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百姓話京城血案
 
平民百姓
 
2001-12-22
 
【人民報消息】上網一看,嚇!11月25日(星期日)發生的「京城血案」不但是咱大陸近來的重頭戲,而且還演到了海外去了。我看大家分析的都在理,我也談兩句。

12月16日晚,中央電視臺新聞和焦點訪談節目播放了北京人傅怡彬於11月25日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妻子、父親,使母親受重傷的舊聞。按照官方報導,血案發生後,經兇手父親的鄰居報案,公安立即趕到現場。大家都知道,除了楫拿兇犯,而且要保護現場不被破壞,還要對現場拍照存檔。那麼我們在電視臺看到的是公安存檔的照片嗎?

大家都知道,平時我們不小心割破了手指,血凝固以後是暗紅色、絳紫色的,小說中不是也這樣如實描寫嗎?可是從中央電視臺的新聞中,我們看到屋內滿地都是血,抹得牆上也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不是濺得星星點點的,而且最讓人氣憤的是「血」的顏色竟然是淡紅色!難道買的這桶染料是處理品、「假冒偽劣」產品?還是沒說清要「血」紅色?還是染料不夠用,臨時往裡攙了水?

另外,怎麼連交代殺人犯作案的兇器的鏡頭也沒有呢? 怎麼拍,也要一帶而過啊,莫非兇器當時已被公安做為作案罪證帶走了,而我們看的電視報導是後來補拍的?

電視告訴我們,傅的父母家沒有多少家具,只有滿地的報紙和盒子。是剛搬完家,還是要用淩亂的場面來襯托此地剛發生了一場肉搏戰?難道傅的親人是用報紙來抵擋鋼刀?就像「抗美援朝」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用「小米加步槍」打垮了美國佬的「飛機加大炮」?

報導中提到,傅說他殺完人後,沒勁了就躺在沙發上。既然受害者的血能濺得到處都是,那麼殺人狂傅的身上應該濺滿了鮮血,可是奇怪的是,CCTV拍的片子裡,沙發上卻沒有發現一點血跡。這怎麼和「天安門自焚案」中的「王進東」自焚後兩腿之間的盛滿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完好無損一樣啊!

CCTV怎麼不吸取上次的經驗教訓呢?審片把關的怎麼這麼缺乏起碼的知識呢?羅幹常到山東老家的勞教所去蹲點指示看來是舍近求遠了,應該在北京的電視臺長期蹲點,否則下次再出什麼新片子,又要出新笑話。

還有,政府老是把自焚、殺人、搞爆炸案的事栽在法輪功頭上,比如傅口口聲聲說殺了他的妻子、父母是為了在小腹修成太陽、月亮、地球,是帶著他們上極樂世界等等。「天安門自焚案」中的自焚者也高呼要「升天」,可是這兩年多,咱親眼看到有那麼多上天安門喊口號的打橫幅的,沒有一個說要升天的。那些自焚者會不會又是外行裝說內行話而弄巧成拙?

報導中傅說:「我修成真人,真人是沒有感情的,殺他們如同砍豬、砍狗、砍羊─殺他們是為他們好。」中國有不少修佛信佛教的,信基督教、天主教的人,我的朋友一家就信佛,他看了報導說:「自古以來修煉不論是道家修真人的,還是佛家修佛的,都是絕對禁止殺生的。別說砍豬、砍狗、砍羊不行,就是隨便砍樹都不行,樹也有生命。」他的太太語調沉重地說:「明明這是個精神病人,政府卻要挑起一部份人去仇恨另一部份人。江澤民老說要「穩定壓倒一切」,政府過幾個月就來這麼一下子,國家穩定得了嗎?」他那上小學的兒子說:「那個電視太可怕了!我看完天天都作惡夢。我們班有一個女生看完之後兩天沒上學,給嚇病了。」

過去12塊錢一本的《轉法輪》現在黑市上賣200元,我有個鄰居咬咬牙偷著買了一本,想對照一下,看看政府報導的法輪功如何如何,人家法輪功的書裡到底是不是這麼說的。有一天,我碰到他,好奇地問天安門自焚的人說的那些話,書裡有沒有。他只撂給我一句話:「江澤民吃飽了撐的沒事幹。他要有膽兒,就把這本書放在新華書店裡賣。」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