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恐慌的民營企業家 方知中共歹毒(圖)
 
楊寧
 
2019-11-7
 



共產黨的體制就是最終把私產都共到黨的手裡。



董事局主席馬雲親手建立的阿里巴巴,讓交出來,立馬交出去,否則就沒命!

【人民報消息】近日海外自媒體透露,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被弄進去近兩個月,瘦了19斤,其被中共要求將海外資產全部轉至國內,而中共對兩個月前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馬雲,也提出了類似要求。雖然大陸媒體就王健林消失一事馬上響應,但其話裡話外都證實爆料屬實,而其那句「似有藉此恐嚇所有民營企業家的用意」更道出了中共國民營企業家艱難的處境。

眾所周知,大陸風生水起的民營企業家無不依附中共高官和利益集團,一些人甚至充當他們的「白手套」,攫取巨額錢財。然而,隨著中共面臨滅亡之際,經濟面臨下行的巨大壓力,尤其在中美貿易戰下,中共政治經濟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民營資本開始被中共當局盯上。

最近兩三年來,民營企業家出事的並不罕見。安邦保險吳小暉、「明天系」肖建華等許多民營企業大佬入獄,海航聯合創始人王健蹊蹺死亡,馬雲被退休,廣州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被傳遭邊控,騰訊老板馬化騰不再擔任騰訊微信法定代表人,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卸任百度雲計算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再到如今的王健林被短暫消失,等等,都讓民營企業家感到了切實的寒意。此外,中共還直接派駐官員進駐民企,這使得中國民營企業家陷入恐慌,擔心中國會退回到毛時代,再來一次打土豪、分田地。

曾任全國工商聯農產商會代表的蔡曉鵬日前在「2019秋季新莫幹山閉門研討會」上,有關民企狀況的發言網上廣為流傳,他表示「『經濟整治運動化』已經搞七、八年了。有的數據統計,一輪一輪不停的運動式折騰,波及了1,000多萬個經濟實體,10多萬億的損失;還有國企和政府賴了民營企業10多萬億硬不還。民營企業你覺得過得好嗎?我覺得過得不好。我有兩個群,有2,000多個民營企業家,沒有一個說好的……」

他還指出:「企業為什麼恐慌啊,公權太任性了!或縱容、鼓勵或約束不住!近兩年,中央發了不少文件,涉民企財產保護的,沒有一條真落實的。甚至沒有頒布追責公權濫用的法定程序。」

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民營經濟,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而民營企業走到今天恐慌的地步,始作俑者正是不把民企當「自家人」的中共。剛剛結束的中共四中全會明確「以公有制為主體」,以及王健林、馬雲被勒令將財產轉回國內,顯然無助於提升早已嚴重受挫的民營企業家的信心。而更讓他們恐懼的是,他們轉移資產、移民海外正在受到限制。曾經沈醉在與中共高官和其家族成員觥籌交錯氛圍中的他們,此時或許才意識到與中共跳舞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其實,如果回顧歷史,他們就會發現,早在中共建政後的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彼時的中國民營企業家已經預演了他們今日的遭遇。以被中共稱為「紅色資本家」的榮毅仁家族企業為例。

當年,榮宗敬、榮德生兩兄弟白手起家,在無錫、上海等地創辦了二十多家民營企業,並以「面粉大王」、「棉紗大王」享譽工商界數十年,對中國民族經濟影響至深。中共建政後,榮德生和兒子榮毅仁選擇留在大陸發展。

起初榮家父子得到了中共的扶持,其後,在中共搶奪私產的「公私合營」運動中,於1956年將祖輩辛苦創下的資產56個紡織、面粉等企業統統上交。榮毅仁還得到了中共的讚賞和重用。先是在1957年出任上海市副市長,之後又擔任了紡織工業部副部長。

文革爆發初期,榮毅仁一家也受到了衝擊。榮毅仁的右手食指被鐵柱打斷,妻子楊鑒清更是昏死過多次,連他們因患大腦炎而精神有障礙的四女兒智遠也未能幸免。此後,在周恩來的干預下,榮毅仁夫婦總算保住性命,但榮毅仁卻被派去鍋爐房運煤,落下了腰疼病,而其眼底出血沒有及時治療也導致左眼失明。左眼失明後,他被派去洗刷廁所。

文革結束後,急於發展經濟的中共再次想到了榮家在海外的關係,榮毅仁又一次被中共推出。1978年,榮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1979年,則出任直屬國務院的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總裁。榮毅仁憑借著自己的經商謀略、海外關係,為中共與它國的經濟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

大概是為了避免重蹈其他企業家的悲慘下場,經歷過中共殘酷運動的榮毅仁先後四次申請加入中共,但卻直到1985年69歲時才被批准。1986年2月,榮毅仁增補為人大常委會黨組成員,分工負責經濟和民主黨派工作。

但令人沒想到的是,好不容易入黨的榮毅仁卻三次申請退黨。第一次要求退黨與「六四」有關;第二次要求退黨是因為與江澤民發生齟齬;第三次要求退黨是2000年6月,這時榮毅仁已退休,代表各大花瓶黨派出面,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開放民主黨派參政議政的建議,江澤民叫其一邊涼快去,榮毅仁一怒之下,不再參加黨的活動,直到2002年12月江下臺。

2005年10月,榮毅仁在北京去世。他留下了一份題為《我要對黨說幾句》的遺言,大致內容是:一個喪失信念的政黨,一個不受法律約束的政黨,一個脫離廣大人民的政黨,一個追逐金錢利益的政黨,是沒有希望的,是背叛人民共和國的。

榮毅仁的經歷和最後對中共的認知、選擇,當代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們不妨仔細思量。在當前「天滅中共」和「三退」大潮掀起的天象下,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正在認清中共的邪惡並將中共與中國、中國人民區分之際,在香港民眾以血肉之軀反抗中共之時,民營企業家們也不妨加入這其中,遠離並退出中共,不僅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也為一個沒有中共的新中國貢獻一份力量。△

(轉自大紀元,原題為《陷入恐慌的民營企業家 可學榮毅仁退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