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率众纱窗作草纸 中共水中捞起一轮残月
 
作者:陈劲松
 
2001-10-24
 
【人民报消息】10月20至21日,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首脑会议在上海举行。据说,这是自1949年以来,中国所主办的最大的一次国际会议。北京当局爲此大操大办,施尽浑身解数。

显然,北京当局想趁机大捞一把。想捞什麽呢?

首先,要显示中国的开放形象。迈出的最大一步是:在APEC开会的同时,宣布废除151项条规,进一步开放中国经济中的多个主要行业。但仅仅是经济领域而已。

由于外国记者的抗议,中南海不得不暂时解除了互联网上对主要西方媒体网址的遮罩,但会议结束不到几小时,封锁性的遮罩即又马上恢复。对内,则由官方严格控制和筛选有关会议的新闻报道;国内各大电视台,都没有现场报道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和美国总统布希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并对这一新闻发布会在报道上大量删减。北京并趁机以反恐怖主义爲由,栽脏新疆独立运动和其他少数民族;以炭疽病菌的热门话题,栽脏法轮功。栽脏手法的卑鄙与拙劣,令人啼笑皆非。开放面孔因而大打折扣。

其次,要显示中国的经济成就。爲此,特别将会议安排在浦东举行。浦东,浦东国际机场,浦东国际会议中心,世纪大道,东方明珠,等等,作爲中国经济建设成就的标志,一一重点展示于各国首脑面前。然而,爲了对付国际恐怖主义可能发动的攻击,同时借机压制可能出现的不同声音,北京当局采取了空前周密严格、甚至是过分的安全措施,以至于会议期间,大规模戒严,半个大上海陷于瘫痪。直接经济损失以数十亿元计。由是,老百姓怨声载道,中国的国际形象,毁誉参半。

其三,要显示北京政权的国际影响。会议通过了《反恐宣言》,江泽民以他蹩脚的英语宣读了这一长达十二页的宣言,其冗长和乏味,可想而知。诚然,亚太20个国家和地区的首脑齐聚上海,北京当局确实也捞到了一些国际分数,至少显示他们是国际社会重要和不可或缺的一员。

其四,改善中美关系,是北京当局的苦心所在。加入国际反恐联盟,是北京的最佳机会;上海APEC会议,则是最佳场所。美国总统布希莅临上海,北京方面收获最大的,便是布希那句“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北京爲此喜极欲狂,在报道中大肆渲染。台湾代表受到北京打压,美国出于策略考虑,也没有出面说话,北京感到十分满意。

然而,纵观中美首脑会,其间的分歧却十分明显。华盛顿方面,在赞扬北京支援反恐的同时,却警告北京:不能以反恐爲由,迫害少数民族;在赞扬中国经济建设的同时,却提醒北京:经济自由与政治自由应该并行不悖。在北京方面,一边表态支援美国反恐打恐,一边却重复了一大堆废话,什麽打恐应该由联合国主导啦,什麽打恐不可伤及平民和无辜啦,什麽要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啦,即要求打击包括由北京定义和栽脏的新疆独立运动,等等。实际上显示了北京对美国在阿富汗打恐,从而影响中亚地区战略格局的焦虑和不安。一句话,中美关系并没有因爲反恐和APEC会议,而取得实质性的改善。倒是美俄关系在反恐中的加强,增添了中美、中俄、以及中国与其他国家多边关系的变数。

其五,海峡两岸关系,却又在APEC会议上,遭受了意外的挫折。作爲东道主,北京没有按照国际惯例,向台湾方面发出邀请函;不仅拒绝了台湾首脑陈水扁与会,也拒绝了台湾方面提出的其他人选;在APEC部长会议上,中共甚至限制台湾经济部长林信义发言。种种霸权行爲,激起了台湾朝野的公愤,台湾因而决定不出席这届APEC的正式首脑会议。台湾的缺席,成爲这次会议的重大缺憾,尽管出于现实原因,与会各国没有对这一事件表态,但台湾问题,却因而再一次凸显于国际社会。这一事件对年底台湾立法院选举和地方选举的影响是:爲表现出骨气的台湾执政当局和民进党,增添了更多胜算。

其六,中共领袖们费尽心机、出尽风头的表演,也没有收到预期效果。上到总书记江泽民,下到外交部长唐家璇,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章啓月等人,反而都留下斑斑劣迹:江泽民把构成APEC的21个成员称爲“21个国家”,即包括台湾、香港、澳门,都统统被他称作“国家”,明显失言,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党纪”的处分或“国法”的制裁?唐家璇拍桌子大声教训台湾记者,并说“中共已经成爲历史名词”,对其粗暴与粗鲁,国际舆论将之与前苏联领袖赫鲁雪夫在联合国大会上用皮鞋敲桌子的行爲相提并论,引爲又一大世界奇观;同时,唐家璇擅自宣布“中共已经成爲历史名词”,是否在中共党内激起公愤,尚不得而知。朱邦造也以“中国”不是“大陆”一题,教训台湾记者,小题大做,颇显得心虚气短;章啓月则以她一贯僵尸般的表情,表示不知道互联网被封锁,西方新闻媒体被遮罩“可能是技术障碍”,引发哄堂大笑,把中共长期撒谎、虚僞、厚脸皮的丑态,再一次暴露得淋漓尽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