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負7條人命 女魔頭逃亡20年落網(圖)
 
2019-12-4
 



1999年綁匪法子英(左)落網被槍斃,用色誘夥同他綁票殺人的女魔頭勞榮枝(右)逃亡20年,2019年11月28日在廈門落網。

【人民報消息】據《南方都市報》11月30日報導,1999年7月23日,合肥發生一起震驚全國的持槍綁架人質案。綁匪被包圍後,持槍負隅頑抗,警匪雙方拔槍互射,最終綁匪被擊中右腿而被擒獲。綁匪倒地時,手中還緊握著手槍。

這名綁匪名叫法子英。1996年起,法子英夥同女友勞榮枝在溫州、合肥、南昌等地實施犯罪。其間,基本上是由勞榮枝用色相勾引看上去家境殷實的男子,將其騙至出租屋後,兩人採用綁架勒索、搶劫等手段劫財,並前後殘忍殺害7人。

1999年12月28日,35歲的法子英被執行槍決,而他的25歲惡魔女友勞榮枝此後一直不知所蹤。直到今年11月28日,潛逃20年的女逃犯勞榮枝在廈門落網。

法子英,男,1964年生,江西九江人,無業,小學三年級文化。

勞榮枝,女,1974年生,江西九江人,原系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學教師。

1981年,法子英因搶劫罪被判刑8年,出來後在九江黑道上名聲大噪,人送外號「法老七」。在朋友的婚禮上,已經離婚的法子英認識了才19歲的勞榮枝。不久,兩人就浪跡天涯,開始他們的罪惡之旅。

1996年南昌 殺人質又殺其妻女

1996年7月29日,在南昌某歌舞廳坐臺的勞榮枝將一個有錢的男人勾到臨時租住的出租屋。

法子英拿出刀來,逼迫這個叫熊啟義的男人給家裡打電話。但熊啟義在抓起電話的一瞬間企圖報警,被法子英一刀殺死。兩人搜出死者身上的鑰匙,再把他肢解開來,一半留在出租屋,一半裝進一個黑色的大旅行袋。

法子英拎著這個旅行袋來到死者家樓下,神色自如地向人打聽熊啟義住在幾樓。法子英站在601室門外,掏出鑰匙,從容打開房門。

這是晚上8時多,熊啟義的妻子和他們兩三歲的女兒都在家。法子英進去後,將旅行袋倒提起來,把碎屍塊抖在熊妻的面前,讓她拿錢。熊妻當時嚇傻了,將家裡的20多萬元現金全都拿出來。

孩子嚇得直哭,法子英先殺死母親,再殺死小孩,然後將勞力士表、手機等洗劫一空。

案發後,南昌警方僅獲得勞榮枝使用「陳佳」的假名坐臺這一訊息。

1997年溫州 殺害兩名女子

1997年10月初的一天,法子英、勞榮枝又竄至浙江省溫州市,法子英在與被害人梁曉春(女,22歲)商談轉租住房事宜過程中發現梁曉春有錢,遂與勞榮枝預謀搶劫。

10月10日,法子英攜帶一把尖刀與勞榮枝來到梁曉春的住處,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梁曉春,用繩子、電線將梁曉春的手腳捆綁後逼其交出錢財。

從梁曉春住處搜得現金、存摺等財物後,法子英又逼迫梁曉春騙一有錢人來梁曉春住處供其搶劫,梁曉春被迫打電話將劉素清(女,29歲)騙來。

法子英在逼迫劉素清交出現金千餘元、2.5萬元存摺後,也用電線將劉素清的手腳捆綁。法子英讓勞榮枝攜帶搶得的手機及2.5萬元存摺到銀行提取現金。

在接到勞榮枝得手的電話通知後,法子英用皮帶、電線將梁曉春、劉素清勒死,並從兩人身上搶走歐米茄手錶、雷達牌手錶、手機、傳呼機等。

1999年合肥 她坐臺 物色綁架對象

1999年6月底,法子英與女友勞榮枝竄至合肥市,法子英化名葉偉強,勞榮枝化名沈淩秋,租住在合肥市虹橋小學恢復樓209室,當晚,勞榮枝去合肥某大廈坐臺。

7月21日,勞榮枝去坐臺時物色到綁架對象殷建華。35歲的殷建華經商小有成就,他進歌舞廳消費時,常常出手大方,軟中華香煙四處散,這個細節吸引了勞榮枝的注意,她認定殷建華有錢。

7月22日上午,法子英以「關狗」為名,花150元訂制一個特別的鋼筋籠。當天下午,勞榮枝打傳呼誘騙殷建華至其租房處。一進門,法子英從另一間屋閃出,手持尖刀逼住殷建華,將其捆住手腳鎖進鐵籠。

7月22日下午,勞榮枝出門花150元從舊貨市場買回一臺舊冰櫃,放在鐵籠邊,殷建華不解地望著舊冰櫃發楞。法子英向殷建華出示自制手槍,告知是綁匪,但殷建華半信半疑。

為恐嚇人質 殺無辜者

為了使殷建華相信他們是綁匪並盡快交出錢財,法子英在合肥市六安路木工市場將小木匠陸中明騙至其租房內捆綁後,用尖刀將其殺害,之後法子英將屍體解肢後投入冰櫃。看到此景的殷建華答應給20萬元,法子英沒吱聲,殷建華提高到30萬元。

在法子英的恐嚇下,殷建華按法子英的意思寫了兩張字條給其妻劉某,要劉某交錢贖人。

7月23日上午10時左右,法子英用鐵絲將殷建華勒死。之後,法子英攜帶自制手槍及字條來到殷家,向殷妻劉某索要錢財。劉某以籌錢為由讓其在家中等待,隨後向警方報案。

當天在與警方對抗中,法子英被警方開槍擊中右腿擒獲,當場繳獲左輪手槍1支、子彈4發。

直到7月27日晚,鄰居向警方報案,警方才找到失蹤5天的殷建華屍體,而勞榮枝早已逃之夭夭。

從小就壞 家人管不了

在法子英被抓獲後,有媒體記者曾在合肥市看守所獨家到採訪「殺人惡魔」法子英。

法子英承認自己小時候是壞孩子,從小不喜歡讀書,喜歡踢足球,曾當過少年足球隊隊長,更喜歡打架,爭強好勝。雙手沾滿無辜者鮮血的他,自稱不欺負弱者,專跟強人鬥,常因為一些小事,就和人打架,家人都拿他沒辦法。

法子英講自己的事時都要抽煙。記者問,為什麼1989年刑滿釋放後仍又走上黑道?他說是為了生存,要保證自己每個月的花費有一兩萬元。對於自己今天這個下場,他只承認輸了,並說他最好的結局是從作案現場到刑場。

記者問,在庭審時,看到作案現場的照片,是不是覺得自己太殘酷。法子英回答,很正常,是預料之中的事,而且自己的下場也是一樣。

材料上說,法子英有一個9歲的女兒。記者問他想不想女兒?他說有時也想,但那也只是一瞬間,很快就在腦海中消失。

他說從1994年離家後,再也沒見過女兒,認為自己是一個不成功的父親,希望自己盡快在女兒腦海中消失,因為父親對於她來說是一種恥辱。他對女兒沒有一點感情。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做了這樣多的惡事總要還的,對於那7位被害者及其家屬來說,勞榮枝的落網才是完整的告慰。

該還的跑不掉,奉勸那些還在隨著共產黨做壞事的人,趕快醒悟,回頭是岸。△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