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眼看到的福祸未必是真(图)
 
严谨
 
2020-9-1
 



原以为必有好福,不料却遭到恶报。现在家破人亡,生不如死!哪还有什么天理呀?

【人民报消息】丁永茂,安东市人,原为一屠户,有心计,善经营。晚年开了一家颇具规模的肉类杂货商号,生意兴隆。儿子丁健德又生了两个胖胖乎乎、聪明可爱的孙子。这一切使丁永茂十分惬意,终日笑逐颜开。

不久,丁永茂害了场大病。临终之际把儿子叫到床前,屏退杂人,又叫媳妇从自家商号,取来一大一小两杆秤说:「孩子,我从小受苦,能挣到今天这份家业得之不易。多亏了这两杆秤。小秤秤砣中间被掏空,再用生铁镀好,用它做生意秤出,每斤就少出二两五。大秤秤砣加镀了铁,秤杆掏空,灌进了水银,秤进每斤多出二两五。我口袋中还装有磁石,也可往下压秤。你千万要记住,我死之后,你干什么都可以,唯独别毁了这两杆秤!」言毕,气绝身亡。

父亲丁永茂死后,儿子丁建德接管家业不久,时值年关,一位卖猪的农民来丁家肉店,卖一头五百余斤的大肥猪,被丁家用大秤,秤亏了血本,一气之下,夜里在他店铺外上吊身亡。这对丁建德触动很大。他仔细一想,认为以前父亲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是有意坑害穷人,必遭千人指、万人骂。自己应该行善积德,诚信待人。于是善心发现,于是找来斧头,把两杆秤砍成几段,丢入灶中,秤砣也作废铁卖了。接着对店铺的度量器,进行整肃,实行公平买卖。没过多久,便赢得远近乡里、街邻四坊的信誉。

时隔不久,社会上流行脑膜炎,不上一个月,丁建德的两个儿子,双双毙命。接着连遭两场大火,把丁家商号烧个精光,家产损失掉十之六七。

这两次灾祸,对丁建德打击极大。悲痛之中,精神几近崩溃。消息传出,一些曾受过其父丁永茂坑害的人,无不咬牙切齿地咒骂,说是「皇天有眼,罪有应得!」这样一来,丁建德更加承受不起,终日陷于极大的哀恸和无比的怨恨中,常常思来想去,彻夜难眠,深深怨恨世间无有天理。

一日正逢庙会,丁建德实在忍受不住内心的痛苦,负气跑到城隍庙,破口大骂:「世间还侈谈什么天理,全是骗人的鬼话。想我父亲在时,大秤进,小秤出,尚能日进千金。子孙俱荣,人财两旺。到我手上毁掉黑心秤,整肃度量衡。原以为必有好福,不料却遭到恶报。现在家破人亡,生不如死!哪还有什么天理呀?」如此边哭边嚎,犹尚不解恨,竟欲将城隍庙烧掉。多亏众人及时拦阻,其妻将他扶回家中。

丁建德由于悲愤过度,到家便扑倒在床不醒人事。恍惚中,见两个公差模样的人来朝他喊道:「城隍移牒,着丁府君速去见证。」于是丁建德便跟着那两人,少顷来到一处城门,上悬「幽冥界」的金字匾额。

入得城门,一路阴风凛冽,迷雾四合,鬼魂游来荡去。不多时进入一处官署大殿,一王者模样的官员,威风凛凛坐在案后,引路差官跪地禀道:「奉命将丁建德解到,就此复命。」

王者问道:「下面站的可是丁建德?」

丁建德心中骇怕,慌忙跪下答道:「小人正是。」

那王者即是阎王,说:「汝今天在城隍庙大骂天道不公,现在找你来,让你看看善恶报应。」说罢,命牛头官引丁建德至西厢房内,用手上指。丁建德循指抬头一看,只吓得大汗淋漓魂不附体。只见其父丁永茂,赤身裸体被一杆大秤钩住脊梁骨,一杆小秤钩住舌头,悬于屋梁之上,吊手伸脚,不住地惨叫,痛苦之状,不可言表。

丁建德看后,又被带回大殿。王者厉声道:「汝父在世勾结官府地痞,以劣充优,大秤进,小秤出,盘剥无辜,坑害穷苦,造下无边罪孽,死后当有此报。因其作恶多端,被灶神奏明天帝。天帝震怒,降旨着将『败家』和『惹祸』两个冤鬼,降到汝家为儿。看似俊美好儿,实则将来会把汝家财产,毁败致尽。后见你善心发现,毁秤整度,公平买卖。天帝复降旨冥界收走你那两逆儿,又着火神,燃火烧掉汝父所聚不义之财,给你洗清遗孽。不久会将一财星,送至汝家为儿,以存后福。望汝回到阳世,当普劝世人积德行善,慎勿妄为!」言毕,着差官送转还阳。

半夜醒来,丁建德满身犹大汗淋漓,手脚发抖。口中大叫:「好怕!好怕!」母与妻,急至床前追问,丁建德遂将梦中所见一一具告。

其后,丁建德重整家业,公平买卖,日子虽平常但无忧无虑。又三年,其妻果生一儿,聪明敏慧,及长大后,接承家业,极善经营。不几年,家业便胜过祖父在世日十倍,并且誉满乡里。

(数据源:《东林文库》)△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