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成黑,煤球变白───中共媒体宣传的「精髓」
 
玉龙
 
2001-3-2
 
【人民报消息】1988年,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八角街动乱的镜头和西藏拉萨市的戒严令。”第二天,电视台播出了戒严部队指战员为了不打搅拉萨市民的正常生活,冒雨露宿街头的片断。我心里还挺不落忍的。“全国人民”坚决支持戒严令,就连当时西藏的宗教界代表也义正词严的谴责暴乱(只有图像,解说员加的配音)。我那时心想:“好!应该戒严。这帮老藏太不像话,早该教训他们一下了。我们汉人每年支援他们那么多物资,他们还搞暴乱!

当时只有一点我搞不明白:既然正义在我们一边,为什么要限令外国记者马上离境?让他们报导一下真实情况不更能说明我们的行动是保护广大西藏人们的利益的吗?

1989年6月3日晚上,北京发生了举世罕见的屠杀。解放军动用真枪实弹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群众。六四凌晨,我们拿着半导体,心想:“枪也开了,人也杀了,看你怎么向世界交代?”可早上五点半,头条新闻却说昨晚北京发生了一起反革命暴乱。我差点背过气去。大伙气得把共产党的祖宗八代骂了个够。

六四以后,袁木和张工马上在记者招待会上大言不惭地说:“天安门广场没放一枪”。可人民日报上却又说为了制止学自联的反动宣传,机警的解放军特种部队战士只一枪就把广场上的喇叭打哑了,当晚的北京电视台又播放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累累的弹痕。电视台还播出了戒严部队指战员为了不打搅北京市民的正常生活,冒雨露宿街头的镜头。这次我可不在上当了,也算看透了共产党的招术了:牢牢掌握枪杆子和笔杆子。有了这两件法宝,元宵可以说成黑的,煤球可以说成白的。

广播、电视、报纸随之大肆宣传:“平息暴乱后,天安门广场又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到底谁是人民?上百万北京市民不是人民?要求改革、惩治腐败的不是人民?坦克车、机关枪、武装到牙齿的屠夫能代表人民?

不要再剽窃“人民”的概念了!

文革七、八年来一次的周期仍未改变。现在,运动的车轮压向了法轮功。从宗教界,科学界,到党、政、军,街道委员会,到小学生,全国上下同同仇敌忾,誓把揭批法轮功的斗争进行到底。机关、学校还组织了百万人签名活动。朋友们,如果你没有经过运动,受宣传机器的洗脑,我不怪您。您去找一本中国历届运动史的书籍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中国的媒体宣传要反过来看。如果说一小撮人要挑动动乱,那就是人民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如果说有人要颠覆政府,那就是人民在寻求最基本的人权;如果说天安门广场没放一枪,那就天安门广场放了很多枪;如果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一人,就说明天安门广场死了很多人;如果说李洪志要和我党争夺群众,有政治野心,那就是有大批党员、民众喜欢法轮功,而共产主义则显得苍白无力;如果说当今是中国人权最稳定的时期,那表明中国的人权已糟得一塌糊涂;如果说镇压法轮功已取得决定性胜利,就是说法轮功作为抗争性团体已取得历史性的胜利;如果说江泽民90公斤硕体不怕法轮功激烈的风波,那表明江泽民怕法轮功怕得睡觉前都要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瞅一瞅。

朋友们,如果您已经过历次运动,明知运动的发起人是一小撮冒用人民称号的人,您如果昧着良心签名去打击一大片无辜群众,我可想跟您说几句:人要有良心。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不是好汉。大家都在说这世道不公平,都知道好人捱欺负。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您能不能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帮弱者一把?

让我们同心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