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强大不在于军事和科技
 
(美国)蓝关雪
 
2001年12月14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九一一改变了美国人的思维

九一一改变了美国人的思维,改变了他们的生存方式,许多游戏规则也由此发生了剧变。

譬如劫机事件,过去的民航守则与惯例统统失效了,此后不管来自何方的恐怖分子,再欲骑劫飞机,几无可能。九一一刚过不久,在美国的一架民航客机上就展示了全新的游戏规则──从芝加哥起飞的班机,经济客舱有一对父子乘客,儿子是精神病患者,要定时服药,父亲正在行囊找药时,儿子离开了座位,精神恍惚地向飞机前部走去,居然让他走到了驾驶舱门跟前,他又懵懵然去拧把手。驾驶舱里察觉了,便大声斥退来犯者,这时出现了突变。根据一位头等舱旅客的描述,他刚坐下来不太久,飞机还未离开芝加哥上空,他忽然听见驾驶员的吆喝和看见了这个来意不明的侵犯者,便连想都不用想,要扑上去将其人制服。然而他还未走近目标,却见其人已被四五个头等舱旅客扑倒按在地上,这些旅客还呼喊着:「保卫我们的西尔斯大厦!保护我们自己!」西尔斯大厦是芝加哥的地标型高层建筑,显然,纽约世贸大厦坍塌的阴影已牢牢嵌进了美国人的脑海,不可能让它再发生了。这一宗只是偶发的小风波,但倘若其人真是恐怖分子,他断无成功的可能,因为游戏规则已改写了。

同样,另一游戏规则也将被重新建立──一九六O至一九七O年,美国CIA中情局被几起「海外政治暗杀」,弄得声名狼藉,美国民间与传媒给政府以很大的压力。自一九七六年以后,美国连续三任总统(福特、卡特、列根)都签署了行政命令,禁止CIA进行「海外暗杀」──这是历史的进步。

等到一九九六年苏丹驱逐本.拉登出境,拉登祖国沙特阿拉伯拒不接收这个「祸头子」,于是拉登和帐前百余名忠勇死士便包机前往阿富汗。那时CIA曾经考虑过给那架飞机安装炸弹,但这念头一瞬即逝,CIA连往上通报告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当时执政的是民主党的克林顿,得到批准的可能性是零。

到了今日,还有谁会质疑应该以何种方式去消灭本?拉登?他和他的同类,是人类一切文明规则的践踏者和毁灭者,只要荡平至恶,即为至善!

新闻自由和公众知情权的重要

然而,在美国毕竟有许多精神准则是不会被恐怖的阴影所压倒的。比如新闻自由和公众知情权。

美国大报《纽约时报》发表的社论《生活在恐怖时代》,直言公众的知情权必须得到保障。它尖刻地抨击美国政府幕僚「试图推销这样的故事──布殊总统在九一一这天回避返回华盛顿,是因为得到可靠的威胁信息,恐怖分子对总统座机空军一号有所图谋」。这种蹩脚故事,被《纽约时报》指为「利用安全预防措施作为掩饰政治失误的籍口」该报强调,政府情报部门如果真的得到恐怖攻击信息,公众有权知道,即使这些信息是令人恐惧或含糊到令人费解,但是「全国人民受到惊吓和得到信息,要比幸福地生活在黑暗中为好。」体现在批评政府和捍卫公众知情权的自由──这是美国精神不能被亵渎的内核。

「美国精神」的精华

再来看看「美国精神」的精华。九一一发生之初,民间确实存在着某种过敏反应,各地出现了袭击和骚扰阿拉伯裔移民的个案。我所居住的这个郡县叫费尔费克斯(FAIRFAX),由于「美国连线」(AOL)高科技公司在这一带,此地去年曾被评为全美平均收入最富裕的郡县,按说这是高教育族群聚居的地方,但就在本地,有一间阿拉伯人开的古董店被人掷砖头砸碎了橱窗玻璃,砖头还写着侮辱字眼。我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这位店主(巴勒斯坦移民),一脸的委曲与无奈……还有,西北航空公司某航班有几名阿拉伯男性乘客,遭其他乘客强烈抵制,不肯与他们共机同行,航空公司不得不专为阿拉伯乘客另作安排……另有带头巾的阿拉伯妇女在公路上驾车,被旁边的车辆以违规的动作挤出公路行车线……加拿大一所中学里发生了「愤青」殴打阿拉伯裔同学的事件.…:美国的一所清真寺外墙被人涂写了侮辱性的字句……这些个案发生后,美国FBI联邦调查局当即发出紧急通告.骚扰阿拉伯裔居民是犯罪行为。总统布殊鼓励在美国的阿拉伯人穿上自己的民族服装,「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

超越爱国主义的神圣价值虽然在九一一之后,全美的爱国狂飙如疾风似海潮,但爱国主义在这个国家里并非至尊价值。什么才是超乎其上的神圣价值呢?不妨来看些实例──我所在这个郡县的阿拉伯古董店,在橱窗被砸之后,巴勒斯坦裔店主收到了十五束鲜花和五十多张慰问卡片,还有的在卡片里夹了支票,另有很多慰问电话,有的来自遥远的南部田纳西州和中西部的内布拉斯加州。而我们这个县里的某位匿名者默默地给店主付了装修橱窗的费用……

美国有许多不同肤色的妇女,穿上了穆斯林妇女的披肩和头巾上街,以表达她们对不同宗教信仰和不同文化的族群的尊敬和支持。类似这种故事,在德国法西斯入侵波兰时曾经发生过,当犹太人被迫佩上星形徽记,一些非犹太裔的波兰邻居勇敢地戴上同样徽记,以表同情之心。在意大利奥斯卡金奖电影《美丽的传说》里也有近似的细节。还有,九一一之后两天,一位女性阿拉伯裔美国公民发现办公桌上摆着玫瑰花,另有慰问卡片,上书:「送给一个美国人。来自另一个美国人。」她打开卡片,泪洒当场……九一一事件之后四天,一穆斯林女学生戴着头巾和两个非阿拉伯裔的同学到先付款的自助餐厅吃饭,落座不久,女待者走过来,二十三岁的穆斯林女学生以为「她要赶我们走」,原来女侍者是来退还三十美元的餐费,并告知餐厅决定给她们提供免费餐。女侍者还说自己不愿意看到战争,对穆斯林女学生勇敢地穿着民族服装而感到骄傲。女待者一离开,女学生就哭了,一直到餐后,她流着泪离开餐厅,所有顾客都向她投注以同情和尊敬的目光……

「美国的强大在其伟大精神」

马里兰州的清真寺被人抹上涂鸦,一高中女教师便联络几个朋友在这座清真寺外为伊斯兰教徒站了一个礼拜的夜岗……俄亥俄州的伊斯兰中心收到了非穆斯林美国公民的捐款……加州圣地亚哥的伊斯兰中心收到大量慰问卡和支持信件,有个二十七岁的大学生给他们发来电子邮件,自告奋勇要为那些不敢出门采购的阿拉伯人代劳……一位巴勒斯坦裔医生说,九一一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五,他去清真寺祷告,内心的疑惧却挥之不去,害怕被人辱骂,等他到了清真寺,发现门口集结着五十多个基督教的牧师与教徒,他们打着表示团结和联合的横幅……这位巴勒斯坦医生说:「他们令我感到安慰和看到了和平。美国的强大不在于她的军事和科学的领先,而在于珍藏于这个国家大多数人民心中的伟大精神。」

这就是美国,这才是美国!

 
分享:
 
人气:13,16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