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术期刊也赤化?中共再露触角(图)
 
李正宽
 
2020-9-2
 



医学期刊《Eye and Vision》封面截图。




在一些国际医学期刊编辑们看来,金钱比良心和道德更重要。

【人民报消息】2020年8月24日,台湾医生吴若玄收到了国际医学期刊《Eyeand Vision》编辑部回信后,她和团队惊诧地发现,他们投稿的一篇关于「视网膜病变」的医学论文竟然遭到了政治审查——编辑要求作者们在国籍「台湾」的后面加上「中国」,否则不予刊登!

《Eyeand Vision》是全球最大的学术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旗下的一款医学期刊,主要面向眼科医生和视觉科学专家,发表前需经同行评审。

倍感震惊的吴若玄称:「终于遇到了这一天。再次见证政治议题无所不在,学术界也难以幸免。」由于不愿配合该期刊的政审,吴若玄于8月26日在脸书留言表示,她和团队决定将论文转投到别的学术期刊。

◎挂着羊头卖狗肉——中共隐藏红触角

8月26日,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回复自由亚洲电台的询问,告知《Eyeand Vision》期刊的真正拥有者是中国温州医科大学。施普林格.自然与《Eyeand Vision》的真实关系只是「合作出版商」。

的确,登陆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科医院的网站后,便可以看到《Eyeand Vision》是由温州医科大学主办的英文期刊,主编是该院附属的眼视光医院院长瞿佳。该期刊于2014年10月创刊,目标是为大陆科研界「提升期刊国际化打通道路」。

也就是说,《Eyeand Vision》表面看上去是一个国际期刊,而实质上是挂靠在国际学术出版商下的大陆期刊,背后推手是中共的「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项目」。此般的挂着羊头卖狗肉,让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不易发现中共的红触角。

近年来,中共官媒多次宣扬「中国科技文化走出去」。相应地,中共科研机构不仅与国际出版商合作,甚至直接花钱收购海外的科学出版社。比如,中国科学院控股公司在2019年彻底买下了法国EDPSciences出版社,而这家出版社是当年由居里夫人等著名科学家创立的。

◎阉割学术杂志——施普林格•自然并非首次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的总部位于德国,是全球最大的学术出版商,每年出版的科技期刊超过3,000种,其旗下的《自然》(Nature)及其子刊,和《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等期刊在相关学科负有盛名。

早在2017年,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施普林格.自然集团从旗下的《中国政治学期刊》(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及《国际政治学》(International Politics)网站删除了1,000多篇文章,这些文章在中国被禁止观看。例如,在《中国政治学期刊》网页上搜索被中共认定为政治「敏感」的关键词,像是「西藏」、「文化大革命」、「新疆」、「台湾」均得不到任何结果,但在中国境外该机构网页上,则可以搜到相关文章。

尽管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声称,向中共低头有其难言之隐「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将冒着所有文章被中国封闭的危险」,其下跪的做法还是引发了学术界的愤怒。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学院主任苏利文(Jonathan Sullivan)表示,这是西方对中国(中共)对外扩大影响多么措手不及的一个象征!

2020年初,由于中共隐瞒疫情导致中共病毒在全球肆虐。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推出了一份长达15页的报告,指出中共隐藏、摧毁疫情爆发的证据,导致全球数以十万计的人死于瘟疫。3月中旬,在中共将病毒来源甩锅给美军时,川普总统严厉还击并称病毒来自中国。5月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美国广播公司ABC表示「有大量证据表明它(中共病毒)是来自武汉的实验室」7月10日,香港出逃美国的病毒专家闫丽梦接受《福克斯》专访,左证了川普和蓬佩奥对中共在疫情中所犯罪恶的声明。

然而,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旗下的期刊却公然地不断为中共在大瘟疫中负有的责任进行开脱和洗白,并对川普政府和那些指责中共的政府大加批评。

例如,4月7日,《自然》编辑部发表评论《立即停止冠状病毒成见》,指责「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曾多次将该病毒与中国(中共)联系起来。杰尔.博尔索纳罗总统的儿子巴西议员爱德华多.博尔索纳罗称其为「中国(中共)的错」包括英国在内的其它地方的政客也说中国(中共)应该承担责任。继续将病毒及其引起的疾病与特定地理位置(中国、武汉)相关联是不负责任的,需要停止。」讽刺的是,《自然》编辑部对中共甩锅它国的行径却只字不提。

5月27日,发表在《自然》上的文章《政治与骗局》在其「政治和骗局」小节中指责「川普总统及其政府在散播自己的政治混乱……以及蓬佩奥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指称病毒来源于实验室。」

6月1日,《科学美国人》则发表文章《中国的 「蝙蝠女」是如何从SARS到新型冠状病毒的?》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做辩护,高度赞扬石正丽的同时,彻底否认「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

◎更多国际学术出版商屈从于中共

2017年8月,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向中共低头,从其旗下的《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的中国网页上删除了三百多篇有关六四、文革和西藏的文章。这一放弃学术自由的行为遭到了学术界强烈反对。

《中国季刊》为中国研究领域声望最高的期刊之一。当时,中共国家广电总局威胁剑桥大学出版社,若不移除那些中共不喜欢的话题(文革、西藏、新疆、香港及台湾),该网站将会被封锁。

2018年12月24日,《路透社》报导,中共以内容「不适当」为由,要求英国知名的学术出版社泰勒-弗朗西斯集团(Taylor & Francis)从中国图书馆撤下八十多种期刊。

《科学》(Science)是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一份学术期刊,与《自然》齐名。在五眼联盟推出中共隐藏、摧毁疫情爆发的证据报告后,《科学》杂志的撰稿人仍然发表了题为《川普「欠我们一个道歉」》,处在新冠病毒起源论风口浪尖的中国科学家发声)的文章,为中共脱罪。文章引用石正丽和中共病毒专家团队给《科学》撰稿人的回信,将「病毒源自于实验室」一说彻底否定。

然而,石正丽等人的回复缺乏证据和基本逻辑,很多地方是在混淆视听,倒打一耙。

仅举一例,石正丽等人称「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绝大多数得出结论,SARS-CoV-2是自然起源的,而不是来自任何机构。美国总统川普声称SARS-CoV-2从我们研究所泄漏出去,这完全与事实相矛盾。」

的确,目前无论是科研界还是美国政府,都倾向于认为中共病毒是天然形成的。然而,「天然形成」和「病毒来自实验室」并不矛盾,因为实验室也很可能泄露从自然界采集来的天然病毒。石正丽等人却用「自然起源」作为论据,来否定「病毒来自实验室」,并企图绑架民意,拉着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为中共站台。

◎将科学政治化,中共欲将世界带向深渊

在科学驱动人类发展的当今社会,人们对学术研究以及各类专家、学者的观点是非常尊重的,这体现在经济、政治、舆论、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

学术研究本应独立于政治之外。然而,在中国大陆,学术没有自由的土壤,只是为中共政权服务的工具。中共对掌控科技有着强烈的欲望,它并不是为了改善人们的生活、推动社会的发展,而是利用科技维护统治。

只要中共需要,它可以任意地搬出其御用专家、学者,为中共的政治利益站台,充当中共的传声筒,而真正敢于探寻科研真相的科学家却会被无情的打压。

比如,在此次中共病毒爆发后,处处与中共保持一致论调的红顶传染病专家钟南山在大陆名利双收,而曾经讲出中共隐瞒萨斯疫情真相的医学界权威蒋彦永却十多年来一直被中共监视、软禁。

如今,中共又将红触角伸向海外,导致国际学术期刊不断被赤化,自由开放的国际学术环境遭到破坏。久之,国际学术期刊就会沦为中共渗透并企图统治世界的工具。相应地,科学家们要想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不得不开始进行自我审查以符合中共的意志。

中共病毒全球肆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疫情爆发初期,国际社会正是被世卫组织WHO的专家误导,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让中共病毒迅速游走于世界各国;脸书、YouTube等社交媒体也都配合进行言论审查,打压与中共和WHO不同调的声音。如上文所提到的,连《自然》、《科学》等学术界顶级期刊,也频频发文替中共发声……

中共利用现代高科技,把中国变成一个奥威尔都无法想象的严格控制的社会、一个大监狱。中共也从来没有掩饰其要统治世界的野心,如果人类不能斩除中共及其红触角,任由学术继续堕落下去,那么中共就将肆意挥舞「科学」的大棒实现其政治利益,打压一切不符合其意志的人和事,在误导世界的同时,将人类一步步带向深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