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臨抉擇!習近平應徹查武漢病毒源頭(圖/視頻)
 
李天笑
 
2020-2-11
 



李天笑快評210期(攝影:天琴)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編者按:李天笑的快評聽打出來了,內容豐富,這期視頻一針見血的指出這場瘟疫的真正源頭是誰,以及習近平應該如何做。)

各位朋友大家好,現在又是李天笑快評時間。今天,跟大家聊的題目是:習近平面臨是否徹查大瘟疫源頭的決擇。我們知道,現在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已經非常嚴重了。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薩斯。而且,這次隱瞞疫情事實上已經造成了疫情的劇烈的蔓延。關鍵是這場瘟疫的源頭究竟在哪裏。是源於大自然呢,還是源於人工的製造?這個是非常關鍵的。

習近平是否能夠徹查和公布這次大瘟疫源頭?今天我們就來探討一下這個問題。

武漢,我們知道僅僅是一個瘟疫發源的一個區域。武漢華南水產市場實際上也不是一個終極的一個源頭。現在越來越多的研究證據開始指向,這次瘟疫發展的源頭是在於人工製造的病毒,及其擴散。那麼這個就非常嚴重了,製造病毒而且又把它擴散出去,製造一個瘟疫,這是非常嚴重的犯罪。所以現在徹查大瘟疫的源頭已經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下面,我們就來看幾個關鍵的證據。

今年的一月二十一號,幾個中國自己的研究人員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上發表一篇論文,它的關鍵的結論就是,這一次造成這個大瘟疫的新型冠狀病毒實際上是人工製造出來的,是人工演變的結果。另外,武漢病毒所屬下這個的P4實驗室,有一個研究人員叫石正麗。

這個P4實驗室我們等一會兒講,這裏面還有很大的蹊蹺在裡面,我們下一步會詳細的談。

P4實驗室的石正麗和其他幾個人在2015年,在英文的《自然醫學》這個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論文。上面說,她已經能夠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把薩斯病毒和蝙蝠病毒成功的合成為一種能夠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也就是說她能夠利用實驗室的條件,能夠把一種對人體有害,能夠感染人體的這種病毒,人為的把它合成。

這就是非常危險的一個舉動。當然,還有很多其它的論文也都是指向這一點:造成瘟疫的這個新型冠狀病毒實際上是人工合成的。其它的一些研究啊,提出的證據,最後的結論也是這樣。

那這裏面就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自然演變的這個過程,達到現在的這種新型冠狀病毒這樣一種狀態,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中間需要很多的時間,也需要中間的宿主(作為寄生體的動物)這樣過度,才能夠達到。而造成這一次的新型冠狀病毒實際上是人工合成的一種結果。通過實驗室的條件,它是不需要這樣長的過程,也不需要這個中間宿主,它可以一步跳過這個過程,達到這種突變,就是完成一個合成的人工病毒。這個時間就非常短,而且不需要中間過程,是吧。

這個武漢最早發病的第一個病例,實際上他不是通過華南水產市場感染的,他根本沒有去過。如果他感染的就是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話,那麼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就是人工製造出來的。這個事實也說明這一點。

另外,在最早的41個病例當中,有14個人也沒有去過這個華南水產市場。也就是,他們也不是在華南水產市場感染的。最早的感染病例也說明,華南水產市場不像中共這個宣傳早期所說的,華南水產市場就是一個造成瘟疫的一個源頭。不是一個唯一的源頭,有可能有人在這個市場上買過東西,或者怎麼樣,得了病。但是,那些沒有去過這個市場的,或者是不因為這個市場所感染的這些人,確實是由合成的人工病毒感染的。

P4實驗室,是這次製造人工病毒的一個最大的嫌疑。

第一,它技術先進。這是中國唯一的有最高層保護措施的這麼一個實驗室。它不但能夠保存這個最毒的病毒,而且它也有防護措施,可以在技術上保證這些病毒不被發散出去。要發散出去,當然它是有其它的原因了。在中國這個環境當中,也只有它能夠製造出這種人工的這個病毒。除了它以外,沒有其它實驗室具有這樣的能力。所以說,這個實驗室就成了這個大家所關注的焦點,成了一個嫌疑的重點。

如果說,是這個P4實驗室製造出來的這個人工的病毒,那麼,它是通過什麼樣的方式泄露出去的呢?有沒有這種可能會泄露出去呢?是誰會把這個病毒泄露出去呢?這個就是很關鍵的問題了。

我的初步判斷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實際上就是最有可能人工製造這個病毒,通過實驗室的條件,同時把它泄露出去。為什麼這麼說?我們可以來分析一下。

我們知道,第一,這個武漢P4實驗室,它的建造、運行、管理,從一開始,就是在江派集團的這個操控之下的。2003年,就是當時,江澤民親自下令,要組建這個P4實驗室。當時江澤民仍然是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是吧,他有這個權利。他當時下命令給當時中科院副院長,叫陳竺,叫他在武漢病毒所的這個屬下,組建這麼一個P4實驗室。因為這個陳竺啊,他本身也是江澤民提拔上去的,所以他很聽江澤民的話。實際上,從江澤民下令叫這個陳竺組建這個P4實驗室,建築的項目的這個結構啊,雇傭什麼公司啊,建成以後上什麼項目,它的管理應該怎麼進行等,這些東西全都是由江派來操控的、來決定的。

現在已經在網上有很多的這個資料,人家揭發出來的,P4實驗室的這個管理,包括其它的這個實驗室,管理都很混亂。比方說,試驗過的動物,是吧,它隨意處置,等等。那這裏邊就是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為人疏忽的問題,這種管理的混亂和疏忽,它可以是一種漏洞。但是,它本身也可以是一種泄露病毒的一種特定的方式,和一種預計的犯罪的形式。就是說,他本來就是準備這麼幹,正好有這個實驗室的這個混亂。那麼,這樣子就可以用這個混亂來遮掩這個東西。這兩種可能性都存在。

就是說,這個實驗室的組建,以及它後來的管理、項目、立項等等這些東西,都是江派所主持的,因此這個跟江派,跟這個泄露病毒,製造病毒,脫不開干系的。這是第一個。

第二,在中共這種邪惡的制度下,人為泄露病毒,這是完全可能的。因為,中共這種邪惡的性質決定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這是我們大家認識到的一點。

在中共這種邪惡制度下,它大規模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是人類歷史上,和這個地球上從來都沒發生過的事情,它可以大規模的這麼做。它還把幾百個法輪功學員活生生的推到這個沸騰的鋼水裡邊燒死。這是人幹的事情嗎?另外,它還用這個小型核彈,在天津製造大爆炸,那目地當然是要炸死習近平了。2001年,那個時候,它在天安門廣場製造了一個「天安門自焚案」,這個裡面完全是捏造出來的,為了挑起民眾對法輪功的這個仇恨,是吧,製造仇恨,挑起來。

你想,這麼一個邪惡的政黨,而江澤民、曾慶紅這個集團,又是它裡面邪惡之邪惡。它可以把邪惡發揮到極致。那麼,它用這種病毒製造超限戰,來達到它的目地,這完全可能。這跟它的邪惡性質,跟中共江派這個邪惡性質是匹配的,是一致的。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從習近平跟江澤民這幾年以來,這種你死我活的惡鬥、較量,我們也可以看出這一點。因為什麼啊?習近平在他執政的前幾年,實際上是大量的清除了江澤民在各個部門的這些成員。當然,江澤民對此,他們是非常的心驚肉跳,用盡一切機會進行報復,企圖東山再起。用各種辦法來對付習近平。

這幾年,我們可以看到嘛,習近平,儘管有人說在十九大的時候,跟江澤民達成某種協議也好,什麼也好,但是江澤民集團對習近平的各種打擊,高級黑的各種手法,製造假情報,用其它的方式來對付習近平,這個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江澤民這一派,他們從來都是想利用各種機會來置習近平以死地,把他搞下去,取而代之。這幾年的事實都證明這一些。

所以,用病毒進行超限戰來搞掉習近平,在江澤民和習近平這個互相之間較量這個過程中,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江澤民這一派,他們的邪性就證明要這麼做。

還有一點,這次大瘟疫出現的時機,我覺得非常蹊蹺,正好是在江派利用貿易戰和這個香港事件,來對習近平進行打擊遭到失敗這個時候發生的。而且習近平還有一個很大的弱點,這個弱點,對習近平來說是很致命的。他現在對中共政權,對中共本身,還抱有幻想。這個就使得他在處理江澤民、曾慶紅這個問題上猶豫不決。

你猶豫不決,那江澤民他們可是不會猶豫不決。他就抓住這個時機,當機立斷,他就要給你搞掉,搞掉你,是不是。所以,就利用貿易戰和這個香港事件失敗以後,你有保黨這個情結,他就利用這個空檔,對你下手。這個在江派,他們必然要這麼做的。就是他們的本性決定,他們要這麼做。

不管這個病毒會造成多少人死亡,這個對江派來說,根本不放在心上。這個死多少人,對他們來說,不屑一顧。老百姓這個生命、健康、安全,對他們來說無所謂,只要把你搞下去,我掌權了,這就行。

總而言之,就是這一次新冠狀病毒是人工製造出來的,這一點,基本可以確定。這是基本上現在專家們和這個研究者一個基本的共識。另外,中共江派利用人工病毒、泄露人工病毒製造瘟疫,這一點,無法排除。是吧,你用什麼方法,你都不能排除。

我們剛才講了好幾點原因,中共的邪惡也好、江派的邪惡也好、還有他們的互相較量、他們(江派)對這個自己的這個失敗,想東山再起,要進行報復等,這個所有的原因,都指向江派要用這種病毒超限戰的方式對付習近平。這個是具有現實可能性的。

那麼,現在的情況就是,川普講過,他跟習近平在這個防控病毒上,有非常緊密的聯繫,而且有合作。而且美國政府現在也說,他們要求美國科學家來協助調查這次病毒感染的起源,也就是幫助習近平來破案。而且,美國的高級醫療官,就是防大規模殺傷性辦公室的成員。他二者是在一起的。

所以說,當川普(特朗普)講,他要幫助習近平這句話的時候,實際上也包含著,就是說不但是從物質上援助,而且,也幫助習近平破解製造人工病毒,來製造瘟疫這件事情。而且,習近平本身也在行動。他也不是沒有意識到,他現在已經向武漢派出國監委的一個調查組。這個調查組表面上是調查其它一些事情。但是,實質問題,我認為是在調查人工病毒是怎麼起源的,是誰泄露出去的。

習近平他是不是能夠徹查江澤民集團製造人工病毒,製造這個大瘟疫這個問題,這背後一個根本的問題就是說,他能否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拋棄中共。這正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因為中共這麼一個邪惡的政權,而且這個江澤民他們是邪惡之中的邪惡,利用這個病毒來製造瘟疫來打超限戰。中共政權既然這麼邪惡,能夠利用瘟疫來對老百姓發動超限戰,你不清除他們,他們就要清除你啊。

所以,我覺得目前來說,下面就是要看習近平是否能夠真正的徹查,這次人工所造成瘟疫的源頭,能夠逮捕江澤民、曾慶紅,乘勢解體中共。這樣的話,我覺得對習近平本身,對中國的前途都是有好處的。所有的機會都掌握在習近平自己手裡面,就看習近平你怎麼做了。

好,這次節目就到這兒。謝謝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李天笑的這個評論說到了實質問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