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ADE初现 疫苗将成炸弹(多图)
 
同根,古金
 
2020-9-8
 



英国研究者大数据绘制6万武汉逃难者的旅行路线图,与瘟疫的世界性爆发一致。

【人民报消息】2020年8月30日,第一财经网发表署名钱童心的文章《独家求证:新冠疫苗的免疫反应可能导致疾病加重》,文中上海专家所说“新冠疫苗ADE比例不低”,瞬间引爆了学术界——因为一旦被确证,等于判了中国新冠疫苗的死刑!

中共舆控机制随即启动,命令第一财经删文的同时,责令钱童心转变立场改写文章,和中共宣传的口径一致。于是31日,钱童心的《独家|专家回应新冠疫苗风险:ADE尚未定论》登场,专家说:“必须要有经同行评审的数据公布才能说话!”在政治压力下,作者被迫变换角色自我打脸,可是大陆人知道,这本身就是在打操纵言论的中共的脸。




这篇揭开新冠疫苗ADE效应的报导,被中共迅速删除,勒令按中共口径改写。

也就在同时,这篇被迅速删除的文章,已经在大陆各大小网站广泛传开。中国人并不傻,新冠瘟疫流行到现在,很多人在学李文亮,要让中国人民知道隐藏的真相。

(一)可怕的ADE

ADE是抗体依赖增强(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缩写,以下图说明。




ADE效应简要图示。
抗生素是细菌的特效药,但是对病毒,没有特效药,只能依靠自身免疫系统产生抗体。所有抗病毒的药物,都只能靠调节免疫系统起作用。如上图,病毒S1感染后,人体免疫系统会产生抗体A1,如果A1能干掉S1或抑制住S1,人就会痊愈,否则就会死亡。

目前对于高传染性的病毒,预防方法是研制疫苗。疫苗或是无活性、低活性的病毒,或是残缺的“仿病毒”,或是生产“残缺病毒”的基因(如美国的RNA基因疫苗,转基因DNA疫苗),疫苗注入人体后,人体会把它或其产物当成病毒对待,产生多种抗体钳死(中和)它,A1-S1“抗体-病毒结合体”被免疫细胞识别,被吞噬、消化掉,结果是A1-S1同归于尽。接种疫苗几次,人反复产生大量抗体后,机体会把抗体的制造方式记忆在免疫系统中。一旦被真的病毒S1感染,免疫系统被激活,迅速产生大量抗体消灭S1,人就会康复。

对于简单病毒,疫苗是克星,如天花病毒,这是自然界数百万种病毒中,人类唯一消灭的一个。对于稍微复杂的几十种病毒,如狂犬病毒,也有疫苗针对。但是对于比较复杂多变的病毒,如流感病毒,疫苗还真谈不上成功。而对于很复杂、很“智慧”的病毒,如登革热病毒、艾滋病毒、新冠病毒,疫苗可能适得其反,是因为有ADE效应存在。那么什么是ADE?以上面图示说明:针对病毒S1的疫苗接种人体,人会产生相应的抗体对抗疫苗,因为疫苗模仿病毒S1,所以这样的抗体也能对付病毒S1。但是,如果此时人产生的抗体少或质量差,不足以对抗真的S1的再次感染,抗体会被S1挟持,成了病毒进入细胞的敲门砖、万能钥匙,反而增强了病毒的毒性,这就是依赖抗体的毒性增强,即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这是发生在一代病毒的情况。

ADE还可以发生在二代、三代病毒上。病毒变异为S2、S3,针对S1的疫苗效果再好,产生的抗体浓度再高、质量再强,但是旧抗体不抗新病毒,S2、S3会挟持旧抗体,随意进入细胞,旧抗体反而成了变异病毒的面具、帮凶,轻易逃过免疫系统的识别,使病毒毒性大增,病情迅速加重,甚至速死。

(二)疫苗折戟:登革热病毒初见ADE

ADE效应,最初是1973年在登革热病毒上发现的。登革热病毒变异出四个亚种,同时通过白纹伊蚊(花蚊子)传播。人被其中一个亚种感染后,致死率不到1%,康复后产生抗体,对这个亚种病毒终身免疫。但是有一些人的抗体,会成为其它亚种登革热病毒的帮凶,人不但更易感染,二次感染的死亡率竟然飙升到20%!

世界多家药企巨头研发登革热病毒疫苗,都在ADE效应面前折戟沉沙。法国赛诺菲药业吸取前人登革热疫苗失败的教训,用了20多年,制造了一种四价疫苗,即同时做出登革热四个亚型病毒的疫苗,混合使用,让人同时产生四种抗体,这样,理论上就能够防止任何一种亚型病毒的感染了——注意,这只是最理想的情况,而一般情况下各种抗体的彼此干扰,为ADE搭桥铺路的可能性,却被忽视了。

2015年12月,赛诺菲的四价登革热疫苗登瓦夏(Dengvaxia)完成了全部动物实验和人体三期临床试验,通过了严格的科学测评。但是在长达6年的临床试验后期,在2~5岁年龄组儿童出现了15例重症住院(而未注射疫苗的仅有1例住院),赛诺菲为了保险,把疫苗接种的门槛提高到9岁。

2015年12月开始,该四价疫苗先后在墨西哥、菲律宾、巴西、萨尔瓦多、哥斯达黎加、巴拉圭、危地马拉、秘鲁、印尼、泰国、新加坡11国批准并上市,还陆续在委内瑞拉、洪都拉斯、马来西亚、澳大利亚、阿根廷、孟加拉和柬埔寨8国获得批准,但尚未上市。这些跨热带国家,都是登革热的疫区。

2016年4月,菲律宾的73万以上的儿童开始注射该疫苗。

2016年7月29日,世卫组织WHO向全球登革热流行区,郑重推荐登瓦夏,推出接种指南,建议9-16岁少儿注射。可见,WHO是在观察菲律宾大面积接种3个月后,才大胆放言。

不久,不良反应、重症相继出现。实践中发现,此款四价登革热疫苗,并不适合没得过登革热的人,也就是对没感染过登革热的人,至少是没有预防和保护作用,于是接种标准变成了“只限于登革热的康复者”。随着几十名儿童的死亡,2017年12月,菲律宾政府叫停了该疫苗,还向赛诺菲索赔7000万美元疫苗费,并准备追查其中的腐败、渎职,追责赛诺菲的数据和WHO的背书。赛诺菲一面声明那不是疫苗问题,一面答应赔偿2800万美元另加住院医疗费。奇妙的是,为赛诺菲大做广告的WHO,并不自责,依旧是指导疫情的“世界权威”。

耗时20多年,花费15亿美元,法国赛诺菲的登革热疫苗就此落马。至于世界其它药企丢进百亿美元的登革热疫苗研发,除了半途放弃的,也就此停滞。巨大的教训警醒着今人:ADE可成为疫苗的坟墓。

(三)疫苗铩羽:艾滋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都有ADE

艾滋病疫苗40年来一败再败,研发的难度表现在多个方面,ADE是主要一环。试验疫苗的志愿者都是没得艾滋病的,注射疫苗后,以身试险,均被感染。如此之惨,是科学前进的代价?实质是科学误入歧途造成的。

2003年中国爆发的萨斯(非典)瘟疫,SARS冠状病毒疫苗为什么没研发出来?我们知道,SARS病毒乍来乍走,奇怪地突然从自然界隐去,极不正常,不符合科学,钟南山院士说:“SARS还会卷土重来。”当时中国原本要做SARS疫苗的储备,有备无患。但是发现SARS病毒有ADE效应,做疫苗适得其反,只好放弃了。

2012年9月,一种早期症状类似SARS的瘟疫在沙特爆发,扩散到中东地区,被称作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MERS)。MERS冠状病毒的致死率,是SARS的4倍。研究发现,MERS病毒不但有ADE,还能挟持SARS的抗体产生ADE效应,也就是得过SARS的人,易感MERS,且易发重症。

MERS的疫苗,2015年一度宣传被“成功研发出来”,但只是动物实验成功。那显然是媒体炒作,为股市利好而已。疫苗至今无果,ADE躲不过。

(四)新冠病毒,能否逃过ADE?

(1)冠状病毒家族,基本都有ADE


上述病毒SARS-CoV、MERS-CoV都属于冠状病毒,冠状病毒家族,基本都有ADE。那么,当今大流行的新冠病毒SARS-Cov2,能逃过ADE?很难。

(2)新冠病毒SARS-Cov2与萨斯病毒SARS-Cov的ADE

不能忽视的是,如果新冠病毒SARS-Cov2源于萨斯病毒SARS-Cov,它更可能继承ADE。

也许专业人士会说,专家已经说过了,这是两种不同的病毒,基因组相差20%,这么大的基因差别,不可能17年就进化出来——注意,这是中共政治压力下的学术歪曲,我们已经多次撰文指出了,其错误在于:

①20%的基因不难逾越,因为SARS冠状病毒家族存在活跃的基因重组,那是大范围的基因变化,且不可预知,所以,从单点变异计算基因进化,本身就是错误的。

②20%的基因差别不是依据,登革热病毒4个亚型之间,基因差别30%以上,还是一家亲。

③新冠病毒最初被国际病毒学会基于科学原则定名为SARS-Cov2,事后被中共极力反对,强烈建议世卫组织改为病毒名为2019-nCoV是基于政治需要,因为中共早已经宣称自己战胜了SARS-Cov,再来中国一个萨斯二代SARS-Cov2,无地自容,这是割裂SARS-Cov2和萨斯病毒SARS-CoV的关系政治根源。

这样说来,SARS-Cov2承传SARS-Cov的ADE效应,几乎是难免了。

(3)疫苗ADE的担心、规避、无效

一些学者为此深表担心,展开相关讨论,问题集中在: ① 新冠疫苗能否导致ADE效应?讨论结果来看,小组内多数人认为可能。 ② 一旦新冠疫苗导致ADE,比例有多大?谁也不知道。全世界的疫苗研发,对ADE的考虑集中在两点:

① 对疫苗做精心设计,最大限度避免ADE——这不成立,因为直接奠基ADE的是抗体,无法预知不同的人在接种疫苗后会产生什么抗体。而且无法预知病毒怎么变异,也就无法避免ADE。

② 调整疫苗剂量,把诱生的抗体浓度调得高高的——也不成立,因为抗体维持时间不长,后期无法避免一代病毒的ADE,对二代变异病毒就更无效了。

可惜的是,中国疫苗专家遵从政治指令,把疫苗吹嘘成灵丹妙药,在世界赶超领跑。

(五)无视ADE,新冠疫苗大跃进

(1)疫苗竞赛,中国赶超


2020年3月16日,美国的新冠mRNA疫苗,跳过动物实验直接做人体试验。

8月12日,俄罗斯的新冠疫苗不做三期临床试验,宣布直接上市。

8月22日,央视报道中国已经在7月22日,由国家药监局批准“中国新冠疫苗启动紧急”。这是根据《疫苗管理法》,当出现特别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由“国家卫健委”提出申请,由国家药监局组织专家论证并同意,批准疫苗在一定范围、一定时限内紧急使用。使用范围确定在医务人员、防疫人员、边检人员、保障城市基本运行人员。

迄今,有9种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中国3种领跑,美国3种跟进。而全世界研发的新冠疫苗,超过160种。中国疫苗三期临床的志愿者,涵盖了世界115个国家。

实际上,早在7月,中国已经批准新冠疫苗先在军队内部接种。8月,新冠疫苗已经成了中共的“特供恩惠”,在一些特殊人群中使用。北京生物制品所的新冠疫苗价格已经订好了,“不到1000元两针”,价格是美国的4~7倍,是英国的36倍!

(2)中共的疫苗外交

6月13日报道,中国科兴疫苗将与巴西合作三期临床试验,成功后将允许巴西自主生产使用该疫苗。而后,孟加拉国、印尼、秘鲁、摩洛哥、阿根廷、巴基斯坦等国相继配合中方疫苗做三期临床,希望成功后获得优先使用权;

6月17日中共承诺:新冠疫苗率先惠及非洲国家;

7月28日中共宣布:愿在疫苗方面优先考虑菲律宾的需求;

8月18日中共承诺:摩洛哥等非洲国家将获得疫苗使用优先权;

8月24日中共宣布:新冠疫苗将优先供给越南、柬埔寨、泰国、缅甸、老挝。

承诺太多,恐怕中共都记不住了,到底先给谁?不可能同时都给啊,同时给也违背了“先给”的承诺啊。大鸣大放,谎言欺世,习惯已成自然。

(3)宁与友邦,不予家奴

但无论先给谁,中共也没有承诺过“先给本国的普通百姓”,只是说过:

① 先给中国军队;

② 先给医护、防疫人员;

③ 先给官员、警察、协警、城管、临时工城管、交通人员、公务员等保障城市基本运行的人员。

其实,早已经先给特殊单位的特殊群体接种了。

先给外国,是中共政权被国际认可的需要;先给国内的特定群体,是维护中共统治人民的需要,这种“宁与友邦,不予家奴”的国策,一直被世人不齿。在大跃进-大饥荒时期,如果当初中国的外援有1/3留给国内的百姓,那4000万人就不会被夺粮的中共饿死——其中援助阿尔巴尼亚的粮食,抢自中国农民的口粮,阿国吃不完,用来喂鸡。而今大难当头,中共“华人贱、洋人贵”的外援政策再次上演,可这次打错了算盘。

一旦新冠疫苗的ADE被确证,对那些以疫苗自诩的政客和专家,那就不是一般的打脸。放弃疫苗吧,巨资白投、名利双丢;如果掩盖真相,一意孤行地推广注射,将成为人类健康的戕害者、催命者,将从暗中自诩的“救世者”、“救世主”,变成千古罪人。

以上讲述了50年来人类对疫苗ADE效应的认知,原来疫苗既可以是简单病毒的克星,又可以是复杂病毒的帮凶。40年来,艾滋病、登革热、Sars、Mers等病毒疫苗的研发,最终都栽在ADE上,500亿美元的投入打了水漂,还造成了疫苗接种者的伤害甚至死亡。新冠疫苗能不能诱发ADE?一直是学术界关注的焦点,相关实验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但是,政客不懂ADE,他们的头脑中疫苗就是新冠疫劫的大救星,好像谁掌握了成功的疫苗,谁就是“救世主”名垂史册,谁就掌握了世界。各国展开疫苗竞赛,中国发动了疫苗大跃进,超俄赶美,跑得最快。

突然,8月30日,第一财经网报道“新冠病毒有ADE效应”,给当今狂热的疫苗当头棒喝。

(六)上海首证ADE,石破天惊众矢的

第一财经网《独家求证:新冠疫苗的免疫反应可能导致疾病加重》一文介绍: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专家日前透露:“我们的最新研究发现,新冠ADE现象确实存在,而且比例不低,相关研究结果正在等待发布。”

“关于新冠ADE的猜测一直不断,这项研究如果坐实,将成为全球首个报道新冠ADE的研究,对新冠疫苗的研发提出重要的指示。目前全球范围内仍未有关于新冠ADE的任何深入研究结果公布。

“新冠有ADE的风险,对疫苗会提出一定的挑战,但还是要看具体疫苗使用的抗原。”

上海公卫专家的讲述,已经给所有疫苗研发者、审评专家、向世界各国许诺疫苗的政客,最大限度地留了面子,可还是被严控言论的中共所不容。

(1)管控暴起,强盗逻辑

在强大的压力下,作者被迫改变立场,第一财经网的文章换成了《独家|专家回应新冠疫苗风险:ADE尚未定论》,宣传(某专家)说的:“目前新冠疫苗ADE没有定论,必须要有经同行评审的数据公布才能说话!”其中的强盗逻辑彰显无遗:

① 既然“新冠疫苗ADE没有定论”,而宣传疫苗有效的前提,是“绝对没有ADE”——这个前提在科学上也没定论,为什么这样的宣传可以肆无忌惮,一边倒,给全国乃至世界洗脑?

② 既然“新冠疫苗ADE没有定论”,为什么命令只删掉前文?称颂疫苗的文章本身就在表示“绝对没有ADE”,这样的文章和宣传同样应该被删,为什么单方禁言?

(2)中共专家把握话语权,话犹在耳

2016年11月17日,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第二天,中方最高级专家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已建成全球最大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疫情信息从基层发现到国家疾控中心接报,时间从5天缩短为4小时。

2019年3月4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上,该专家对金羊网记者讲:目前我国传染病防控工作进展顺利,国家传染病监控网路运行平稳,中国不会再出现当年的“SARS类似事件”。

2019年12月武汉瘟疫爆发,彻底打脸。中共多位专家发声维稳:“未发现人传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可防可控”……专家成了隐瞒疫情、全球失控的推手。

2020年1月20日,在不得不公开承认“武汉肺炎人传人”后,中国最高权威专家宣布:“目前证据确实显示儿童、年轻人对病毒不易感。”两天就被世卫组织否定。

1月29日,权威专家在央视专访中称:“新型肺炎疫情可能在元宵节前好转,按照现在措施前景比较乐观,甚至自己的个人评估比这个还早……”随后酿成了世界大瘟疫。

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的专家必须遵从中共旨意才能讲话,做政治的传声筒。钟南山院士在电视访谈中,说到2003年非典疫情当时是有隐瞒之后,讲到当今新冠疫情时说:“应该说,啊,应该说,这次疫情没有瞒报。”连强调两次“应该说”,巧妙展示:那是中共人治命令下作为党员“应该说”的话。在中共的威压下,专家也变成了辞令家,无奈之至。

(3)上海公卫,两起惊雷

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在武汉疫情之初,就曾做过一件“捅破天”的大事。2020年1月5日,公共卫生中心教授张永振的团队,在武汉CDC送检的样本中检测出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测得全基因组序列上报:新病毒与SARS同源,经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合采取相应的疾控防疫措施。

张永振的疫情预警,直到1月10日还没有回应,武汉还是一片歌舞升平、聚会欢庆。张永振遂违抗中共禁令,将新病毒基因组序列共享上网。这是全球首次公开,从此全球的病毒学家都会从基因序列中,得知这是SARS级别的高传染性病毒。张教授以此催促中共早日公布疫情,先是震惊了中共高层,随后震惊了他自己:1月12日,上海公共卫生中心被勒令关门整改,且不讲任何原因。直到疫情失控后,1月24日方得获准开放。

这次上海公卫中心专家公布“新冠疫苗的ADE比例不低”,又是一记惊雷,震惊的不仅仅是中国,而是全世界的新冠疫苗专家。因此,论文能不能通过世界权威期刊专家的审评,发表,也没把握。而且,会不会在中共的威压下被“主动”撤稿,也难说,这可是有先例的。

(七)中共新冠疫苗违背科学规律,将被追责。

将来,直到发现中共新冠疫苗会引发ADE,不但不能预防感染,还会造成高比例重症、后遗症和速死的时候,受害的各国才会向中共追责。那时才会发现,原来中共推出的新冠疫苗是违规疫苗,违背科学规律。

(1)违反新冠疫苗的规则条例

2020年8月14日,《新型冠状病毒预防用疫苗研发技术指导原则(试行)》施行。该条例正文中有:“抗体介导的感染增强作用(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ADE)、疫苗增强性疾病(vaccine-enhanced disease,VED)是新冠疫苗研发关注的重点……初步评价疫苗潜在的ADE、VED风险。在大规模临床试验前,建立动物模型进行ADE和VED研究,以预测潜在的安全性风险。”

这一步ADE毒理试验,中方的新冠疫苗没做。

该条例还规定一、二期临床试验中:“应设置与ADE/VED发生机制相关的体液免疫和/或细胞免疫等检测指标。”

这一步也没做,所以中方全力推进的新冠疫苗都违规。

(2)违反科学规律

科学已经发现,人体对新冠病毒产生的抗体,在体内只能支持三个月到一年。之后抗体水平降低,可能再次感染,所以“群体免疫”行不通。

因为还没发生二波疫情,没法检测变异的二代病毒的ADE,只能先看一代病毒的ADE。按照目前的认识,抗体浓度低,容易引发ADE,所以,二期临床对ADE的追踪检测,要持续到注射疫苗后的三个月到一年,到抗体降低之时,确认没有ADE,才能证明二期临床初步成功,才能上三期临床。中国没做那个时长的追踪,而是违规降低了二期临床的标准,降到了“不良反应低,抗体浓度高”,既违背科学规律,又违背上面的规范条例。

艾滋病疫苗40年都没成功,徒耗300多亿美元不算,疫苗试验人群反而成了艾滋病的牺牲品。当今疫苗技术并没怎么提升,面对比艾滋病毒更难对付的新冠病毒,仅仅八个多月,二期临床违规降低标准,三期临床没做,中国这样的疫苗,就开始给军队使用了,开始作为特供给特殊人、特殊企业的特殊员工注射了!还许诺给多个国家,跑在最前面的一款疫苗,还定下世界最高价,规划暴利的前景。

将来疫苗导致重症、后遗症、死亡时,要追责的,因为是违规疫苗,所以要没收违法所得,甚至连带决策者的刑事责任。

(八)一叶障目,不归之路

等到新冠疫苗铸成大错的时候,拿“科学认知不足、科学前进的代价”来做挡箭牌,是不可能脱责的,因为事先很多学者已在科学上做出了警告。只是很多警告,陷入科学“重证据,轻推理,只能事后定论”的框框里,没做出明确的预判而已。

不过,2020年5月5日,我们在《疫苗和救赎之路》一文中指出:新冠疫苗必然无效;2020年7月20日,在《新冠疫苗适得其反?隐患已现》一文中指出:新冠疫苗必然导致显著的ADE效应,造成高比例的重症速死。为什么敢这样说?在没见到结果的时候,在没人敢下结论的时候,就下了定论?

(1)跳出局限,ADE本质显现

跳出“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狭窄视野,再从科学上看,会看到ADE“依赖抗体的增强”只是表象,而本质是病毒反击抗体而演化出的求生本能。细菌产生抗药性,是对付抗生素的求生之路;ADE,是病毒反击抗体的求生之路。新冠病毒极为顽强,集古今病毒之大成,既不怕冷又不怕热,传染性强,潜伏期长,变异快,变异范围广,攻击免疫系统和所有器官,针对它的抗体还寿命短,疫苗研发的难点它一应占全……这么强的生存能力,不产生ADE才怪呢。

上篇分析过,割裂新冠病毒Sars-CoV2与萨斯病毒Sars-CoV是中共政治压力下的学术歪曲,Sars-CoV2继承Sars-CoV的ADE这种生存本能,是必然的。

(2)再出局限,历史规律浮现

常言道“以史为镜,可知兴替”,把狭小的科学视角,扩大的宏观的历史视角,更能看清新冠瘟疫的根源。

历史上有一些奇特的大瘟疫,莫名其妙地突然消失,或者消失很长一段时间,在科学上无法理解。我们知道的有:

①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大鼠疫,夺去欧洲约1/4的人口,高峰时期德国日死1500人;

②崇祯六年~崇祯十七年(1633~1644),葬送大明王朝的大鼠疫,严重时京城死亡日以万计;

③1918~1919年席卷世界的西班牙大流感,死亡5000万~1亿人;

这些大瘟疫都是大量淘汰人的,人无力对抗自然界的“淘汰机制”。后两次疫情,都有一波疫情轻,后继疫情重的特点,很可能是ADE效应在起作用,只不过崇祯大瘟疫,是鼠疫杆菌致病(不是病毒),可能是“病菌依赖抗体的毒性增强”。

再看当今大疫:新冠肺炎病毒Sars-CoV2,它的被中共政治强烈掩盖的前代萨斯病毒Sars-CoV,同样具有“突然消失很长时间(17年)”的特点,大自然淘汰人了的机制又开始了,此时的人类是无法自救的。ADE效应将把疫苗变成了帮凶,人的努力非但徒劳,甚至适得其反,这在科学上已经做出了前瞻性的预判。

(3)三出局限,劫难根源展现

当今网络流传2019年12月新冠瘟疫的爆发,提前被预言,准确应验了天象。其实何止这次Sars-CoV2,2003年萨斯瘟疫爆发,也是应验预言和天象一日不差。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在中国承传的天象文化视角,都准确应验了。而这些,都超越了科学的范畴和人类的认知。

古代著名的经典预言,从西方《圣经·旧约》的《但以理书》,《新约》的《启示录》,到中国大预言《马前课》、《推背图》、《刘伯温碑记》、《金陵塔碑文》等,都是被历史验证、证实过的,为世界所信奉。拨开当今东西方对这些预言的曲解,就会看到:它们从不同的角度,把这次的末后(末劫)瘟疫的起因、发展、救赎、结果,都用象征、隐喻的谜语方式展现出来,都一致指向了当代的中国,聚焦于中共对人民和信仰的大迫害。

现在的天灾特别是瘟疫,是对中共及其羽翼、列国支持者的天罚,这与当今世界疫情的发展和演进,是一致的。当今新冠疫情美国、印度最重,原因也在于此。中共的强大,是美国一手扶植起来的,前任不少美国总统,为了打开中国市场不断引导投资,客观上大力催生了中共的经济实力,而今美国的民主党人很多还是中共的支持者。印度前两任总理,也都和中共关系默契,为中共站台。前人种因,后人得果,这是人间的规律。

(九)中共瘟疫世界播散,疫苗将成定时炸弹

2019年12月,武汉瘟疫爆发时,号称拥有世界最先进的疫情网络直报系统的中国疾控中心,不知是自己瘫痪了,还是被中共的维稳所瘫痪。在中共政府和专家一轮轮维稳“好消息”的掩护下,瘟疫在武汉迅速蔓延全国,辐射全球。

如果中共能如实报出武汉疫情真相,瘟疫在武汉就能被及时封堵,不至于泛滥世界。在2020年1月20日,中共不得不承认瘟疫爆发后,中共外交部还在谴责美国封闭中国人入境,“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中共希望各国都对中国放行,不要阻断疫情的传播。

在世界谴责中共掩盖疫情真相,瞒报、销毁疫情数据,开放旅行给各国造成严重损失的时候,中共操纵全国媒体开足马力甩锅,避开自己渎职掩盖造成的空前人祸,谣言迭起,把瘟疫的源头甩向海外各国,版本一个接一个……

这场世界性的瘟疫,本来就是中共人祸酿成的,让世界人民陷入灾难,陷入病痛和死亡的威胁,叫中共病毒、中共瘟疫恰如其分。但是,在中共不停地洗脑宣传下,中共反而成了一些国家和人民心中的“抗疫典范”、“疫苗救世主”,中共急功近利、违反科学的违规疫苗,成了一些人祈盼的恩赐,岂不是饮鸩止渴?这瘟疫本就是中共堂皇地“恩赐”过来的呀。

中国当今疫情过去,只是假相,这个假相让世人误以为中共的抗疫、防疫有多成功。要知道,而今科学家已经认识到:新冠病毒可以通过空气短暂传播,N95的口罩都不能完全防护,世卫组织WHO以前的防疫指南,是漏洞百出的。那么中国的一波疫情,因为防不胜防,所以已经把病毒洒向了全国人,没发病的人基本都有了抗体,只是浓度低检测不出来而已。病毒向国外传一圈,一边传播一边变异,当变异出强悍版,转回中国来引发ADE,点燃二波疫情是必然的。疫苗的接种,不过是让人体多增加几种抗体,更好地为ADE铺路。

所以,假如二波疫情爆发先于接种疫苗,反而是人类的幸运,因为大面积接种疫苗,会大面积产生“ADE需要的抗体”,将重演西班牙大流感二波、三波疫情死亡高峰的悲剧(因为西班牙大流感一波疫情,相当于给人打了一遍疫苗,形成了诱发ADE的抗体)。

当今中共的大外宣、大内宣,统一口径,在没有科学验证的情况下,掩盖违规,宣传新冠疫苗如何成功(其实只是产生了抗体而已),中国的疫苗将拯救世界的“浮夸风”响彻网络,为全民洗脑。中共统治者们,俨然也以疫苗大国自居,信心满满,从以前的世界大撒币,变为名利双收的撒疫苗,自担起“救世主”角色。

可是只有内行专家知道:就象登革热疫苗一样,三期临床试验成功,不等于疫苗真成功;只有通过变异病毒的检验才是真有效。一旦疫苗最终被证明无效,反而值得庆幸的!因为钱照样挣了。就怕病毒变异后的ADE,如果ADE比例小,问题也不大,它造成的重症、死人比例看不出来;最可怕的是ADE比例大,那样疫苗就成了定时炸弹,埋进谁的体内谁倒楣,等待变异病毒引燃。

这场劫难的救赎正路,早已展现人间,只是被疫苗的喧嚣和中共外宣、内宣的洗脑所掩盖。古今中外的经典预言,超越了科学和人类的认知,在历史上准确验证,在当今的疫情现实中准确应验。《圣经·启示录》多次出现“只要有一只耳朵,就要让他听到”(If any man has an ear, let him hear.)它们警告着当今的人类,人类最终的得救是圣人(《圣经》中称为弥赛亚)传正法的救度救赎,而不是疫苗,在天疫灭中共之后,人类才能走上美好的结局——《推背图》中的天下大同,《启示录》中的新天新地。△



《推背图》第59象,圣人教化,人类走出劫难,天下大同。

(转自明慧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