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成黑,煤球變白───中共媒體宣傳的「精髓」
 
玉龍
 
2001-3-2
 
【人民報消息】1988年,中央電視臺播出了八角街動亂的鏡頭和西藏拉薩市的戒嚴令。」第二天,電視臺播出了戒嚴部隊指戰員為了不打攪拉薩市民的正常生活,冒雨露宿街頭的片斷。我心裡還挺不落忍的。「全國人民」堅決支持戒嚴令,就連當時西藏的宗教界代表也義正詞嚴的譴責暴亂(只有圖像,解說員加的配音)。我那時心想:「好!應該戒嚴。這幫老藏太不像話,早該教訓他們一下了。我們漢人每年支援他們那麼多物資,他們還搞暴亂!

當時只有一點我搞不明白:既然正義在我們一邊,為什麼要限令外國記者馬上離境?讓他們報導一下真實情況不更能說明我們的行動是保護廣大西藏人們的利益的嗎?

1989年6月3日晚上,北京發生了舉世罕見的屠殺。解放軍動用真槍實彈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和群眾。六四凌晨,我們拿著半導體,心想:「槍也開了,人也殺了,看你怎麼向世界交代?」可早上五點半,頭條新聞卻說昨晚北京發生了一起反革命暴亂。我差點背過氣去。大夥氣得把共產黨的祖宗八代罵了個夠。

六四以後,袁木和張工馬上在記者招待會上大言不慚地說:「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可人民日報上卻又說為了制止學自聯的反動宣傳,機警的解放軍特種部隊戰士只一槍就把廣場上的喇叭打啞了,當晚的北京電視臺又播放了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累累的彈痕。電視臺還播出了戒嚴部隊指戰員為了不打攪北京市民的正常生活,冒雨露宿街頭的鏡頭。這次我可不在上當了,也算看透了共產黨的招術了:牢牢掌握槍桿子和筆桿子。有了這兩件法寶,元宵可以說成黑的,煤球可以說成白的。

廣播、電視、報紙隨之大肆宣傳:「平息暴亂後,天安門廣場又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到底誰是人民?上百萬北京市民不是人民?要求改革、懲治腐敗的不是人民?坦克車、機關槍、武裝到牙齒的屠夫能代表人民?

不要再剽竊「人民」的概念了!

文革七、八年來一次的周期仍未改變。現在,運動的車輪壓向了法輪功。從宗教界,科學界,到黨、政、軍,街道委員會,到小學生,全國上下同同仇敵愾,誓把揭批法輪功的斗爭進行到底。機關、學校還組織了百萬人簽名活動。朋友們,如果你沒有經過運動,受宣傳機器的洗腦,我不怪您。您去找一本中國歷屆運動史的書籍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中國的媒體宣傳要反過來看。如果說一小撮人要挑動動亂,那就是人民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如果說有人要顛覆政府,那就是人民在尋求最基本的人權;如果說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那就天安門廣場放了很多槍;如果說天安門廣場沒死一人,就說明天安門廣場死了很多人;如果說李洪志要和我黨爭奪群眾,有政治野心,那就是有大批黨員、民眾喜歡法輪功,而共產主義則顯得蒼白無力;如果說當今是中國人權最穩定的時期,那表明中國的人權已糟得一塌糊塗;如果說鎮壓法輪功已取得決定性勝利,就是說法輪功作為抗爭性團體已取得歷史性的勝利;如果說江澤民90公斤碩體不怕法輪功激烈的風波,那表明江澤民怕法輪功怕得睡覺前都要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瞅一瞅。

朋友們,如果您已經過歷次運動,明知運動的發起人是一小撮冒用人民稱號的人,您如果昧著良心簽名去打擊一大片無辜群眾,我可想跟您說幾句:人要有良心。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不是好漢。大家都在說這世道不公平,都知道好人捱欺負。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您能不能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幫弱者一把?

讓我們同心祝願「好人一生平安」。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