廳官斂財 8年 送女兒兩千萬現金(圖)
 
2019-12-31
 



武偉8年間送女兒2,000萬元現金。

【人民報消息】近期,被視為冷門崗位的中共人防辦系統腐敗問題頻發。日前黑龍江省人防辦原黨組書記、主任武偉斂財的部分細節被披露。

利用審批權斂財

《南方都市報》12月26日根據《中國紀檢監察報》12月26日刊發的文章,報導黑龍江省人防辦原主任武偉是如何斂財的。文章稱,武偉對「生財之道」熟稔於心,「大筆一揮」就可以決定上億元(人民幣,下同)的項目。經武偉之手違規審批人防地下商業街項目40多個,收賄1,100多萬元。

武偉,男,漢族,1956年5月生,山東陽谷人。16歲時,還只是一名在校學生的武偉因專業能力出眾,被選拔到黑龍江省人防辦電臺擔任報務員,19歲就升為臺長。此後他的仕途步步高升,2005年6月起,他升任省人防辦黨組書記、主任,在這一崗位上幹了近11年。

在人防系統,武偉幹了44年,從一名一線職工成長為正廳級一把手。今年2月份,從黑龍江省人防辦主任崗位上退下來沒兩年的武偉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經查,武偉為掩蓋違紀違法事實,轉移隱匿證據,對抗組織審查;多次違規接受私營業主安排的宴請、旅遊;違規收受下屬單位和個人禮品禮金;與他人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使用虛假身分證照;大搞權錢交易,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為他人在轉業安置、項目審批等方面提供幫助並收受巨額財物;罔顧國防安全利益,濫用職權,造成國家巨額經濟損失;其財產和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特別巨大,不能說明來源。

大包拎現金到北京 先後送女2,000萬元

「人防辦」是人民防空辦公室的簡稱,對民用建築修建防空地下工程進行審批、收取人防工程易地建設費,是人防辦的重要職能。人防辦也一直被認為是冷門崗位,遠離公眾視線,然而武偉雖是在冷門崗位上,但攬錢手段卻五花八門。

黑龍江省人防辦一位處長清楚記得:黨的十八大之後的某年,他陪時任黑龍江省人防辦主任武偉到北京出差。這位處長見領導拎的大包很沈,就好心上去想幫忙,卻被堅決拒絕。面對下屬的疑惑,武偉解釋說裡面是書……

其實,包裡不是書,是幾十萬元現金。2011年至2018年間,武偉先後利用各種機會前往北京給女兒送現金,每次幾十萬元。近2,000萬元的現金,都是8年間武偉一次次送過去的。

這還只是武偉收的一部份錢。對武偉而言,以下場景是常態:

某天,省人防辦下屬單位的一名處級幹部來找武偉,他從腋下抽出用報紙包裹著的10萬元往辦公桌上一放:「主任,這是吳文俊讓我給你帶過來的。」武偉頭也不擡說:「知道了。」

來人是受佳木斯市人防辦原副主任吳文俊的請托,為其在雞西的一個項目向武偉尋求「關照」。

收錢、辦事……彼此心照不宣,達成高度默契。

深耕人防系統多年,武偉對其中的「生財之道」熟稔於心,他「大筆一揮」就可以決定上億元的項目。經武偉之手違規審批人防地下商業街項目40多個,收賄1,100多萬元。

將人防工程變商業街 自己貪了一套房

武偉被「圍獵」始於1997年,當時,他剛走上黑龍江省人防辦黨組成員、副主任崗位第二年。而在擔任省人防辦主任的10年裡,武偉更是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大搞權錢交易,39次收受他人財物。

2012年,武偉受哈爾濱某房地產開發商請托,違規審批將產權應歸國家所有的8.34萬平方米地下人防工程變更為可辦理產權的地下商業街。開發商獲取暴利,武偉收下一套價值150多萬元的房產,卻給國家造成1.76億元的經濟損失。

經省人防辦審批的人防工程中,從設計、招標、建設到監理、驗收等環節,武偉都涉足「揩油」。

省人防辦審批的17項人防工程設計項目裡有16項是省人防辦某下屬單位包攬的,該單位給省人防辦領導班子發獎金,其中武偉前後收了130多萬元;省人防辦的辦公樓項目,武偉指定承建商,虛假招標串標,這次武偉單筆收了360萬元好處;工程監理方面,由省人防辦出資的下屬監理公司送給武偉好處費數十萬元……

人防系統內一些黨員幹部作為「中間人」從中周旋,在開發商與武偉之間穿針引線。通過哈爾濱市人防辦原主任肖文東,黑龍江某房地產商給武偉送去5萬美元,當年武偉即為其審批通過4個工程項目。

自詡人緣不錯 有便宜大家都占點兒

如此明目張膽收錢,武偉卻相當「自信」,沒覺得自己會「出事」。其實這是一般貪官的心態,若覺得會出事,誰還敢貪呢?

他自詡在系統裡「人緣不錯」,從來沒收到過關於他的舉報,那是因為武偉清廉嗎?當然不是。是因為他擅於偽裝嗎?也不盡然,他收錢並不太避諱,其中22次就發生在辦公室裡。

武偉奉行「有便宜大家都占點兒」的理念。他曾對調查人員坦承,在退休前,「有些項目就不直接參與了,有好處大家都得點兒……」在他主政下,黑龍江省人防系統的工作由在全國名列前茅變成排位倒數,全省人均防空面積已低於國家標準。

武偉落馬後3個多月裡,其10名前下屬也先後被查,包括哈爾濱市人防辦原主任肖文東、哈爾濱市人防辦副主任宋澤剛、哈爾濱市人防辦工程管理處處長趙輝、佳木斯市人防辦原副主任吳文俊、佳木斯市人防地下過街工程管理處主任謝立群、七臺河市人防辦原主任周幼華……

中共各級官員幾乎無人不貪。2018年10月20日中共官方消息稱,僅2018年前9個月共有114萬官員被處理。僅廣東一個省份,就有30,288人遭處理。中共官場被反覆清洗,為何貪官仍然驅之不盡?

對中共官場這種貪官前仆後繼、趕不盡的現象,有評論指出,說明一個問題,中共官場已經徹底爛透了,爛到根子上了。根本的原因在於中共整個制度,尤其自江澤民主政以來,20多年,已經把中共官場的土壤,變成用腐敗推動整個官場運轉的原動力,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體制性腐敗」。

評論說,只要是在中共體制內,不管抓了多高級別的官員,都只能治標,因為這個體制就在不斷製造新貪官。要想治本,唯有換掉這個體制,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