光看我们啊!他们见了我们就躲着走,又怕又恨;说我们警察比国民党还国民党,说江总书记比法西斯还法西斯;骂我们狐假虎威、为虎作伥、欺压百姓;骂我们拿着税民的血汗钱,穿着人民的血汗衣,却恩将仇报,镇压衣食父母,要遭天谴;他们给我们的干警暗中打红豆黑豆,要以后算总帐。这也难怪他们,老百姓的日子真够苦的了,哪家没有一两个失业(下岗)的?还要折腾他们,能有好气?

有些年轻的公安干警,没经历过政治运动,不知天高地厚,成天耀武扬威,图一时痛快,不计后果,不留余地,弄得全国上下鸡犬不宁,民怨沸腾。有个年轻干警只因一位被抓的女法轮功学员不交出功法资料,就用烟头把人家的胳膊烫得伤痕斑斑;有个干警对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任意体罚,把他看不顺眼的拖到烈日下曝晒,拳打脚踢,直到打累了才住手,然后得意地狂笑:“真过瘾!好久没这样痛快地打了!”还有两个年轻干警就在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抓住一位年仅20岁左右的姑娘当场就拖住胳膊左右开弓,拳脚相加,引起过路群众的强烈谴责;有的地方干警将抓住的练功学员集中关押,12小时不让上厕所,30小时才让吃饭,每人交200~1200元罚款才让走人。这样违法执法的现象太多了,一位80岁的老人老泪纵横地对我说:“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咱们的警察这样地打人民群众……”;一位老知识分子悲愤地问道:“苍天呀!这些人怎么了?人们的良心、理性到哪儿去了?!道德何在?!天理何在?!”我是过来人,感到问题严重极了。物极必反,照此状况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历史的教训不能不汲取!要为自己留条后路。

文革那阵的左派当时是多么得意,打、砸、抢,不可一世。十年后呢?有的成了阶下囚,有的受人唾弃抬不起头。

所以,我劝大家严肃地、认真地想一想:当执行镇压人民的任务时,我们该怎么办?

虽然我们是专政的工具,端的是“公安”和“武警”的饭碗,不能不执令,但是干法有深有浅,有真有假。因为,我们首先应该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我们是国家的执法部门,应该维护国家宪法不遭受践踏,维护人民利益不受侵犯。在不得不执行恶法时,要能给人民留条活路就留条活路,也是给自己留条活路,俗话说: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不能公开支持受压迫者,就暗中给予同情,网开一面,多积点德。同行们,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地为专制政权尽忠尽职了,更不能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要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定全报。

任何事情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对气功的镇压肯定是经不起历史的考验的。不要只看到现在这么铺天盖地,惊心动魄,到头来这段历史肯定会重新评说。

希望到那时,你能够说:我的所作所为没有违背良心,我没有做对不起人民的事。甚至能够说:我给了人民以全力的帮助。

信件之二、给年轻警官的一封信

老友:古人说:“哀莫大于心死”,我认为:“哀莫大于自己的政治信仰破灭!”这比心死还可怕。

你曾欣赏我的血气方刚、见义勇为的性格;羡慕我志得意满的运气。可是,如今这些曾使我骄傲的东西却使我痛苦万分,无力自拔!

你是知道我的,从小就立志要当一个护国护民的堂堂警官,头戴大盖帽,身着警官服,国徽头上顶,惩恶扬善,匡扶正义,在司法界轰轰烈烈地建功立业。命运对我也特别关照,高中毕业后就考上了公安大学;大学毕业后,先后到了几个省的基层实习,在打击不法犯罪份子斗争中屡立大功。现在本市当上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可谓一路春风得意。尽管在工作实践中,也碰到了许多在大学里在书本上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比如,党内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的特权意识和特权行为十分严重的问题;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的意志常凌驾于法律之上,干扰法律的情况十分严重的问题;各级党委、政府的干部严重贪污腐化制止不力的问题;尤其在公、检、法、司界出现的上层干部的贪赃枉法问题,有的高级司法干部贪污上千万元甚至上亿元,令人触目惊心;以及对持不同政见人士的严厉打击已超过宪法规定的严重问题;但我还是相信了党的宣传,认为这仅是个别现象,是改革进程中必然会出现的一些问题,总会逐步得到纠正和清除的。

可是,从7月20日接到紧急命令参予了全国上下的打击法轮功运动以来,我的心就一直没有安宁过!我想不通,江总书记为什么竟重操早在二十二年前就被历史和全国人民唾弃了的毛泽东首创的文革手法,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什么不惜破坏我国安定团结的局面,发动铺天盖地的全党、全军、全民共诛气功界,挑战、扫荡中国传统文化,开展唯物主义批判唯心论的政治大斗争?尤其令人不解和痛心的就是他们肆意践踏宪法,而我竟也不得不违心地违法执法。宪法,这可是我视为神圣无上的国家大法,并誓用生命和鲜血捍卫的东西啊!

一部宪法,我能倒背如流,我已将保卫它溶入到我的神圣职责之中。

宪法第二章第35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37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经其它方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第38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陷害。第39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江泽民总书记曾代表我国在联合国人权公约上签字,联合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的第18条也明文规定:人人有思想、信仰、及宗教之自由。第19条第一款也明文规定:人人有保持意见不受干预之权利。第二款:人人有发表自由之权利,此种权利包括以语言、文字或出版物、艺术或自己选择的其他方式,不分国界,寻求、接受及传播各种消息及思想之自由。

可是,如今却逼着我去践踏它,亵渎它,咱们的作法实在太离谱、太触目惊心,太令人羞愧难当了。动用所有宣传舆论工具去批判气功功法,却不给人家丁点说话分辩的权利;动用上百万武警和公安肆无忌惮地抓捕、打骂、封杀手无寸铁的民间练气功人士和团体,而且既不经检察院批准,也没经法院判决,就凭一党的指令,我公安机关就得违法执行。甚至对其所谓骨干判刑,竟不许找辩护律师为之出庭辩护。文革也只是提出抓反革命,还没大肆抓捕练功的人!连对罪大恶极的“四人帮”公开审判时,也允许指定辩护律师为其辩护。而现在,竟创下了建国50年来非法执法之最!见练功的就抓、就打,就抄家,不仅抓本人,还要抓其家属、抓其亲朋好友,搞封建专制的株连九族;任意砸掉人家的饭碗,抢东西,不让人说话,哪儿还有半点民主政治的气息?!

民主政治,是以公意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人民有参予国事或对国事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如有违反公意的法律,政府当局应负责任。而现在我国实行的政治,明显是一人和一党为实现自己的目标独揽国家权力,不受任何约束的专制政治,甚至掺杂特务政治!我的心冷到了极点。如果说刚开始我还能以自己善良之心,去假设这是单位个别领导受极左思潮作祟,搞扩大化。但当我明确知道了这是公安部贾春旺部长在亲自指挥,由总书记江泽民亲自部署的这场政治斗争时,老友啊,我还能自欺欺人、装聋作哑吗?百姓用血汗养育着我们这三百万公安、四百万武警,是希望我们能保卫他们,使他们安居乐业,使国泰民安,可现在要我们反过来,去镇压我们的衣食父母,天理何在?每当我看到他们射向我们公安干警那的目光时,我的心里在打颤、在流血!

这一个多月来,我想了很多,也学了不少。你知道,我对气功原本是不感兴趣的。可是卷进这场政治运动后,我开始用新的眼光审视它了。这段时间里,我反复研究了新闻舆论界的批判性文章,千篇一律的表态让人感到中国政吏的奴性;一些老牌“揭伪”斗士,加上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文人墨客,他们纷纷粉墨登场,鹦鹉学舌,陈词烂调,无法自圆其说的批判,令人感到像吃了一只绿苍蝇,恶心得无法吐出;反倒是那些著名的科学家、大知识分子绝大多数都保持了沉默,既不表示对党中央发起的这场斗争的看法,也不批判法轮功。本市一名著名的作家朋友曾私下里和我说:他本人不相信法轮功,但他决不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批判法轮功,因为现在当局对法轮功是采取的政治镇压,自己参与进去,不就成了官方压制言论的工具了吗?落井下石,太不光彩!丧失了做人的气节,何况,针对上千万人的大镇压,肯定又是一个大冤案,迟早要受到法律的清算!老友啊,他的一席铮铮之语狠狠地剌激了我,一介书生尚有此气节,我堂堂七尺执法干警竟无胆量站出来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为维护人民的权利说话!实在无地自容!

痛定思痛,我将最近搜缴来的各主要门派的气功资料认真地进行了研读,虽然有些论点不敢苟同,有些内容确属无稽之谈;可是在里面我发现了真理之光。从那些深入浅出的论述中,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当局要不遗余力地封杀中国传统文化。

原来鲁迅先生早就提出,中国文化的根柢全在道教。而道家的精髓,则是古代的人体炼养技术,对人类长生道路的追求。现在气功界里已有了超越古人的突破,远远超过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三大规律。尤其精彩的部分就是被现代人称之为“心物辩证法”部分,这部分全面论述了宇宙的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关系,是宇宙全维观的认识论和方法论。这自然是坚持马列主义的执政党难以相容的。这些材料里还有大量的用气功进行实证实修的范例,它们从实践的角度证明了以上理论的正确性,从生命科学的角度掘了马列主义的根,难怪江总书记要这样不择一切手段,不顾一切地毁灭气功。

老友,你一定要读读这些理论,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啊!我真想给江总书记上书进一言,请他也读读这些理论,然后重温1978年5月10日发表在《理论动态》第60期上的那篇划时代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尤其是那段:“科学无禁区。凡是有超越于实际并自奉为绝对的‘禁区’的地方,就没有科学,就没有真正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而只有蒙昧主义、唯心主义,文化专制主义。”

也许,我在犯政治幼稚病。在我们的国度里,50年来执政党何时有过民主政治的作风?我们的党是听不得另一种声音的!容不得不同思想的出现!甚至连持有不同政见者的存在都不允许,都要赶尽杀绝,都要“消灭在萌芽中”!宪法上规定的人民应该拥有的一些基本权力,比如言论、出版、游行、结社的自由,都是抽象肯定,具体否定,但要人民尽的义务却是一点也不减少。

现在,法轮功为了争得正当的生存空间,去中南海上访,使用了一下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个人权力,就使江总书记龙颜大怒,不惜动用全国的舆论工具和各级党、政、军,不惜动用强大的国家专政工具,去围剿他们,并大打出手。这一切,让我看到了中国政治生活的残酷和丑恶!我在想:中国人民历经了无穷无尽的政治运动的劫难,被整死了数千万人;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平反,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根源究竟在哪里?

我带着这个问题,请教了司法界的老一辈,他们没有直接回答,只告诉了我一个最直观的现象——贾春旺的发迹史,让我自己进行个案分析。我细细想来,还真想出点眉目。自从贾春旺主持国家公安部工作以来,为了能在仕途上再往上晋升,坐到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上,便不断制造获得升迁的机会。他看到了江总书记极“左”的真面目,还是高举毛泽东的那一套:搞政治挂帅,抓阶级斗争,打击反革命。只不过在用词上作了一番调整:政治挂帅用“讲政治”替换;抓阶级斗争用“同敌对势力进行斗争”替换;打击反革命用“打击颠覆国家犯罪分子”替换。他看到了江总书记一上台就高喊“稳定压倒一切”,明白江总书记的话中音是“他的王位稳定压倒一切”。看到江总书记表扬邓立群,明白了江总书记是真人不露相,他才是真正的超级“左王”。他看到江总书记最害怕非党的群众聚集,害怕出现一种力量取代这个腐败透顶、民心尽失的政权。看到了这一切,贾春旺明白了,只有先挑起一些事端,多制造一点“阶级斗争”的大事件,多搞几个“颠覆国家”的大案要案,然后一网打尽才能功绩显赫,贾部长用他的特殊嗅觉嗅出了江总书记的隐忧后,立即竭尽全力投其所好,于1998年5月27日在成都会议上,把法轮功打成“邪教”,把一再声明不参政的功法刻意屈造成国内最大的政治潜在危险势力,先引起江总书记的焦虑;然后进行镇压,然后向江总书记表功。贾部长原定先拿中功开刀,没想到事出偶然,法轮功竟突然对5.27的定性进行反弹,去中南海上访,要讨个公道。于是“枪打出头鸟”,镇压的铁拳首先砸向了法轮功,然后兼扫其它。贾部长的良苦用心着实为江总书记排了忧,解了难,于是他很快地就在实际上得到了公安、武警、安全三家的统一指挥权。贾春旺把国家搞得鸡飞狗跳、民怨沸腾,现在却青云直上深获江总书记宠幸,根子在哪里?根子就出在江泽民治国的思路上。正如当年历史上有名的酷吏来俊臣,如果没有武则天想制造事端排除异己的心意,也就没有他施展恶法的机会。江泽民不正,有暴君,才能出现当代酷吏贾春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连臭名昭著的“左王”邓立群如今都不计前嫌,频频肉麻地吹捧江总书记,就可知江泽民的政治路线及为人了!

江泽民总书记真该扪心自省!照你这样的心胸、这样的思路治理中国,将把中国引向何方?

老友,我现在已从心底里放弃了我曾用生命相托并愿为之奋斗终生的共产主义信仰!再也感受不到大盖帽和警服带来的光荣感了!相反,它们令我蒙羞!

自古治国之法就有善恶之分。我愿为捍卫公平无私的民主法制赴汤蹈火,但绝不做恶法的御用工具,绝不再为恶法浪费我的生命和青春,空耗我的满腔热血!更不能做为虎作伥的千古罪人!

在我无法摆脱这环境之前,先独善其身,做一个真实的人民的公安干警!并教育有良知的同行:绝对不能镇压人民!

老友,还记得我们曾经爱唱的一首歌吗?“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金色盾牌,热血谱就,危难之处显身手。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峥嵘岁月何惧风流!”从今后,我和我的许多同行将像电视剧《便衣警察》中的那些可敬可爱、不惧“四人帮”淫威的人民警察一样,为维护国家的真正利益,为维护人民大众的真正利益,用我们的方式做自己能做的正义之事!

老友,这封信既是写给你的,也是写给一切有良知的中国人民公安干警、武警官兵的。如有可能请帮我发表或扩散。本来大丈夫应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但为了妻儿,更为了有利于今后将进行的事业,请老友在使用时隐去我的真实姓名,用这个笔名:卫真。
转自新生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