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喝百草枯逼母回家 母亲叫他放心去(图)
 
2018-6-5
 



亲友到家里来看谢云涛,只有他的妈妈一直不回家看他。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唐芍良综合报导)2018年5月26日晚,19岁的谢云涛在历经痛苦的两个多星期后离开人世。为逼母亲回家,自5月8日喝下百草枯后,谢云涛感觉身体里像有一条毒蛇,「它肆无忌惮、慢慢地吞噬自己身体」。谢云涛靠着父亲手把手输液消炎、吃土方子中药,痛苦地支撑着生命的最后时光。

据《成都商报》2018年5月13日报导,5月7日,四川省宜宾市珙县底洞镇两河村村民谢少奎有点高兴,远在内江打工的大儿子谢云涛回家了。自从去年打工回家后,谢少奎就独自在家照顾两个女儿和岳母。谢少奎种庄稼、喂母猪、养蚕子,希望多挣点钱,供两个女儿读书,也给儿子找个媳妇。

由于儿子回来得较晚,父子俩一夜无话。第二天,谢云涛帮父亲干了一天农活,父子俩聊了些闲话,其间谢云涛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当晚,累了一天的谢少奎早早睡下。半夜,谢少奎突然被敲门声吵醒,门外传来儿子谢云涛带着哭腔的声音:「我喝了农药,爸爸快救我。」儿子的话让谢少奎大吃一惊,「你喝的啥子农药?」

谢少奎慌忙跑到儿子房间,看到床前有呕吐物,旁边放了个白色塑料瓶子。谢少奎看见瓶子上赫然写着「百草枯」3个字。

谢少奎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虽然没多少文化,但谢少奎听说过百草枯的「威力」:喝百草枯的人基本没救。一家人的异常响动惊醒了年近七旬的外婆,老人一听说外孙喝了百草枯,当即昏死过去。

谢少奎手忙脚乱,在邻居们的帮助下,给岳母掐人中救治,又连夜找车将谢云涛送到底洞镇卫生院洗胃。「一路上,谢云涛都很清醒,他说喝了70毫升左右,吐了一些。」因情况危急,5月8日凌晨,谢云涛被送进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室,进行了透析。治疗两天两夜后,病情并无好转。

5月11日,谢云涛口腔内开始出现溃烂症状,医生建议出院。「医生说继续留下来输液也可以,但没有救治的把握,因为百草枯中毒没有特效药。」

回家后,家人商量,不能在家等死,12日晚又送珙县人民医院,第二天再次被要求出院。

喝农药只为逼妈妈回家

有热心网友介绍,成都崇州市人民医院是一家从事百草枯中毒研究和治疗的试点医疗机构。

从谢云涛喝下百草枯之后,家里为了救治他,已经花了两万余元。谢少奎从越来越多的管道得到的消息越发让他绝望,他担心最后弄个「人财俱失」。因此,直到15日,谢云涛才被送到此医院。入院后,被告知喝的剂量太大、时间拖得太长,已经错过最佳救治时间。

谢云涛喝百草枯后,曾亲口对14岁的二妹谢云欣说,妈妈在外面打工,两个妹妹全由年迈的外婆照顾,家里的负担就落在爸爸和外婆身上。

「爸爸压力太大了,哥哥认为妈妈应该回来,帮爸爸分担点。」谢云欣说。

「你为什么要做傻事?」谢云涛的堂哥谢云林又急又气,他希望找到答案。谢云涛给堂哥的解释是:他希望妈妈可以回来,可以陪着两个妹妹,见到她们成长。

「儿子说他本来想去买点农药吃了,这样可以逼妈妈。吓一吓她,妈妈就会回来了。」谢少奎说,但是谢云涛没有意识到他喝的「百草枯」是剧毒农药,没有特效解药的。

谢少奎告诉记者,妻子袁某容是1982年生,今年才36岁。而比妻子大九岁的谢少奎,此前一直在外地打工,供养3个孩子和岳父岳母。近20年来,一家人虽不富裕,倒也和和睦睦。

2017年八月,在外面打了两年工的谢少奎给妻子打电话,高兴地告诉妻子自己要回家了。但意外的是,妻子非但不高兴,还叫他别回来了。

因为要送一个同村的老人回来,所以谢少奎不顾妻子反对,仍然按原计划回家。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下午回家,妻子一早就离家外出打工去了。「我们连面都没见上。」

袁某容离家后,基本不与丈夫联系,也不接丈夫电话,只保持着和孩子们偶尔通话。大半年里,年长的谢云涛经常劝妈妈回家,但母亲总是一口回绝。「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回家,儿子也没给我说过。」谢少奎说,妻子的电话号码显示她在海南。

谢云涛喝下百草枯后,也试图和母亲联系,但是联系不上,当晚甚至直接关机。家人、亲友给袁某容发短信、微信,直到第二天谢云涛才与母亲联系上。

谢云涛希望母亲回来看他最后一眼,但母亲让儿子放心去,她不会回来。

网友说:「当妈的没几个心理强大到儿子死都不去看上一眼的,舐犊情深是连动物都有的天性,这个妈可真是够狠的。」

谢云涛的遭遇受到网友的关注,有人专门发起了救助「谢云涛」的微信群,群里成员一度达到百余人。网友们为谢家献计策,也有人捐款,希望帮助这个不幸的年轻人夺回生命。

遗言:希望我的死 能换来妈妈回家

5月15日,有人介绍曾治好邻村百草枯中毒少年的老中医。堂哥谢云林开了几小时车,一路问到位于宜宾高县的「老王场」,在中医处抓了两副中药。但是中医的治疗仍然没有挽回谢云涛的生命。

5月20日上午,中毒第十二天后,谢云涛口腔、嘴唇、面部都已经溃烂。谢云涛在视频中告诉母亲,自己快要死了,再次恳求她回来看他最后一眼。但母亲坚持不回来,说她要好好打工挣钱,供两个妹妹读书。

5月25日,谢云涛病情恶化,吃不下包括水在内的任何东西,在床上不停地叫「妈妈」,如此两天一夜后,他的生命停止在2018年5月26日23时03分,殁年19岁。

谢少奎告诉记者,谢云涛初中毕业后即外出打工,平时很少做农活,也没机会接触农药,此前没用过也没见过百草枯。「我们家里没有百草枯,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

「谢云涛并不是真的想死,现在很多农药都无毒或者低毒,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要卖给他百草枯。」儿子没救了,但谢少奎依旧保留着那个塑料瓶子,该百草枯的生产企业是江苏省南京红太阳生物化学有限责任公司,净含量为200克。

生命陷入弥留之际,谢云涛也意识到自己没救了。在宜宾一医院要求转院时,他就强烈要求出院回家。「不治了,死就死吧,只是希望我的死能唤醒妈妈,能让她回家。」谢少奎说,这成了这几天,儿子反复念叨的「遗言」。

这个事件中,有很多网友都是批评母亲没人性的:「这样的女人愧对母亲这个称呼。孩子用生命都换不回她的回心转意,真是个人渣。以后会有报应的!」

「有爹生没娘教的孩子怎么养得好,碰到这种极品不负责的老娘,孩子再好也要被耽误了。」

也有网友心疼谢云涛用这样激烈的手段:「如果真心觉得父亲和外婆压力大,帮忙照顾家庭才对,喝药能解决问题吗?这么大了还用这么弱智的办法,自己挣钱养家啊,俩男人还撑不起一个家?」

据了解,百草枯对人毒性极大,且无特效解毒药,口服中毒死亡率极高。已被20多个国家禁止或者严格限制使用。中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但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与谢云涛家相距不远的「益农信息社」店主告诉记者,她的店里本来不卖百草枯。「因为我自己的地里要除草,所以让儿子从外面带了几瓶回来。」该店主称她认识谢云涛,知道他是成年人,便以每瓶15元的原价卖了一瓶给谢云涛。「我只道他是买来除草,怎知这孩子竟要寻此短见?」

自己停止销售了但还出口害别人,也就是还有工厂生产外销,这就是为什么国内停止销售,民众还可以买得到的原因。△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