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個人死了六千次──「9.11」使美國人走近上帝?
 
2001-10-12
 
【人民報消息】「噢,上帝!」在9.11之前,這只是一句失去了字面意義的感嘆,它並不意味著感嘆者真正在求助於上帝。但在9.11之後,「噢,上帝!」這句感嘆便隨著死難者數字的逐日增加而漸漸變成了感嘆者對上帝的真正求助。

   據美國媒體報導,9.11以後,美國各地(尤其是紐約和華盛頓地區)的教堂都出現盛況空前的景象;以前從不參加教堂活動的人們現在開始走進教堂聆聽牧師講道,開始參與教堂的禮拜與追思,開始每日不止一次地禱告。華盛頓位於南白淩頓 (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 South Barrington)的柳溪社區教堂是全美最大的教堂之一。那裏的牧師說,9.11以後,教堂在週日也有座無虛席的時候, 在週末更是人滿為患。紐約曼哈頓的聖派特裡克大教堂能容納兩千五百人;在紅衣主教愛德華□艾根(Cardinal Edward Egan)主持祈願彌撒的時候,卻只能讓無法 進入教堂的千百人站在街上從揚聲器中領受祈願精神。   

   9.11恐怖分子的攻擊不僅使成千上萬的無辜者喪生,也使更多的幸存者及同情者對生命和人性的信念遭受打擊。9.11之災是一個美國人難以理解、難以接受的事實;他們在此之後所處的是一個理性和感情狀況的非常時期。在這個非常時期內,上帝是很多人精神上唯一的或最後的去向;他們需要在那裏聽到他們的心靈要 他們聽到的聲音,他們需要在那裏見到他們的眼睛要他們見到的人性在災難洗禮後的場景。

   在這裏,人們能把別人的災難視為自己的災難;人們能以最善良的話語傳達對受難者的同情,給予受難者所需的支持:紐約拉比(猶太教牧師職稱)會主席馬克.吉 爾曼(Marc Gellman)告訴自己的猶太教徒:「那一天,不是六千人死了,而是一 個人死了六千次。」無比雄辨地說明了每個人對災難所感到的尖銳痛苦。

   南美洲遷 入美國的移民,五十五歲的加西亞說,我們也在那一天受到了同樣的傷害,因為他 們打擊的是「給我們好處的國家,一個對我們平等、給我們機會的國家。」著名電 視節目主持人溫菲.歐普樂(Winfrey Oprah)對禱告的人群發出充滿希望的安慰: 「你失去的是你所愛的人,但你得到的是一個有名有姓的天使。」

   在這裏,人們能充份表達對惡的憎惡和對善的讚揚。人們看到,災難過後「伴隨痛 苦和傷害的是難以置信的善行」;人們在痛苦之余對戰勝邪惡表示堅定的決心: 「我們要讓那個躲藏在山裡的惡人知道,他不能夠阻止我們。在每一個死去的人背 後,將站起來另一個;在這另一個的背後,將又站起另一個。」用紐約市市長朱利 安尼的話說就是:「我們的心碎了,這是無疑的,但我們的心仍在跳動!」 

   在這裏,人們也能相互告誡不要尋找替罪羊,不要擴大打擊面。華盛頓的一個主教提醒教民:「穆斯林極端分子絕不是伊斯蘭教的代表,就像三K黨絕不是基督教的代表一樣。」另一位主教更具體地向人們解釋:「我們必須記住,罪惡的穿戴不是 頭巾,或者長袍,或者圓頂小帽,或者十字架。罪惡的穿戴是人之心靈,這穿戴以 仇恨和恐懼編織而成。」

   無論你信或不信這一個宗教,你都不能否定,這個國家這個政府和這些人從他們的上帝那裏獲得力量。他們在9.11以後受到了打擊,感到了痛苦,失去了安全感, 看到了人性的黑暗……但他們也在9.11以後更加走近了他們的上帝,更加堅定了他們的信仰,更加決心將自己建立於這一信仰之上的文化和文明再向前推進一 步。

  人們常想,麥哈頓的高樓大廈宏偉壯觀,世貿雙塔更展現出美國現代文明的驕姿,它們是美國的驕傲,也是世界的驕傲。但當這兩座被視為人類文明標誌的大廈瞬間淹沒在白色的煙塵之際,人們似乎才明白了什麼!現代人類已經表現出了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就是只有當巨大災難降臨時,大多數人才真正想起上帝,尋找上帝,祈求上帝幫助解脫災難所帶來的巨大痛苦。 然而,人們不知道這正是人類的可悲之處,因為上帝不是一個專為人解脫痛苦的偶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