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硬上弓:与赖斯小姐“谈情”失败
 
2001-3-16
 
【人民报消息】不久前,三位中国资深外交官访问了华盛顿。这三位都是前大使,他们是前驻美大使、前外交部副部长朱启祯,前驻美大使、前驻联合国大使李道豫,前驻加拿大大使张文朴。

  按照中国的说法,他们都是退居二线、三线的“老干部”,李道豫六十九岁,朱启祯和张文朴都已七十四岁。按照很现实的美国政治中不成文的规矩,在位和不在位,所受的对待相去甚远。今年一月二十日,布什刚刚宣誓就职,克林顿一下子成了前总统,临别华府前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使用的房车,顿时就变成了暗无光泽的一辆使用经年的老旧卡迪莱克。与政治相关的一切都很现实。

  外交三元老获礼遇

  三位老干部如果是来叙旧,可以对等看望一下美国前驻华大使,健在的还有洛德、李洁明、芮效俭、尚慕杰;也可以去看望对中国颇友好的前国务卿基辛格,前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特、伯杰。他们在华盛顿得到了一个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机会,那就是去白宫,与现任国家安全顾问赖斯小姐见面。

  按照美国与中国打交道的惯例,国务卿对外交部长,国家安全顾问对国务院外办主任,刘华秋就曾多次与雷克、伯杰打交道。赖斯能安排见三位前大使,应该说美方给中国客人以相当不错的礼遇。说到底,赖斯并没有一定要见他们的理由。

  白宫国安会官员事先的估计是,三位前大使要谈美国对台军售问题、美国将在联合国国际人权大会上提出谴责中国的决议案问题,以及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等问题,赖斯原本也准备就这些问题与三位大使交换意见。

  不料,双方刚一落坐,一位大使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份稿子开念,内容是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看法。这一念不要紧,二十分钟过去了。耐著性子听完的赖斯在听完之后,便起身告辞了。原本一次很好的中美双方沟通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

  友好会面不观而散

  三位前大使都是有丰富经历的外交官。朱启祯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在外交部多年,在驻埃及使馆担任过二秘、一秘,在驻澳大利亚使馆担任过参赞,后来出任美大司副司长、司长、部长助理、副外长,可谓见多识广。李道豫毕业于沪江大学英文系,进入外交部从科员做起,历任副处长、处长、副司长,直至国际司司长、驻联合国大使、驻美大使,他和朱启祯都是典型的职业外交官。

  张文朴的经历略有不同。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历史系,曾在教育部工作多年,后调到民间外交机构“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当副处长,从此进入“准”外交界。后来他进入外交部美大司,历任副处长、处长、副司长、司长、驻加拿大大使,张文朴在美大司的经历,应该说是“十分完整”。张文朴的父亲张奚若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老同盟会员,早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过硕士学位,后来在周恩来手下出任过教育部长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

  这三位外交官的经历背景相当过硬,但是,他们在把握与赖斯的见面时,竟然会有这样的表现,可以说让人跌破眼镜。在华盛顿一位知名的华裔学者对这件事的评价是:尴尬。这位学者很希望看到中美两国通过良性互动而增进两国关系中的积极成份,看到这样的事情,他怅然地说,“还不如不来的好。”

  上头有命不得不从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三位大使有没有责任?是三位大使水平不够?熟悉中国事务的人士分析说,三位大使来美国之前,一定是江某向他们下达任务,而向美国方面谈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态度,是一项重要的任务。因此,三位大使是“受命外交”,兹事体大,不得不照本宣科,错一个字都不得了。

  法轮功问题确实令中国政府头痛,法轮功人士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非暴力抗争精神,是崇尚专政暴力机器的中国领导人始料不及的。以中国国内来说,如何解决法轮功的问题,无论如何是一件不小的事情。但是,从中美关系的大局著眼,法轮功是不是首要的议题?这是不是一个应该当著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面念二十分钟稿子的问题?

  问题恐怕就出在这里。记者就这一问题请“北美中国论坛”主持人贾浩博士谈谈看法。贾博士是民革中央前副主席贾亦斌先生的公子,八九年的活跃人士,现在则游走于中美之间,他思索良久之后的回答是:“如果是我去见赖斯,我会和她谈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贾浩没好意思批评三位大使,他也没有说法轮功这个问题不重要。

  杨洁篪大使刚刚向布什总统递交了到任国书,他将正式以中国驻美国大使身份全程陪同钱其琛副总理访问美国。众所周知,钱其琛此次来美,核心议题就是美国对台军售问题。他将是一九九九年四月朱熔基访问美国之后,访问美国的中国政府最高级官员。外交界认为,钱其琛访美,如果能够阻止美国向台湾出售配有神盾雷达系统的伯克级驱逐舰,他就算不虚此行。没有人期待钱其琛来向美国要求遣返李洪志。

  错失难得沟通机会

  钱其琛见布什的时候,要不要再谈法轮功?法轮功与美国有什么样的关系?一个比较明显的关系,大概是法轮功李洪志在美国。美国法律中有一个术语,叫“清晰的和现实的危险”,对于中美关系的大局来说,恐怕不会有谁认为李洪志或是法轮功是这样的“清晰的和现实的危险”。换个领域,在中国国内,这或许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显然,内外有别。

  华府地区侨界欢迎杨洁篪到任的宴会上,也有法轮功人士到场,在台上致词的杨大使尽量提高嗓音压过法轮功人士的发言。江泽民在哈佛大学也是以同样的方法对付藏独人士。最终如何解决法轮功问题,或许需要有非凡的智慧,但是,这不是钱其琛此次来美国需要解决的问题,也不是三位大使到美国来所应该肩负的使命。

  据分析,中国改革开放已有二十三年,中国的外交人才日趋年轻,对外交往的经验日趋丰富,贻笑大方的事情,以不做为好。贻笑大方不好,贻误沟通的时机更不好。中国政府如果承认这是一件办错的事,应该检讨一下是谁的责任。

  话说回来,四十六岁的赖斯小姐也太气盛,她大可以中断某大使的念稿,索要那份讲讲稿,然后进入法轮功以外的话题。她的愤然离去明确表达了布什政府对江泽民政府打压法轮功的看法和态度。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