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术一跃副院长 歌女驰骋中南海──人民日报急呼:这难道不令人深思么?
 
2001-10-29
 
【人民报消息】10月18日,人民网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关于“舞女”当法官的几个问题》,全文如下:

在富平县这块土地上权力究竟是怎样“结构”和运行的,政治原则和正义还有没有位置?

据媒体消息:陕西省富平县一个在社会上浪荡多年的“舞女”王爱茹,竟然凭借关系摇身一变当上了法官。

近些年,一些地方一些单位常闹出一些匪夷所思的新闻来,例如湖北某地方一个“三陪女”竟当上区文化局副局长,并差点当上宣传部副部长。几乎任何一件事都有其发展过程,怪事的发展过程则往往比一般事更曲折、涉及因素更多。然而,人们关注的每每是怪事的表象或新闻兴奋点,对其发展演变过程以及涉及到的人和事不去认真系统地分析和认识,于是谈不上追究相关责任。“三陪部长”借凶杀人假如不暴露,说不定至今部长还当得好好的。

鉴于此,不妨以“舞女”法官为个例进行一下解剖,从中问几个为什么———

“舞女”法官是怎么当上去的?王爱茹原是富平县一农民,长期与黑社会老大同居,在外胡闹成精,先后做过舞厅“小姐”和经营舞厅的老板娘。“秘密”在于:被黑社会老大称为“白哥”的原县委副书记白兵权也曾与王爱茹关系非同一般,正是在这位主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一手操办下,王爱茹辗转当上了富平县法院执行庭法官。在王爱茹由舞女、老板娘“变”成法官的过程中,涉及到一系列的人,例如奉命伪造档案的经办者、接收其为法官的法院领导和组织部门等等,只要其中有一人坚决抵制或告发,事情即会暴露。由此可见,在富平县这块土地上权力是怎样“结构”和运行的,政治原则和正义还有没有位置?


江泽民的大公子江绵恒一跃而为中科院副院长,怎么当上去的?

“舞女”法官是怎样正常履职的?王爱茹办案,完全凭感觉。她写的判决书错别字多,语句不顺。她不知道适用的具体法律条文,常常空下来让别人补上。她连笔录都不会做,甚至让一方代理人律师为其写判决书等文书。这样低素质或者说无素质的法官竟然能够安安稳稳当着,由此可推知该法院的日常运作、考核制度糟糕到什么程度!

这种“德行”的法官是怎样与同事和睦共事的?假如其他法官的素质都无愧于法官的称号,而“舞女”就成了没有任何生存空间的“异己”,因为,任何一个有正义感和职业尊严的法官都不耻于与这样的人为伍。事实上是,在富平县,无论剧团演员、招待所服务员,只要有门路都可以进法院甚至当法官。这样一来,“异己”也就没有“异己”感了。这样的法官队伍如何能正常执法,简直无法想象。司法腐败、冤假错案之所以一再发生,与这般执法的人的现状有着多么直接的关系!

关于舞女当法官,值得“问”的绝不止这三条。例如富平县流行的一句顺口溜:“‘舞女’当法官,流氓提院长”。上级有关部门只要稍微深入一下,想必会发现问题。而事实上顺口溜就是那样流行着。其它地方的各种腐败,往往也是有关顺口溜流行既久,但只是那么大摇大摆地流行着,这难道不令人深思么?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