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參加「911」事件現場救災的法輪功修煉者
 
2001-10-19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我們報導過911事件中舍己救人的無名英雄們。今天在中共宣布「炭疽郵件」事件之時,看到了這篇報導,刊登出來與讀者共享人類的善良與美好。


原文如下:

這是紐約世界貿易大廈遭到恐怖分子襲擊的第三天,我因為有採訪任務,幾經周折終於進入被層層封鎖的現場。我站在支離破碎的二十一世紀大廈門前舉目望去,煙霧彌漫,灰蒙蒙的一片。昔日象徵著紐約勃勃生機的兩座大廈已成了廢墟。被固定住的高壓水龍頭裡的水晝夜不停的向廢墟衝擊。消防隊員,救護人員和手持長槍的軍人在泥□中不停地穿梭著。他們表情嚴肅,不知是由於悲憤還是灰塵的緣故,我可以看到他們眼裡噙著淚水。

我第一次置身於這樣的現實中,深感人生的無常。昨天的輝煌,瞬間變成惡夢一般的景象。我不禁問自己,要忘記這一切,還是要記住這一切?我手舉相機,不知要拍什麼。

「需要面罩嗎?還有水,三明治,吃一個蘋果吧……」一陣甜美的吆喝聲從人群中傳來,我驚醒似的隨者聲音尋找。一個掛著燦爛微笑的東方面孔跳入我的眼簾。她身穿淡藍色護士制服,胸前別著一枚黃色的胸章,上面印著「真、善、忍」三個字。這些字使我的心裡一下明亮了許多。她脖子上掛著聽疹器,兩手吃力的抱著一個大紙盒,裡面有三明治,糖果,繃帶,到眼藥水……應有盡有。一些工作人員由於忙於救護,面罩都顧不上戴。她耐心的跟他們解釋戴面罩的重要性,並請他們保護自己的健康。她顧不上和我說話,一邊給工作人員遞送著他們所需要的物品,一邊對他們說著讚揚的話語。我被她的善良和樂觀深深吸引著,捨不得移動視線。她從一群消防人員中走出來,遞給我一個雪白的面罩讓我戴上,對我說:「哎,能不能幫個忙,去那座樓裡多拿一些面罩來?」我點頭向她所指的方向跑去。這是位於世貿大廈對面的OnelibretyPlaza,雖然我以前沒有來過這裏,但從寬闊的大廳不難想象這裏曾經的繁榮景象。「911」慘案後的現場救災大本營就設在大廳內。我拿了一大摞面罩,出了大廳,好不容易找到那個別著法輪大法胸章的女子。我剛把面罩放進她的紙盒,就被一隻只布滿灰塵,看不見皮膚的大手取光了。我注意到她早已把她自己用的面罩送給了別人。我也把我的面罩摘下來遞給一位消防隊員。

在這群身材高大魁梧的西方專業救護人員中看到了一個瘦小的東方女子,這使我很好奇,我更好奇的是什麼力量使她如此堅強和鎮定。我決定採訪她,這是我當時看到她第一眼時的想法。

我適應了一會兒環境,不知所措的感覺消失了。於是我也找來一個紙盒,放滿食物,面罩和礦泉水,和她結伴,一路吆喝著給工作人員送必須品。有時她要給消防員洗眼睛,這樣我有了和她說話的機會。

我了解到,她今年三十一歲,是法輪功修煉者,同時也是一名護士。九月十一日上午,她得知世貿大廈遭恐怖分子襲擊後,立即把兩歲半的兒子送到丈夫的父母家,帶上護士證書,只身來到現場做義工。離開家時,她特意裝了一大把現金在口袋裡,她以為會有許多受傷的群眾跑到馬路上,等待急救和護理,或者需要錢買吃的。「情況完全不像我想像的那樣,錢在這裏沒有用。」她說「這真象一場戰爭。」我問她:「你怎麼會想到來這兒做義工?」她平靜地告訴我:「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在社會上首先就得做個好人。法輪功要求我們修真、善、忍,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現在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我應該來幫忙。」

我有些敬佩她,她好像明白我的心情,解釋說;「我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才有這樣大的勇氣和力量面對如此殘酷的現實。我不僅自己的內心能平靜,而且還能平靜地去幫助別人。我希望把真,善,忍的光輝帶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我還了解到,因為這裏的安全封鎖,有很多法輪功修煉者無法進入現場幫忙,於是他們有人獻血,有人開車送來食品和鮮花,以表達美好的心願。

在與這位法輪功修煉者的同行中我發現,她在懷裡那沉甸甸的紙盒裡還放了一疊天藍色的傳單,上面印有「真、善、忍」三個字和關於法輪功的簡單介紹。她和救援人員交談時,總是不忘記給他們一張法輪功的傳單,告訴他們真、善、忍的道理,並鼓勵他們牢牢記住。

一位參加救援的年輕人因無法承受心靈的創傷,失去了繼續生活下去的信心,痛苦不堪的蜷縮在角落裡流淚。法輪功修煉者向年輕人講訴她自己如何在最絕望的時候,通過修煉法輪功明白了生命的寶貴和人生的意義,而重新振作起來的經歷。這位悲觀的年輕人聽了她的故事受到啟發,當即表示一定要學法輪功。她告訴我處處可見有緣人。

這是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採訪,我遇到很多很多善良,勇敢的人。

天色漸漸黯淡下來,我離開現場時,那些在艱苦的環境中工作了七十個小時沒有回家的英雄們,還在燃燒的廢墟中忙碌著……。我只是拍下了一些片段,而歷史更詳盡的記載著一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