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养女布什瞧不上 江泽民十九日上审判台
 
白沙洲
 
2001-3-19
 
【人民报消息】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和一九九八年十月五日,江泽民以说一套做一套的阴阳手法,签署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公约”。为此,江泽民赢得了“六四”之后中国与西方社会集团性的人权对抗基本结束的硕果。同时,江泽民这种只有姿势没有实际的花招,还骗取了情场老手克林顿对江的景仰,与江结成战略伙伴。然小布什的国务卿鲍威尔一上台就发话说中共国与美国不是战略伙伴关系,通过渠道暗示小布什不再执行克林顿政府的对台“三不政策”,并宣称今年是否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谴责中共国政府迫害大陆人民人权决议案,乃布什新政府外交上第一件要处理之事。

这下,江大蛤蟆急了,决定重施“许配”的伎俩,打人权牌,向布什政府和联合国秘书表示准备在三月份批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并果真在两会期间让人大盖上了图章,完成了法律手续。

尽管江泽民的手掌不断翻转,如意算盘打得嘀嗒响,这种玩弄了克林顿的骗人的手法,连没有外交经验的布什都不会上当,已经宣布将在三月十九日的日内瓦人权会上谴责江泽民的迫害人权。

江泽民攀不上亲,还被布什送上审判席,被人声讨只收聘礼不嫁女的罪行。

看来江泽民的老脸又要往“亚非拉”的老哥们那儿靠,用几倍于克林顿奉送的聘礼的银子收买老哥们手上的空白票了。老哥们发财的机会来了,人民的口袋却要遭宰了。

以下这篇文章完成的时候,两会还没有结束。作者把江泽民利用人权公约当成“女儿”到处许配的奸诈做法分析的相当精辟,值得一读。

二“女”二许——看中共国政府巧用联合国人权公约

“二女”何所指?二“女”在此专指中共国政府签订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两份联合国人权公约。怎幺会把国际人权公约与女儿许配之类的事情放在一起?看官会觉得有些不伦不类。但江泽民政府对待国际人权公约的作派,确实象在玩二“女”二许把戏。这“二女”先是被江泽民政府在一九九八年许给了克林顿政府,现在,江泽民政府似乎又把其中的一个“女儿”再许配给新上任的布什政府,作为缓解因美国批评中共人权劣迹而导致关系紧张的润滑油。可以预见的是:江核心一定不会放松对言论出版结社等基本人权的控制。

果不出所料,就在美国发表人权报告严词批评中共虐待自己的人民,以及因轰炸伊拉克扯出中国帮助伊拉克修建防空通讯系统而遭美国质疑的关键时刻,中共国政府利用三月份人大召开年度例会这一机会,用人大这个橡皮图章在“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人权公约上盖个戳子,以表示中共国已经完成了该公约从签字到批准的全部政府行为过程。

把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共国江泽民政府联系起来,也有些不伦不类。江记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主要观点就是人权“三论”----“人权相对论”、“生存权优先论”以及“中共国国情论”。这个人权“三论”,几乎是江记政府对抗人权普世原则的三板斧。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四日,江泽民在会见到访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时说:十二亿人口的中国大陆,要促进和保护人权,须先必须考虑国情,发展经济,解决人们的温饱问题,同时中共国今后还要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权。还有那个中共国驻联合国大使秦华孙,他在代表江泽民政府签署联合国人权公约时,也仍然没有忘记阐述中共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党国特色”立场。

既然中共国把党国土产的“人权三论”看得如此有份量,为什幺江记政府还要签署国际人权公约呢?用北京话说,这里有猫腻儿。一九八九年,因邓小平调野战部队用坦克、机枪在北京天安门杀人,中共国人民在红色恐怖之下三缄其口,西方世界与中共政府进入了“人权”对抗期,具体表现之一是西方国家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议上不断提出谴责中共政府人权纪录的提案。虽然,西方同盟没有一次成功,但是中共国这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年又一年地要被人家押上“审判台”,江记政府被迫成天与亚非拉一些又穷声名又不佳的“兄弟国家”站在一个战壕里与西方国家打人权战,江大蛤蟆的个中滋味能好到哪里去呢?那个时候,江核心最需要的是让中共国与西方冰冻的关系解冻,为了巩固权力地位,作权力过渡期的领袖,他必须去拜美国这个龙头老大的码头。
 
由于西方同盟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谴责中共国人权问题的提案一直没有成功,加上党国政府用市场“勾引”西方的资本家,一九九七年,西方人权同盟出现裂缝,是年联合国人权大会召开前,法国政府单方面宣布不参加本年度西方国家谴责中国人权问题的联合行动。江泽民发现,这是中共国同西方人权对抗解套的良机,于是四月七日,江核心告诉前来中共国访问的法国国防部长夏尔·米永和法国驻北京大使毛磊:中共国政府准备在一九九七年底前签署联合国“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这,就是江泽民政府拿国际人权公约当美女许配给“西域”故事的开始。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在江泽民访美前夕,他特地告诉美国人:中共国政府准备签署“公民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二日,江癞蛤蟆在联合国人权大会召开之前和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颁布五十周年之际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表示中共政府正在认真考虑签署“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此外,党国政府其它有发言权的官员嘴巴也没闲着,走到哪儿就把中共政府决定拿国际人权公约当美女许配给西方国家的事广而告之。
 
对国际人权约法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联合国所有国际人权约法中,“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公约”是三个最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江记政府在五个月之内居然一下子答应签署两个,确实让人刮目相看。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中共国驻联合国大使秦华孙代表中共政府签署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一九九八年十月五日,秦华孙代表党国政府又在第二份人权公约“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公约”签了字。由这些信息看,当时的江记政府拿国际人权公约当美女许配的劲头大得出奇。
 
克林顿政府对江泽民政府送过来的大礼给予了很大的“回赠”,用前白宫发言人麦理克的话说,“他(江泽民)应当得到奖励”。江蛤蟆成为第三代核心以来,最辉煌的时光大概就是在决定拿国际人权公约当美女许配给“西域”之后。一九九八年联合国人权大会召开之前,美国政府表示:鉴于中共政府在人权问题上进步很大,美国将不再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带头,也不参与提出谴责中共国人权问题的议案。欧盟虽然认为中国大陆人权距国际标准尚远,但却承认今后将不再在国际上采取激烈的谴责方式来对付中共国政府的人权纪录,并认为,协助中共建立法治文明社会,才是改善中国大陆人权的更有效方法。这,标志了一九八九年之后中共国与西方社会集团性的人权对抗已经基本结束。
 
当然,江泽民得到的远不止这些。在九七到九八年期间,就在江泽民表演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开明”举动后,美国政府给江蛤蟆铺了红地毯,鸣了二十一响礼炮,一九九七年七月五日,克林顿甚至在香港的记者会上说:“我对江泽民的能力非常景仰,我原以为他是一个过渡型的领导者,但我现在觉得他将会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维持领导人的角色”“他非常有活力,非常有远见、想象力,看起来中共国有了一个很好的领导者。”
 
日月如梭,光阴似剑,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江记政府许配给“西域”的美女如今一直未正式出嫁,更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党国政府打算遵守任何国际人权公约条款,而美国政府这边白宫已经易主,昔日江记政府与民主党政府达成的“战略伙伴关系”,在今日的共和党国务卿眼里已是昨日黄花。国务卿鲍威尔已经发话,中共国与美国不是战略伙伴关系,也不是敌人,但到底是什幺关系呢?这个问题给江蛤蟆的智囊先生们留下了无限想象的空间。还是这个鲍威尔,他一月十八日在国会参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关于他的提名听证会上回答布什新政府今年是否会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谴责中共国人权决议案这一问题时说:今年是否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谴责中共国政府迫害大陆人民人权决议案,乃布什新政府外交上第一件要处理之事。

“纽约时报”二月二十三日发表的驻京记者埃瑞克·埃克霍姆的文章认为,中共国政府在这个时候提出准备批准人权公约是为了避免和美国布什新政府在人权问题上一开始就发生对抗并为申办奥运会作准备。年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议将于三月十九号在日内瓦举行,布什政府必须决定是否提出谴责中国人权纪录的动议。中共国政府官员此时出来表态,时间上绝对不是巧合,确与三月召开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议有关,它与江记政府的急功近利心态有很大关系。一九九八年,江泽民也是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议召开之前,于一月十二日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表示中共政府正在认真考虑签署“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但江记政府此时表态,也许有比急功近利更深层的意义。布什宣誓就职之初,外电一月二十七日报道说,外交专家和北京的智囊人物说,江泽民谨慎地希望在布什第一任总统期间,双方能够恢复“建设性的战略伙伴关系”。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也说,“尽管中共美有分歧,双方共同利益在于发展健康、稳定和合作关系。”北京消息来源说,中共国头目江泽民把扩大同布什政府的关系作为中共国今年最优先外交政策目标,江蛤蟆在内部会议上说,“如果同美国关系存在重大问题,我们的外交政策就不能叫做成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江记政府决定再打人权牌,以美国政府的反馈信号来测试布什政府对中共的态度取向。
 
在中共国,象修宪这样的大事,对共产党政府来说,从来都不会是什麽太难的事,何况要人大这个橡皮图章批准个什幺国际人权公约。虽然这个人权公约的若干条款是否保留确实也需要研究,但江记政府要人大快马加鞭搞定这个公约的批准事项,绝对不是什幺高难度问题。九七年年十月中共政府签署“公民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以后,江泽民又于九八年六月十七日对美国“新闻周刊”特约编辑兼“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韦茅斯说:中共国政府已经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公民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但结果是只闻楼上许配的闺女脚步响,不见闺女下楼上花轿。如今克林顿已经离开华盛顿,安家纽约,中共国除了将美国方面用千万美元年租金租到的大熊猫送到华盛顿之外,在中共政府官员对联合国秘书长表示准备批准“公民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以前,中共国究竟何时批准已经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只有天知道。可见,江记政府一直在把国际人权公约的签署和批准当作有心许配,无意嫁人的把戏在玩耍。
 
本来,签署国际人权公约也好,批准国际人权公约也好,都是为了提升对人权的尊重。江记政府如果要在中国捍卫人权,放弃对媒体的控制,解除网络封锁,解散中宣部,技术上易如反掌,大可不必向外国人玩什幺签署和批准国际人权公约这套花架子,玩什幺与国际接轨这一套,只需先把中共国宪法上白纸黑字写的东西给弄实在了,江泽民不仅可以得好名声,那些对中共国人权真关心的外国政府也会对江泽民刮目相看,红地毯、礼炮也会大大地有。江泽民在克林顿访问中共国时就敢抓人,今天打击民主党、明天端掉“中发联”、后天又炮轰法轮功,围剿中功,把按照宪法和人权公约争取权利的宪法和人权约法信众都关进了监狱,以江泽民对人权问题的这种作派,签署和批准再多的人权公约又有什幺益处呢?
 
克林顿先生虽然从美国的利益考虑主张与中共国政府进行交往,但从他对江的一系列近乎肉麻的吹捧来看,他确实象有些着了江泽民谜香的道。这一点不知道他离开白宫时是否意识到了,这个答案也许哪天只能到克林顿先生的回忆录里去找寻了。现在主掌白宫的共和党政府对江泽民政府把国际人权约法当“女儿”再次许配给美国新政府的态度如何,媒体还没有报道,但众多分析家都说,中共美关系的态势不会与民主党时代有太大的不同。这样,江记政府决定许配“女儿”一事及由此向美国新政府显示出来的柔软姿态,也许能够促成美国新政府对江泽民政府友好起来。中国人有句俗话,伸手不打笑面人,江蛤蟆的意思也许就在于此。
 
对江记政府来说,签署国际人权公约前与签署国际人权公约后绝对不会有任何两样,还会继续逮捕和平结社的政治异议人士,继续垄断新闻媒体、封锁互联网,等等,这一点克林顿政府未尝不清楚,克林顿已经再三为自己的对华政策辩护说,他再三说维持与中国的交往符合美国的利益。至于江蛤蟆在批准国际人权公约之后会对人权采取何种态度,现在的布什政府心里也不会没有底细,布什不擅外交,但共和党里有一批玩外交的老手,他们对共产党政府的把握比民主党政府要老道,他们对江泽民许配“女儿”出于什幺动机自然非常清楚。最后,要倒霉的恐怕就是“人权”两字的纯洁性和中国大陆的小老百姓了。
 
舆论也许已经注意到了,中共国政府要人大批准了阉割版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仍然不许组织工会。江泽民还留了另一手,一九九八年,就在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前夕,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就说过:中共国政府承诺加快签署联合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准备工作。后来,虽然签了字,三年过去了,中共国政府还没有批准这个公约,不知道江记政府什幺时候要把这个“女儿”再派用场。

二零零一年三月

明天,江泽民会在日内瓦的人权会上出什么丑,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