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硬上弓:與賴斯小姐「談情」失敗
 
2001-3-16
 
【人民報消息】不久前,三位中國資深外交官訪問了華盛頓。這三位都是前大使,他們是前駐美大使、前外交部副部長朱啟禎,前駐美大使、前駐聯合國大使李道豫,前駐加拿大大使張文樸。

  按照中國的說法,他們都是退居二線、三線的「老幹部」,李道豫六十九歲,朱啟禎和張文樸都已七十四歲。按照很現實的美國政治中不成文的規矩,在位和不在位,所受的對待相去甚遠。今年一月二十日,布什剛剛宣誓就職,克林頓一下子成了前總統,臨別華府前在安德魯斯空軍基地使用的房車,頓時就變成了暗無光澤的一輛使用經年的老舊卡迪萊克。與政治相關的一切都很現實。

  外交三元老獲禮遇

  三位老幹部如果是來敘舊,可以對等看望一下美國前駐華大使,健在的還有洛德、李潔明、芮效儉、尚慕傑;也可以去看望對中國頗友好的前國務卿基辛格,前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羅夫特、伯傑。他們在華盛頓得到了一個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機會,那就是去白宮,與現任國家安全顧問賴斯小姐見面。

  按照美國與中國打交道的慣例,國務卿對外交部長,國家安全顧問對國務院外辦主任,劉華秋就曾多次與雷克、伯傑打交道。賴斯能安排見三位前大使,應該說美方給中國客人以相當不錯的禮遇。說到底,賴斯並沒有一定要見他們的理由。

  白宮國安會官員事先的估計是,三位前大使要談美國對臺軍售問題、美國將在聯合國國際人權大會上提出譴責中國的決議案問題,以及國家導彈防禦系統等問題,賴斯原本也準備就這些問題與三位大使交換意見。

  不料,雙方剛一落坐,一位大使就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份稿子開念,內容是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看法。這一念不要緊,二十分鐘過去了。耐著性子聽完的賴斯在聽完之後,便起身告辭了。原本一次很好的中美雙方溝通的機會,就這樣失去了。

  友好會面不觀而散

  三位前大使都是有豐富經歷的外交官。朱啟禎畢業於上海聖約翰大學,在外交部多年,在駐埃及使館擔任過二秘、一秘,在駐澳大利亞使館擔任過參讚,後來出任美大司副司長、司長、部長助理、副外長,可謂見多識廣。李道豫畢業於滬江大學英文系,進入外交部從科員做起,歷任副處長、處長、副司長,直至國際司司長、駐聯合國大使、駐美大使,他和朱啟禎都是典型的職業外交官。

  張文樸的經歷略有不同。他畢業於清華大學歷史系,曾在教育部工作多年,後調到民間外交機構「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當副處長,從此進入「準」外交界。後來他進入外交部美大司,歷任副處長、處長、副司長、司長、駐加拿大大使,張文樸在美大司的經歷,應該說是「十分完整」。張文樸的父親張奚若是參加過辛亥革命的老同盟會員,早年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獲得過碩士學位,後來在周恩來手下出任過教育部長和中國人民外交學會會長。

  這三位外交官的經歷背景相當過硬,但是,他們在把握與賴斯的見面時,竟然會有這樣的表現,可以說讓人跌破眼鏡。在華盛頓一位知名的華裔學者對這件事的評價是:尷尬。這位學者很希望看到中美兩國通過良性互動而增進兩國關係中的積極成份,看到這樣的事情,他悵然地說,「還不如不來的好。」

  上頭有命不得不從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三位大使有沒有責任?是三位大使水平不夠?熟悉中國事務的人士分析說,三位大使來美國之前,一定是江某向他們下達任務,而向美國方面談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態度,是一項重要的任務。因此,三位大使是「受命外交」,茲事體大,不得不照本宣科,錯一個字都不得了。

  法輪功問題確實令中國政府頭痛,法輪功人士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非暴力抗爭精神,是崇尚專政暴力機器的中國領導人始料不及的。以中國國內來說,如何解決法輪功的問題,無論如何是一件不小的事情。但是,從中美關係的大局著眼,法輪功是不是首要的議題?這是不是一個應該當著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面念二十分鐘稿子的問題?

  問題恐怕就出在這裏。記者就這一問題請「北美中國論壇」主持人賈浩博士談談看法。賈博士是民革中央前副主席賈亦斌先生的公子,八九年的活躍人士,現在則遊走於中美之間,他思索良久之後的回答是:「如果是我去見賴斯,我會和她談我認為最重要的問題。」賈浩沒好意思批評三位大使,他也沒有說法輪功這個問題不重要。

  楊潔篪大使剛剛向布什總統遞交了到任國書,他將正式以中國駐美國大使身份全程陪同錢其琛副總理訪問美國。眾所周知,錢其琛此次來美,核心議題就是美國對臺軍售問題。他將是一九九九年四月朱熔基訪問美國之後,訪問美國的中國政府最高級官員。外交界認為,錢其琛訪美,如果能夠阻止美國向臺灣出售配有神盾雷達系統的伯克級驅逐艦,他就算不虛此行。沒有人期待錢其琛來向美國要求遣返李洪志。

  錯失難得溝通機會

  錢其琛見布什的時候,要不要再談法輪功?法輪功與美國有什麼樣的關係?一個比較明顯的關係,大概是法輪功李洪志在美國。美國法律中有一個術語,叫「清晰的和現實的危險」,對於中美關係的大局來說,恐怕不會有誰認為李洪志或是法輪功是這樣的「清晰的和現實的危險」。換個領域,在中國國內,這或許是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顯然,內外有別。

  華府地區僑界歡迎楊潔篪到任的宴會上,也有法輪功人士到場,在臺上致詞的楊大使盡量提高嗓音壓過法輪功人士的發言。江澤民在哈佛大學也是以同樣的方法對付藏獨人士。最終如何解決法輪功問題,或許需要有非凡的智慧,但是,這不是錢其琛此次來美國需要解決的問題,也不是三位大使到美國來所應該肩負的使命。

  據分析,中國改革開放已有二十三年,中國的外交人才日趨年輕,對外交往的經驗日趨豐富,貽笑大方的事情,以不做為好。貽笑大方不好,貽誤溝通的時機更不好。中國政府如果承認這是一件辦錯的事,應該檢討一下是誰的責任。

  話說回來,四十六歲的賴斯小姐也太氣盛,她大可以中斷某大使的念稿,索要那份講講稿,然後進入法輪功以外的話題。她的憤然離去明確表達了布什政府對江澤民政府打壓法輪功的看法和態度。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