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國!中華民族歷史長河片段(圖)
 
肖辛
 
2018-4-12
 



筧橋中央航校舊址。



中華民國中央航校第12期第一批留美學員的畢業合影。照片一共47人,除了中間的一位美國教官(穿淺色衣服),第三行右一和第二行左三兩名學員之外,其餘44人全部殉國(白十字)。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肖辛報導)一張中華民國中央航校第12期第一批留美學員的畢業合影可能是抗戰史上最震撼的畢業照,照片中一共47人,除了中間的一位美國教官,第三行右一和第二行左三兩名學員之外,其餘44人全部殉國(白十字)。他們成為整個抗日戰爭中,數不清的無名英雄的一部份。

中央航校,是中國航空救國的一個真實寫照。在這裏誕生了太多英雄兒女,這其中大多數都沒有能夠見到抗戰勝利的一天。但正是他們默默的為國捐軀,而使侵華日軍最後交出了投降書。這就是真實的抗日戰爭歷史!

初設空軍

民國從一開始就注重航空事業。1924年,孫中山在廣州東山大沙頭創辦「廣東軍事飛機學校」,後改稱航空學校。學員從黃埔軍校優秀的畢業生中選拔,第一期僅10人,兩架教練機,聘請蘇聯、德國及中國軍官擔任教官。

第一、二期學生曾組成飛行隊參加了龍文光兩次東征,平定滇桂軍閥楊希閔、劉震寰叛亂和北伐戰爭,建有戰功。

1930年,感嘆「無空防即無國防」的蔣中正介石委員長,在原黃埔軍校航空班的基礎上,建立中央航空學校,親任校長,廣東航校二期畢業生,當時26歲的毛邦初任副校長兼代校長,擇址杭州筧橋,第二年遷入。

毛邦初(1904-1987),是蔣介石元配夫人毛福梅的親侄子,先後在蘇聯,意大利留學,成績優異,深為蔣介石器重。

筧橋距離杭州市中心10公里,地勢平曠,可隨時支援上海和南京。當時中央航校分為東、西兩個區域,東區為教學區,有教學樓、圖書館、機場、油庫、機修廠、飛機製造廠等建築和設施,西區為辦公生活區,有運動場、辦公樓、學生宿舍和別墅群等。

航校聘美國人為顧問,並向美國購買教練用機。學校設飛行科、機械科(從第4期開始設立)。學習內容有飛行學、航行學、飛機構造學、發動機學、空軍戰術、無線電通訊及英語。

航校學生最初是黃埔軍校(陸軍軍官學校)的畢業生中選拔,後來面向全國招生,招生要求高中畢業以上程度、年齡在18歲到24歲、體格、志願適合飛行者。

當時,很多人還上不起學,是文盲。能達到高中畢業以上學歷的年輕人基本都家境優越,按照現代人的叫法是「富二代」,但和現在中共國的「富二代」完全是兩個概念。因為中華民國是五千年神傳文化的一部份,這些飛行員的父輩財富是正當得來的,是命中有德換來的,這些年輕人受到的教育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講道德、講人品,這一切都奠定了他們做人的道德標準與真正的愛國精神。

入學生班的先授6個月的入伍士兵教育,考試及格升入本科;本科教育分初、中、高3級,各4個月。初、中級學習基本飛行,高級專習驅逐、攻擊、偵察及轟炸飛行。學員通過初級、中級與高級三個階段,方可畢業。

第一期招考入伍生2600人,僅46人畢業,其中20名優秀學員分配在戰鬥機隊,餘下的分配在轟炸機隊。

就這樣到抗戰前夕,中央航校培養了六期學員,訓練出600多名飛行員。

這些飛行員被稱為中華民國的「飛將軍」,國民政府對於他們非常疼惜,給予他們的物質待遇很高。而這些愛國的年輕人也知道每次一飛上天與侵華日軍交戰,就不知是否是最後一次,但是他們為國捐軀沒有眨眼的。

升空迎敵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抗日戰爭是檢驗這些青年訓練成果的試金石。

1937「八一三事變」過後一天,華東沿海正值颱風過境,陰雲密布。18架日機直奔杭州筧橋機場。

空軍第四大隊由河南周家口調防杭州筧橋,剛剛降落敵機就已來犯。當時,地面上甚至聽到敵機螺旋槳的聲音。大隊長高志航率隊緊急起飛迎敵!4小時後,戰鬥結束,中方擊落敵機6架,自己的損失為零。抗日戰爭的首場空戰以中國大勝結束,8月14日也被國民政府定為「中國空軍節」。

然而這次勝利卻無法改變中國空軍弱小的現實。

當時中國空軍僅有296架各式飛機,扣除需要修理的,只有234架。除部份由政府出資購買外,很多來自民眾的捐贈。僅1936年,海內外民眾就捐資1300餘萬元,購入美制霍克式驅逐機114架。

後來侵華日軍封鎖海空交通,中國的飛機就只能打一架少一架了。

更何況,中國空軍的機型較侵華日軍的落後,飛行員的飛行時數也遠遠不足。

一位親歷者回憶:「我們每架驅逐機每日要與敵軍5倍以上兵力,持續進行3至6個小時的苦鬥。每一隊飛機至少有三分之二被敵機槍炮彈擊中。其中一架飛機,被擊中99顆槍彈,又加一顆炮彈。」

創下輝煌戰績的空軍「四大金剛」的高志航、劉粹剛、樂以琴、李桂丹等曾擊落大量敵機。

然而因為敵我懸賞,幾位空中英豪自1937年年底開始接連陣亡,中華領空將星隕落。可飛行員們還是前赴後繼地上天迎戰侵華日軍的飛機。無畏的中華空軍將士在敵機面前只有一個念頭:「飛上去,國家就有希望!」

到1937年8月30日,中國空軍的可用機數為145架。其中第四大隊的驅逐機僅余14架,為戰前編製數的一半。

兩個月後,中國空軍僅剩60架各式戰機,第四大隊的飛機只有兩架了。

以至於徐州會戰時,李宗仁最初僅要求我方飛機在前線敵陣轉幾圈,投下幾顆炸彈,然後向我軍陣地低空飛過一趟,使守軍官兵親眼看見我方飛機支持,借以鼓舞士氣,就算完成任務了。

1938年4月29日,侵華日軍第十二航空大隊39架飛機組成的特遣支隊企圖轟炸武漢向天皇「祝壽」。好在其偵察機被中方擊落,泄露了轟炸安排。待其趕到武漢時,等待他們的已經是天羅地網。

中國驅逐機埋伏在日機必經之路上,狠狠伏擊了整支編隊。是役,中國空軍以損失12架飛機的代價,最終共擊落侵華日機21架,俘獲侵華日機飛行員兩名,大獲全勝。




徐煥升率兩架飛機直接飛往日本本土,散發了百萬份傳單,並安全返回。

1938年5月19日,徐煥升率兩架飛機直接飛往日本本土,散發了百萬份傳單,次日上午成功凱旋。這是日本有史以來第一次被外國飛機襲擊,「紙片轟炸」一時轟動全世界。

緬懷英烈




陳懷民與女友合影。

在武漢「4.29」空戰中,第四大隊飛行員陳懷民的戰機在擊落一架敵機後受到5架敵機圍攻,他的飛機油箱著火。本可跳傘求生的他猛拉操縱桿,戰機拖著濃濃的黑煙,向上翻轉180度,撞向從後面撲來的敵機,與侵華日軍王牌飛行員「紅武士」高橋憲一同歸於盡,年僅22歲。

陳懷民殉國後,國民政府在武漢舉行追悼大會有兩萬多人參加。而他的女友得知他殉國後,穿著陳懷民送的旗袍跳入了長江。

陳懷民的妹妹原名陳天樂,從此改名陳難。

陳懷民所在的中華民國空軍第四大隊是空軍勁旅,也是最悲壯的大隊,短短半年內三任大隊長先後殉國(王天祥、高志航、李桂丹),一半以上的隊員陣亡。他們走進這所空軍學校的時候就知道有一天會殉國,每一次起飛都可能是最後一次,許多人殉國的時候正風華正茂,但為了祖國不被外寇侵占,他們毫不猶豫的捐軀了。




黃榮發與未婚妻。

黃榮發,生於廣東臺山一個富裕家庭,中央航校八期生,1941年成都空戰中殉國,年僅27歲。未婚妻在葬禮上舉槍自盡。




著名教育家張伯苓之子張錫祜27歲殉國。

張錫祜,著名教育家張伯苓之子,中華民國中央航校三期生,1938年駐防江西時殉國,時年27歲。其家書寫道:「兒雖不敏,不能奉雙親以終老,然亦不敢為我中華之罪人!」

「四大金剛」中的劉粹剛,生於遼寧一個富庶之家,黃埔九期,中央航校二期生,曾擊落敵機11架,擊傷2架,是抗日戰爭中擊落敵機數量最多的中國飛行員。

林日尊,馬來西亞華僑商人之子,廣東航校7期生,參加數十次空戰,曾獲得一等宣威章,1940年成都空戰中殉國。




林徽因壯烈殉國的三弟林恒。

1941年,日軍利用惡劣天氣奇襲成都雙流空軍基地。中華民國空軍第五大隊第17中隊飛行員林恒(林徽因三弟)奮起迎戰,在跑道盡頭未及拉起就被擊中,壯烈殉國。

這是中華民族歷史長河中的一個片段,墨無法更改中華英烈們用血寫成的歷史。(肖辛報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