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的一个符号:申纪兰与党共进退(多图)
 
青晴
 
2020-7-8
 



举手机器申纪兰的漫画。

【人民报消息】北京时间2020年6月28日凌晨,中共人大的举手机器申纪兰在举手支持《香港国安法》之时,因患中共病毒,比党先走了半步。

申纪兰是中共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到今年的第十三届,没落下过一次。自中共非法建政以来,找不到第二位。为什么如此重视她?光当举手机器是不行的,还得能长年为党的伪造历史树立样板区。

因为她生活的山西省平顺县是国民政府统治大陆时期,中共非法盘踞的所谓「革命老区」,中共美其名曰是「太行抗日根据地」。

平顺县地处太行山脉南段西半侧,隶属山西省长治市,全境地形崎岖,山高谷深,土壤瘠薄,干旱缺水,自然条件恶劣。正因为此,中共才能在这里落脚,非法建立所谓的「革命根据地」,朱德等人曾经在这里待过,按照中共的说法是「在这里生活战斗过」。朱德善终了吗?

在国民政府当政的1943年2月6日,平顺县西沟村中共党支书李顺达在村里响应中共中央、毛泽东「组织起来」的号召,联络了其他六户农民,建起了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农业劳动互助组。

据中共媒体报道说,「他们采取劳武结合(即农业劳动同对敌武装斗争相结合)的方法,既克服困难发展生产,度过灾荒,又不耽误参军、参战、支前。」这个对敌指的是中华民国的军队。

1947年申纪兰嫁到西沟村,出头露面劝说妇女出工,自此之后她一直给李顺达当副手,直到李顺达1983年去世。1949年中共在中国大陆非法建政,1954年召开第一届全国人大会议,因为山西省分配到4个女代表名额,申纪兰作为农民女代表去了北京。


中共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中共建政的第5年,1954年召开。1210人的名单里,山西代表团26人,只有4个女代表:劳模申纪兰(右一)、歌唱家郭兰英(左二)、刘胡兰的继母胡文秀(左一)和基层干部李辉(左三)。第二届时,这4个女代表中就只有申纪兰被党选上。为什么呢?

中共说:「20世纪50年代农业合作化时期,李顺达、申纪兰等先进模范带领西沟村群众发展农林生产的事迹家喻户晓」,还说「『西沟精神』成为中(共)国农业战线的一面旗帜」。明明是从1943年开始的,中共却悄悄抹掉了自己颠覆中华民国政权的那段历史,而是从非法建政之后开始说起。

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共在1949年成立的,她的履历表上写的是她在1946年10月参加工作。

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审查标准,申纪兰夫妇都够格称为「历史反革命」。他们出生于中华民国,却干着颠覆中华民国的事情。

◎ 申纪兰夫妇的履历充满矛盾

上网搜寻「申纪兰」,看到她的人生轨迹很不寻常。「申纪兰」词条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人物,全国劳动模范,正厅级干部。从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开始,连续13届 (到现在一共有13届)担任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申纪兰(1929年12月29日-2020年6月28日),中共党员,出生于山西省平顺,1946年10月参加中共的工作,1953年8月入党。中共国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第一届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是中共国唯一的一位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 申纪兰历任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副主任、中共长治市平顺县委副书记、山西省妇联主任、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妇联第二至四届执委。

申纪兰的职业一栏:村干部、全国人大代表。

村干部怎样会是正厅级干部?一会儿我们再讲中共的这个奇葩丑闻。

申纪兰1929年12月出生,生在山西。父亲宋进水在她出生后不久去世,1934年母亲武全香带着5岁的她改嫁到平顺的山南底村。继父申恒泰是一名乡村郎中,她改了名字,随继父姓申,终于过上了能吃饱饭的日子。

1947年,18岁,没上过学,大字不识一个的申纪兰从山南底村嫁到太行山深处的小村庄西沟村,这里是中共盘踞的地方。

申纪兰的丈夫张海亮,按照中共的说法是八路军,专门打中华民国政府军的。中共非法建政后,曾任长治市人民武装部部长,后任长治市城建局局长,1996年患癌去世。

申纪兰1953年加入中共党组织,从1954年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始,到2020年5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结束,她是中共非法建政以来唯一的一位在66年中没落过任何一次会议的代表。

今年5月人大,她去北京举手同意党的《香港国安法》之后,得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病毒),党没有赶快把她送进北京的好医院抢救,而是把她送回山西的那个太行山老根据地的小医院等死。没有利用价值了,党都是这么处理的。她不是不会举手啊!还是应该抢救啊!抢救什么?党马上就亡了,她帮谁举手呢?!

2020年6月28日,申纪兰为党停止了呼吸。

◎ 想当年

申纪兰没有生育,她自己说是年轻时干活累的。领养了三个孩子,长女、次男、幼女。为什么领养,领养的是谁家的孩子,孩子几岁时领养的?外界不知道。

不知是哪块石头绊脚,申纪兰不爱谈论她的家庭,总不自觉地回避自己现实生活中的真实部份。

「家」是人心中的避风港,但申纪兰对往事的记忆很少停留在此,记者要通过当年的照片,再三追问,她才会像挤牙膏一样,一星半点流露出两句当年情景。




申纪兰为《香港国安法》举手支持没有几天,就得中共病毒而亡。

有报道说,她的回忆里始终清晰和激动的部份,只有一种场景──受到中共领导人接见。

在与党共进退的年代里,申纪兰不仅先后三次受到毛泽东的接见,也受到了历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那些合影,在申纪兰的家里满满当当的挂了两面墙。

有报道说:这些照片,取代了普通的全家福,成为申纪兰最温暖的财富。

最奇葩的是,到了末朝末代末时的中共,好象要催着她先走一步似的,2018年12月18日,末代党中央、末代国务院授予申纪兰「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2019年9月17日,末代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申纪兰末代「共和国勋章」。9月25日,被评选为末代「最美奋斗者」。2020年6月28日凌晨,90岁零6个月的申纪兰比党先走了半步。

◎ 申纪兰在周恩来面前作假成绩汇报

据申纪兰自己的回忆,1958年大炼钢铁时,她在时任总理周恩来面前作假成绩汇报,周恩来的回答很有趣。

1958年,「大跃进」浮夸风盛行时期,她和7个女农民社长到北京开群英会,周总理请她到家里座谈了3小时。

申纪兰回忆说:「他问我,你炼钢了没有?我说炼了,我是连长,我说还炼出来了,搧那个土风箱。」

「总理说,哎呀不怎么样吧?我说:『周总理怎么知道这个?』他说,机器炼还出废铁呢,你山上那个(土高炉)能炼好?」申纪兰连总理都敢骗!

申纪兰对记者说:「我说,也只能说是炼出来了。总理什么都知道。」

为什么炼不出来却糊弄人,说是炼出来了?!

她说:「党不会错」。

西沟接待中心党支部书记郭雪岗评价说:「她对党的感情,是掏心掏肺的真。」

◎ 申纪兰结婚后没离开的西沟村是啥样?




中共花大价钱把穷山僻壤的平顺县西沟村装扮成度假村。

申纪兰1947年结婚,婆家在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西沟乡西沟村,报道说,申纪兰结婚后没离开过西沟村。西沟还有接待各地来参观的中心?这不禁让人想知道这些年的西沟村是什么样。

据三联生活周刊2009年的报道,西沟村很特殊。报道这样写道:

「真乾净!」从平顺县到西沟村,司机一路上不停感叹。车停在西沟乡政府门口,感叹又升了一个调门。西沟乡政府所在地,就是西沟村的主村。鉴于太行山特殊的沟壑地貌,这个拥有600多户2000多人的村庄,自然生产小组曾散布于各个山沟,经过若干次合并,主村沙地栈逐渐发展成乡镇的中心。

报导说,与其说是村庄,不如说这里更像一个观光地。山坡下是花坛绿地的村中公园,山坡上依山势搭建了纳凉亭和座椅,还有大幅的山体壁画和一面白色的九龙壁。比乡政府还要醒目的建筑,是「西沟展览馆」。这个上世纪60年代的建筑,2000年重修扩建过一次,从「劳动起家」的牌匾下,沿石阶直上约3层楼的距离,才能到达展厅大门。门口的半身塑像是李顺达,两层展厅中,大幅照片和文字,记叙了以李顺达和申纪兰为荣的西沟历史。

这里的山绿得格外不同。石头垒起来的育苗坑,每个都像花瓣状,密布山体,树苗就在这些人工挖筑的土坑里,一点点伸展出枝干和叶子。那些已经染绿的山头,都是漫长时光的见证。西沟人管这叫「鱼鳞坑」,这是上世纪50年代,国家林业部专家郝景盛带来的植树方法,将镰刀挖坑直播改成刨鱼鳞坑栽种,在严苛的自然条件下,居然成功了。种树绝对是西沟村历史上的一件大事,数十年下来,把荒山荒滩治理成1万多亩的苍翠,西沟村赢得了最直观的荣耀。(转载到此)

「西沟乡政府所在地,就是西沟村的主村」,「与其说是村庄,不如说这里更像一个观光地」。

名义上是村干部,但申纪兰吃住都在西沟乡政府,在乡政府食堂吃饭。在江泽民掌实权的2003年,已经74岁的申纪兰不但不回家歇着,而且还开始给她配备专车、专车司机。这在北京是享受部长级待遇。不过,申纪兰比北京的部长们横,她的专职司机不能回县城的家,自从乡政府给她配了新的广本车和专职司机石永斌。石永斌只能跟她住在西沟,吃住都在西沟乡政府,每周只有一个晚上能抽空回趟平顺县城的家。

◎ 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干部」文革时是省妇联主任

中共国的文革期间有很多怪异的事情发生,其中就包括大字不识一个的申纪兰被任命为山西省的省妇联主任。

1973年3月,有人出个歪点子,说任命没上过学、不认识字的村干部申纪兰为山西省妇联主任。这本来是拿她开涮,但任命真下来了!1973年也正是白卷英雄张铁生成为全国名人的那一年。

到了省妇联,申纪兰除了在(自己不认识的)公文上画圈(签字),偶尔参加会议,她这个省妇联主任基本上无事可做。于是只能每天早早起来当业余清洁工打扫卫生,帮别人灌开水,或者留在食堂帮师傅们洗碗。

如果天天只干这些杂活,省妇联主任的位子肯定是坐不长久的。为了继续当这主任,时任新华社记者冯东书给她出了个馊主意,只在开会的时候到太原市的省妇联当主任,开完会就回村当村干部。

冯东书承认自己出的是一个「歪点子」,但他说:「让申纪兰当妇联主任本身就是个歪点子,以歪对歪,就不失为一个好点子」。其实,以歪对歪,只能更歪;以邪对邪,只能更邪。

没有能力又想当官的申纪兰找知己人商量之后,觉得冯东书出的歪点子实在是极妙,于是宣布以后只到省妇联「坐会」。什么叫「坐会」呢?就是坐下开完会,就回到西沟村。

不仅如此,面对记者,她还为自己描眉画眼,说:「我是太阳底下晒的人,不是坐办公室的人。」既然你不是坐办公室的料,那你就让位啊!

说是说,做是做,口是心非是中共党官的特色,申纪兰是特色中的非典型特色。

从1973到1983年,申纪兰居然当了10年省妇联主任,最后才以退休的名义把她打发了。

此后,她还是当官,长期担任山西省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和以前一样,还是「坐会」。还长期担任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书记李顺达于1983年逝世),并担任西沟「金星经济合作社」社长。而郭雪岗每年春节前后,也要开始新的忙碌,帮这位只会刷碗扫地的老人分析、思考,一块讨论,列印出新一年的「两会」议案和建议。

其实,何必脱裤子放屁费二道手儿呢,让郭雪岗顶替申纪兰的职位不就得了?

2013年3月,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山西代表团首次全体会议上,时任中共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2014年落马)表示:「作为正厅级干部,她保持了人民本色,谁能做得到?这是我们的骄傲和自豪。这就是我们理直气壮的理由。」

之后,申纪兰连任全国人大代表时,共青团山西省委微博批评道:「反右你代表,文革你代表,任何时候你都代表,可你一次也没有代表过人民……试问你是怎样被选举的?你究竟代表谁?」这条微博很快就被删除,省委之后也在该帐号上澄清,言论不代表团省委意见,纯系维护人员操作失误。

年过90岁的申纪兰,从18岁少女至九旬老妪,13次当选中共人大代表,也是中共国唯一连任13届全国人大代表。因此她被外界讥讽为中共全国人大的「活化石」。

她在接受中共党媒的采访时表示,第一次当上中共全国人大代表是「省里指定的」。 必然是让党满意啦,这一满意就是70年,直到她咽气!

申纪兰之所以成为网红,是她在2010年受访时透露自己「从不投反对票」而一举成名。被指是「机器中的机器」。

申纪兰自称代表农民,但她全家在当地都是高官,丈夫退休前是城建局长,一个儿子是交通局长,另一个儿子是粮食局长,全是有油水可大揩特揩的部门,女儿是师级军官。申纪兰本人还开了两家公司,山西申纪兰贸易公司和申纪兰房地产开发公司,在2008年利润就有七千万人民币。

她不但把江泽民的「闷声大发财」家训运用的淋漓尽致。而且谁上台她都支持,谁被打倒她也支持。党说啥、她就干啥,与党共进退,这样的家奴用着放心。

现在,全世界都明白,中共没有几天蹦达了。突然传出一个消息,「举手机器」申纪兰病危!还有一张她在医院病房里的照片,申纪兰斜躺在枕头上,插着鼻饲管、氧气管,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旁边的医护人员戴着口罩。

河北大学一知心校友群里发布欢天喜地消息,称:「快讯:申纪兰病危!」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说,申纪兰是因胃癌,住进长治市第一人民医院。她目前是胃癌晚期,因年事已高,医生不建议做手术。

言外之意是,不添油了,乾熬那盏灯,熬到哪天是哪天。

这怎么可能呢?90岁的胃癌晚期患者还在中共疫情期间去北京开会?

有知情人透露,她是在北京染上中共病毒,连夜被送回山西老家的一个小医院里等死。

死讯很快传出,网民一致认为:「70年来,她从来都是与党共进退,这回党不可能不跟着她一起退场了!」(文/青晴)△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