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生者们六四回忆屠杀 美国政府对此表态(多图)
 
黎梓
 
2020-6-4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晤六四生还者。



1989年6月4日早晨,六部口被坦克碾压而死的学生。



89年六四,中共坦克碾压后的,不见尸体,只剩下一堆肉泥!如此凶狠的原因竟然是仅仅因为学生们要求政府惩治贪官。

【人民报消息】1989年,数以万计的年轻学生,他们反对中共官员贪腐、呼吁改革,在天安门广场写下轰轰烈烈的民主浪潮;但6月4日凌晨却遭到中共军队的残酷屠杀镇压,据外媒透露,死者上万,伤者数万。但在人证物证之下,中共依然矢口否认。

◎ 今年美国政府对六四事件的表态

今年6月2日(周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会晤4名六四幸存者,并表达美国政府对六四事件和中国民主化的关切。

据悉,这是美国国务卿30年来第一次正式官方会晤六四幸存者,同时美国国务院脸书以及国务卿蓬佩奥的官方推特在北京时间6月4日凌晨1分同时公开会晤照。

6月3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就六四天安门事件31周年发表声明表示,向和平争取民主、人权和消除社会腐败的勇敢的中国人民致敬。

声明中写道:「今天,我们向和平争取民主、人权和消除社会腐败的勇敢的中国人民致敬。他们的呼声在1989年6月4日遭到暴力镇压。当时受中国共产党派遣的人民解放军出动坦克,持枪进入天安门广场。

「天安门广场的示威活动激励了苏联和东欧受压迫人民去争取和实现民主变革,但中国共产党政府仍通过高压的信息控制和野蛮的暴行得以维持(政权)。

「31年后,在天安门广场失踪或丧生的抗议民众总数依然不为人知。美国钦佩这些抗议民众的志向。美国人支持那些因失去亲人仍处于悲痛中的家庭,包括勇敢的『天安门母亲』。她们尽管面临巨大的困难和危险,却从未停止为自己死去的孩子伸张正义。我们重申我们要求全面公开(六四)被杀害人员或失踪人员的情况。

「我们对1989年6月4日的遇难者表示哀悼。我们支持中国人民继续争取实现保护人权、基本自由和人类基本尊严的政府。」

从中共建政以来,在非战争时期,造成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已经超过8,000万人。这意味着,这个政权是把人民当成敌人在消灭。也就是说,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武装起来的中共政权,是不折不扣的反华势力。

「六四」呼吁中共进行民主改革,但中共高层内部坚决反对,害怕动摇党内权贵集团的权位与利益,最终发起军事镇压清场。就连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也因为同情学生而被撤职,并软禁至死,死后连骨灰都进不了八宝山,一直放在家中多年。

◎ 六四亲历者:坦克清场 睡在帐篷里的学生发出惨叫

1989年六四亲历者之一,定居德国的陈刚2012年在接受采访时,讲述了他在当年亲眼看到的坦克清场将睡在帐篷里的学生辗死后的场面。

他说:「1989年6月3日晚上,我当时是帮忙抢救伤员,在五棵松路口,我看见一堆肉泥,薄薄的贴在地上,他当中有背心、人的衣服,后来我才知道那曾经是个人,被坦克碾成了一堆肉泥,当中有几颗牙陷在肉泥里头,后来我才能分辨出来哪边是头,哪边是脚,否则根本分辨不出来。我就随着救护车去了军事博物馆附近的北京铁路总医院,看到被子弹击中的人太多了,不光是在治疗室里头,连走廊上到处都是伤员。当时我看见一个小伙子被击中头部,但是他还活着,喘一口气吐一口血。因为伤员太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那等死。」

6月4日上午,他乘车回家,和几个从天安门广场方向出来的北方工业大学的学生坐同一辆车。当时学生们也说,中共军队清场时,坦克和装甲车活活压死了在帐篷里睡觉的学生们。

「他们都显得特别悲愤。有一个小女孩一直在哭,后来我问她天安门广场的情况,她就哽咽地告诉我,他们在被解放军驱赶出广场的过程当中,坦克还有装甲车从长安街金水桥那个方向向广场推进。在坦克轧过帐篷的时候,这个小女孩听到在有一些帐篷里头就发出一片惨叫声。」

陈刚了解到中共在六四之后又镇压修炼真、善、忍的佛法修炼群体,并且活摘他们的器官的真相,再到《九评共产党》的出现,他说:「作为共产党这个黑社会组织,它不配给六四平反。文革之后胡耀邦给右派平反,结果不还是有天安门广场事件吗?共产党整个邪恶的组织,指望它平反之后将来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件,不可能!它就像毒蛇,你指望它哪天不咬人了,这不可能!对于中共这个黑社会组织还是要解体它,方向是解体中共、惩办凶手,才能让中国不再受共产党的继续迫害。」

◎ 北京原居民:魂惊六四凌晨

一名多伦多北部的居民、原北京市民,2003年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六四所经历的事情。几秒钟之前还兴高采烈的他,提到六四屠杀马上声音哽咽,告诉记者每当他想起六四的经历,总忍不住想大哭一场……

他回忆道:六月三日早晨,我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昨天军车把人给撞死了。我向老板请了假,10点多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的广播说,西门冲出一千军人清场。我过去一看,军人都穿着白衬衣、绿裤头,其中很多人身上有那种带有长长天线的步话机。

这时广播再响,说在六部口截到军车,里面全是武器。我和朋友赶紧过去看。那是一辆被学生截住的军车,车上全是步枪和棍子。车上的军人跑掉了,学生们就在那里做武器展览。我后来拿着一枝枪站在车顶上向围观的几百人展示。这时从中南海西门打出催泪瓦斯,我们的眼睛、鼻子、嗓子都呛得特别难受。几百个军人拿着警棍冲了出来,见人就打。警棍上有血。我从车顶跳下来,跟着人群跑。鞋子都跑断了。一个德国电视台记者在拍枪的特写,他背着沉重的摄像机跑得不快,后背挨了好几棍。我们跑到向南的胡同的时候,他把上衣脱下,让助手拍下他背后的伤。

回到我在政法大学附近的家,父母看到我被催泪瓦斯熏得红肿的眼睛,非常紧张。广播里在一遍遍播放通知,不让出门。

晚上9点,我的一名大学同学到我家找到我,我们就一起出了门。路上,先遇到一队政法大学的学生,接着,又碰上北航的学生。我们一起往天安门方向走。还没到复兴门,就看见两辆平板车往回开,上面有头被打破、身上是血的受伤者。

晚上11点,我们到了复兴门,看见红的、绿的信号弹。军车发疯似地往人群里冲,向天安门方向行驶。这时听到枪响了,我们都以为是橡皮子弹,可是看见有人随着枪声倒下。接着,站在我身边的人也中弹了,打在脚上,我们抬着他往回走,放到板车上。

当时特别害怕,也特别恨,有一种要跟他们拼的感觉。

后来我们来到了长安街。这时木樨地方向开枪了,我们一边唱着歌,一边往复兴门立交桥下撤。

军人上桥了,听到歌声,就打过来一嗖子弹,马上就有人中弹。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一个中弹受伤的学生模样的男子背在背上就跑。他在我背上痛苦地呻吟。跑了有一百多米吧,过来了一辆板车,别人就把他接过去放在板车上拉走。

我在一旁大口大口地喘气。心里惦记着不知伤者是死是活。他一定伤得很重,我的白衬衣有一半是红色的血迹,蓝色的裤子也有一只裤腿因浸泡进血而变成黑色。这时一名骑自行车的人路过,起先他还以为是我受伤。他要到人民医院拍照,我就坐着他的车来到了人民医院。

急诊室的过道上挤满了人,能看到几十人。地上有坐着、躺着的伤员,呻吟声不断,陆续有受伤的人被抬进来,来来往往的护士特别紧张。

我们又来到了西单。

在电报大楼西边的胡同里,我看到两个被打死的男子躺在地上。

我们二百人左右聚在路口一直到六月四日凌晨四点。这中间,有些军车、装甲车开着枪从我们身边开过去。这时天安门广场那边枪声很密集。我们这边只要一打枪,就肯定有人倒下。

看到他们这么杀人,我觉得已经没希望了,就往家里走。母亲处理了我那件有一半是血的上衣。

清晨六点,我在我们家附近看到一辆平板车上拉过来一母女,小女孩六岁左右,穿着连衣裙,身上中了三、四枪,已经死了;她妈妈抱着她,整个都傻了。

我很担心那位昨晚和我一起出去的同学的安危,就上他家找他。他还活着,头上缠着白色的绷带。他被军人用石头打的,有点脑震荡。他惊魂未定地告诉我自己刚捡回了一条命。他在宣武医院包扎后,头上的绷带太显眼了,经过西单时,军人看到他了,追着他开枪,有一枚子弹从他骑的自行车后挡板穿进去,打在两腿间的自行车横梁上。若慎微偏一丁点,后果不堪设想。

那天,我在政法大学看到四具尸体。其中之一是子弹从眉毛处打进去,因为用的是开花弹,整个的后面大半个脑袋都不见了;还有一个是被装甲车从身上压过去,半个身子都没了......看到这些,我腿都软了。

后来中国电视、广播里说的那些,北京都没有人相信,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当时是怎样的。死了那么多人,亏他们还能撒这样的谎。

我的一名朋友是从坦克轮子下逃出来的,他在六四期间写了许多文章,印了一本叫《铁流》的杂志在清华、北大发给学生,90年他被捕,后来以反革命罪判了11年。六四过去十多年后,他服满这11年刑才出狱。

◎ 中共是毒蛇,只要活着就不会停止害人

8年前,陈刚了解到中共在六四之后又镇压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并且活摘他们的器官的真相,再读到巨著《九评共产党》,他强调,中共不配给六四平反,历史发展的方向只有解体中共,惩办凶手。

他说:「作为共产党这个黑社会组织,它不配给六四平反。文革之后胡耀邦给右派平反,结果还不是又发生了天安门广场事件吗?共产党整个邪恶的组织,指望它平反之后将来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件,不可能!它就像毒蛇,你指望它哪天不咬人了,这不可能!对于中共这个黑社会组织还是要解体它,方向是解体中共、惩办凶手,才能让中国不再受共产党的继续迫害。」(文/黎梓)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