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授奴役研究生成常態 終釀命案(圖)
 
2020-1-12
 



南京郵電大學。

【人民報消息】南京郵電大學一名譚姓研究生於2019年12月26日在實驗室自焚身亡,網傳起因是其不堪忍受導師的壓榨和侮辱。

事發後,校方嚴密封鎖消息,甚至連同一專業的同學都不知情,直到譚某的母親前往學校討說法,事情才傳開。

不堪導師辱罵

2020年1月5日,校方通報稱,該校材料學院2017級一研究生意外死亡,學校正在配合調查並做善後工作。對死亡同學導師張宏梅的相關問題,已依據相關規定取消其研究生導師資格,後續調查處理正在進行中。

據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1月11日報導,譚某的同學王棟回憶,(去年)12月25日下午,譚某的導師張宏梅曾在教研室當著學弟學妹的面訓斥、辱罵譚某。

當日譚某在吃完晚飯後回到寢室,並從寢室拿了打火機出門。當時公寓樓道內的監控拍攝到的時間大概是下午5時30分左右。隨後,譚某前往材料學院學科樓。

到了晚上8時多,監控拍下譚某進入6樓實驗室並取出兩瓶易燃溶劑,再進入到超凈間裡張宏梅私自存放其公司溶劑的儲藏室的過程。

當天晚上,還有女同學在同樓層的另外一間實驗室做實驗。監控顯示,這位女同學直到凌晨2時多才離開實驗室,而起火事件應該發生在凌晨3時多。

據王棟介紹,材料學院6樓的實驗室全部為超凈間。超凈間又被稱為無塵室,是一類對環境要求較高的實驗室。他們平常進入6樓的超凈間都要換超凈服、戴口罩、穿鞋套,並且需要經過氮氣除塵方能進入。按規定,超凈間不能作為大量儲存溶劑的倉庫。

王棟稱,張宏梅在學院超凈間實驗室存放自己公司溶劑這件事,學院裡不少老師、同學都知道。

張宏梅甚至還要求自己的研究生到學院其他實驗室推銷自己公司的溶劑,王棟稱自己就遇到過。

攤派工作給學生 公司零成本

據報導,張宏梅名下有一家公司,即南京瑞達鑫梅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張宏梅是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最大股東。該公司成立於2013年5月3日,註冊資本為102萬元。該公司則在其官網上介紹自己「與國內外著名高校及研究所有廣泛深入的合作」。

除了將學校實驗室作為自己公司的倉庫外,張宏梅還給自己的研究生攤派進貨、分裝溶劑、送貨、售後、記賬的任務,男生負責進貨、送貨,女生則負責記賬,讓學生充當自己公司的「員工」。

記者從張宏梅的研究生萬曉宇處了解到,張宏梅曾派他們開她的私家車到南京一個倉庫去進貨,而這些貨物就是各種化學溶劑。因為張宏梅是大量進貨,溶劑都裝在大桶裡,她要求學生們分裝溶劑,再由學生送至她聯繫好的客戶或單位手中。

王棟稱,張宏梅賣的藥品價格很便宜,甚至比材料學院的某合作公司的出價還要低。他舉例說,某一種藥品,該公司的單價是32元,張宏梅賣出的價位大約在26~27元。

對於這樣的低價,王棟認為,她大批量進貨,倉庫用的是學院的實驗室,取貨、分裝、送貨、售後這些環節都是學生去做,不用再雇人,幾乎是零成本。

張宏梅的學生稱其公司主要賣二氯甲烷和石油醚兩種溶劑。

根據相關規定,這兩種化學溶劑都屬於危險貨物,對負責其運輸的車輛、人員都有嚴格的資質要求。

至於張宏梅是否會付給學生報酬,萬曉宇稱,幫導師幹活,每個月會多發100~200元,這些錢會隨研究生的助研費一起發放。

張宏梅的學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張宏梅的公司沒有正式員工,所有的勞動力都是我們。

研究生導師制難掙脫

萬曉宇表示,之前張宏梅在裝修別墅的時候,要求學生去她的別墅幹雜活。

據譚某的同學稱,譚某生前也曾去張宏梅的別墅幫忙裝修,這件事譚某也曾和母親提起過。張宏梅喜歡罵人。有一次,張宏梅在學院6層實驗室罵人,他在一層路過時都聽到了。

還有一次,學生犯了錯,張宏梅下午4時多就把學生叫到辦公室,一直罵到晚餐時間,她自己點外賣,讓學生站著不准動,看著她吃完,然後繼續罵。

王棟表示,導師是能決定研究生能否畢業的最重要一關。如果導師不在碩士論文上簽字,學生根本無法參加答辯。而不能答辯,就意味著無法畢業。現行的研究生導師制度賦予導師對學生有生殺大權,這令學生在遇到導師濫用權力的情況很難維護自己的個人尊嚴與正當權益。

據了解,這次火災中的死者譚某就曾被張宏梅威脅延遲畢業。

一位要求匿名的大學教授周先生對自由亞洲表示,老師利用研究生當自己的廉價勞動力,在中國大學的工科專業是常態。「如果在外面請一個像這樣的搞技術的人才,她每個月可能要付1、2萬元的工資,給學生可能只需要1、2千元就可以了。」

周教授還表示,此次官方和消防居然能封鎖消息長達10天不為學生們所知,是因為全面的信息封鎖已經是中國社會的常態。

他說,只要出現事情,首先是封鎖信息。在學校裡面,誰要是把消息透露出去,那麼就要對他進行制裁。

據悉,此次悲劇已非首例,2016年初,該校研三學生蔣華文也因不堪忍受教授的壓榨而跳樓自殺。

類似悲劇只暴露校園壓榨的冰山一角,造成此現象的原因是道德缺失。中共統治下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有點權就用到極致,長此以往,整個社會都充斥著黨文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