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托人给孩子办上学 耽搁5年还上不了学(图)
 
2020-7-25
 



马翠拿出一迭李某的借据。

【人民报消息】连着5年,他说了所有的谎,她全都信,只要能让娃上学,10万元、20万元,他要多少钱她都给。然而,孩子马上就12岁了,还没能开始上一年级,更没有进过校门。担心丈夫知道,她每天谎称带娃去上学,实际上是去逛公园或其它地方。

2013年,马翠在饭局上认识自称1982年出生的李某。李某大马翠4岁,自称商洛人,名牌大学毕业,在山西当过「大官」,后因贪腐问题回陕西避风头,在商洛还有矿山。

李某给马翠看过一份2,100万元的矿山转让数据,说只要矿的问题解决了,钱就都到手了。这样「掏心掏肺」地交代家底儿,马翠对李某产生信任感。俗话说「知人知面难知心」,李某外表装着憨厚,实际上是个大骗子。马翠后来和李某越来越熟,李某隔三差五会问她要点儿小钱,她也没当回事。

托人给孩子办上学

2016年,马翠的女儿该上小学了,但他们家不是西安户口,她和丈夫便商量找人运作一下。李某说他有熟人,可以少花些钱进东郊一所小学。马翠便决定托他办上学的事情。

从那时起,李某找马翠要钱变得频繁,少则200元、500元、2,000元、多则5,000元,最多时单笔转过上万元,名目多是办上学要请人吃饭、送礼,有时也说是矿上出事故,需要资金周转。对于李某这样的说词,马翠都信以为真。

李某说联系好了一所小学,送礼打点要2,000元,马翠给了钱,但最后李某以「私立学校」为由告吹。后来又说可以进东郊另一所小学,可以从二年级开始上。

怕钱打水漂 选择继续相信

2016年9月1日,李某给马翠送来课本,说自己路过学校,顺道帮孩子报了名、领了教材。虽然这些资料上的二维码都扫不出来,但马翠仍被李某的贴心感动,兴冲冲地给女儿准备好上学物品。

第二天一大早,马翠送女儿去上学,「李某半路上把我们拦截了,说我们是转校生,还有些手续没办完,学校里有上级在检查,让等一等。那时候我已经给他三、四万元了,怕这些钱打水漂,所以还是选择继续相信他。」

马翠说,那天虽然没带孩子上成学,但回家后,她并没有告诉丈夫孩子上学的事出了状况。丈夫问起,她下意识说解决了。

「这五年里,我太累了,整个人都要崩溃了。2016年秋季开学的那个学期,是我最煎熬的一个学期,我每天早上带女儿出门假装去上学,下午放学后又把孩子带回家,其实都是带着孩子在外面逛。东郊附近的公园、超市,全都转了个遍。家人以为我送娃上学,其实根本没有学可上。」

孩子在公园玩时,她就在一旁联系李某,问他事情啥时候才能解决。李某都回她「快了、下周、明天,保证解决」,她不断地催问,李某不断地问她要钱打点,周而复始。

惧怕丈夫暴躁 不断隐瞒家人

「今年孩子就12岁了,5年时间完全被耽误了,我家里人都以为孩子今年都上五年级了。一开始其实就是每天白天去逛,后来就干脆租了房,放学时间到了再带孩子回家。」马翠说,从2016年至今,孩子根本没有进过校门,而她只要说去找学校或教育局,李某总是拦下她。

在这期间,李某每天都会去马翠的租住处。马翠知道李某老家有孩子,但她不知道李某到底结没结婚。而这两年马翠也发现李某不止和自己一个人来往,「我们几个受害者后来都认识了。」

马翠说,丈夫是生意人,平时对她和孩子还可以,但性格暴躁,尤其是涉及钱的问题,「啥事都能做出来。」正是因为惧怕丈夫,所以孩子上学的事情一直听任李某「继续运作」。

因为李某时常要钱,马翠的积蓄很快花光,但停止给钱,前面的钱就都白花了,孩子上学的事就更没了指望,每每想到这里,马翠就有一种绝望的窒息感。

马翠开始向娘家人和同学借钱,同时,继续和李某保持着亲密关系,彷佛这样就能离孩子有学上的梦近一点儿。

试图自己询问进展 他总是拒绝

每个学期结束,李某都会把一张成绩单带给马翠,说是学校给的,上面还有老师的评语。「我一直以为他是为了让我能给家里好交代,主动找学校开的。每到放假,他说开学就办好了,开学后又是各种理由推脱,办上学的费用也从最开始的20多万元,今年涨到了106万元。」

在这期间,马翠试图要来号码,联系中间人询问进展,李某总以为她着想而拒绝。直到2019年,马翠彻底起了疑心,「他以前拿给我的上学材料上都有红色公章,从去年开始李某提供的材料上连公章都没有,只有人名字的印章。」

马翠说,没有公章肯定是骗人的,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被带到教育部门 谁都没找到

2019年上半年,马翠去派出所报案,李某态度积极地跟着一起去,「他告诉警方,我们之间是债权债务关系,警方便让我们走司法程序。」

2019年秋季开学,上学的事情仍没着落,马翠坚持要去教育部门问清楚,李某带她去西安城南一个「教育部门」,谁都没找到,马翠至今仍说不清当时去的是哪个部门。

直到今年4月21日,马翠才知道李某因诈骗自首了。

知道这个消息后,马翠彻底慌了。她转给李某有借据的钱已经超过20万元,李某还多次让她通过网贷给他取钱。「现在比起钱的问题,我更想赶紧把孩子上学的问题解决了。这么大的孩子到现在一天学都没上过,我真的要崩溃了。」马翠说。

中共国的户口政策造成很多小孩上学的问题,而户口也不是你想放在哪里就可以放在哪里的。马翠夫妻他们的户口都不在西安,他们想让孩子在西安上学就需要走后门、托关系,找人帮忙打点,骗子李某就是利用这一点才有机可乘。

其实不只是马翠,每年因为户口问题要帮孩子找学校,或想帮孩子找名牌学校而被骗上当的多的是。媒体常报导这样的新闻,但能说这都是家长的问题吗?也未必见得。一切都是户口政策引起的,就算家长想尽办法把孩子送进想要的学校,户口没有迁过来,孩子依然要缴纳高昂的各种名目费,据说小学大约5万元,是入学门坎,初中只会比小学的5万元高。

连上个小学都要如此地费劲,还说要引领世界,当局有什么脸面说这句话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