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国!中华民族历史长河片段(图)
 
肖辛
 
2018-4-12
 



笕桥中央航校旧址。



中华民国中央航校第12期第一批留美学员的毕业合影。照片一共47人,除了中间的一位美国教官(穿浅色衣服),第三行右一和第二行左三两名学员之外,其余44人全部殉国(白十字)。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肖辛报导)一张中华民国中央航校第12期第一批留美学员的毕业合影可能是抗战史上最震撼的毕业照,照片中一共47人,除了中间的一位美国教官,第三行右一和第二行左三两名学员之外,其余44人全部殉国(白十字)。他们成为整个抗日战争中,数不清的无名英雄的一部份。

中央航校,是中国航空救国的一个真实写照。在这里诞生了太多英雄儿女,这其中大多数都没有能够见到抗战胜利的一天。但正是他们默默的为国捐躯,而使侵华日军最后交出了投降书。这就是真实的抗日战争历史!

初设空军

民国从一开始就注重航空事业。1924年,孙中山在广州东山大沙头创办「广东军事飞机学校」,后改称航空学校。学员从黄埔军校优秀的毕业生中选拔,第一期仅10人,两架教练机,聘请苏联、德国及中国军官担任教官。

第一、二期学生曾组成飞行队参加了龙文光两次东征,平定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叛乱和北伐战争,建有战功。

1930年,感叹「无空防即无国防」的蒋中正介石委员长,在原黄埔军校航空班的基础上,建立中央航空学校,亲任校长,广东航校二期毕业生,当时26岁的毛邦初任副校长兼代校长,择址杭州笕桥,第二年迁入。

毛邦初(1904-1987),是蒋介石元配夫人毛福梅的亲侄子,先后在苏联,意大利留学,成绩优异,深为蒋介石器重。

笕桥距离杭州市中心10公里,地势平旷,可随时支援上海和南京。当时中央航校分为东、西两个区域,东区为教学区,有教学楼、图书馆、机场、油库、机修厂、飞机制造厂等建筑和设施,西区为办公生活区,有运动场、办公楼、学生宿舍和别墅群等。

航校聘美国人为顾问,并向美国购买教练用机。学校设飞行科、机械科(从第4期开始设立)。学习内容有飞行学、航行学、飞机构造学、发动机学、空军战术、无线电通讯及英语。

航校学生最初是黄埔军校(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中选拔,后来面向全国招生,招生要求高中毕业以上程度、年龄在18岁到24岁、体格、志愿适合飞行者。

当时,很多人还上不起学,是文盲。能达到高中毕业以上学历的年轻人基本都家境优越,按照现代人的叫法是「富二代」,但和现在中共国的「富二代」完全是两个概念。因为中华民国是五千年神传文化的一部份,这些飞行员的父辈财富是正当得来的,是命中有德换来的,这些年轻人受到的教育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讲道德、讲人品,这一切都奠定了他们做人的道德标准与真正的爱国精神。

入学生班的先授6个月的入伍士兵教育,考试及格升入本科;本科教育分初、中、高3级,各4个月。初、中级学习基本飞行,高级专习驱逐、攻击、侦察及轰炸飞行。学员通过初级、中级与高级三个阶段,方可毕业。

第一期招考入伍生2600人,仅46人毕业,其中20名优秀学员分配在战斗机队,余下的分配在轰炸机队。

就这样到抗战前夕,中央航校培养了六期学员,训练出600多名飞行员。

这些飞行员被称为中华民国的「飞将军」,国民政府对于他们非常疼惜,给予他们的物质待遇很高。而这些爱国的年轻人也知道每次一飞上天与侵华日军交战,就不知是否是最后一次,但是他们为国捐躯没有眨眼的。

升空迎敌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抗日战争是检验这些青年训练成果的试金石。

1937「八一三事变」过后一天,华东沿海正值台风过境,阴云密布。18架日机直奔杭州笕桥机场。

空军第四大队由河南周家口调防杭州笕桥,刚刚降落敌机就已来犯。当时,地面上甚至听到敌机螺旋桨的声音。大队长高志航率队紧急起飞迎敌!4小时后,战斗结束,中方击落敌机6架,自己的损失为零。抗日战争的首场空战以中国大胜结束,8月14日也被国民政府定为「中国空军节」。

然而这次胜利却无法改变中国空军弱小的现实。

当时中国空军仅有296架各式飞机,扣除需要修理的,只有234架。除部份由政府出资购买外,很多来自民众的捐赠。仅1936年,海内外民众就捐资1300余万元,购入美制霍克式驱逐机114架。

后来侵华日军封锁海空交通,中国的飞机就只能打一架少一架了。

更何况,中国空军的机型较侵华日军的落后,飞行员的飞行时数也远远不足。

一位亲历者回忆:「我们每架驱逐机每日要与敌军5倍以上兵力,持续进行3至6个小时的苦斗。每一队飞机至少有三分之二被敌机枪炮弹击中。其中一架飞机,被击中99颗枪弹,又加一颗炮弹。」

创下辉煌战绩的空军「四大金刚」的高志航、刘粹刚、乐以琴、李桂丹等曾击落大量敌机。

然而因为敌我悬赏,几位空中英豪自1937年年底开始接连阵亡,中华领空将星陨落。可飞行员们还是前赴后继地上天迎战侵华日军的飞机。无畏的中华空军将士在敌机面前只有一个念头:「飞上去,国家就有希望!」

到1937年8月30日,中国空军的可用机数为145架。其中第四大队的驱逐机仅余14架,为战前编制数的一半。

两个月后,中国空军仅剩60架各式战机,第四大队的飞机只有两架了。

以至于徐州会战时,李宗仁最初仅要求我方飞机在前线敌阵转几圈,投下几颗炸弹,然后向我军阵地低空飞过一趟,使守军官兵亲眼看见我方飞机支持,借以鼓舞士气,就算完成任务了。

1938年4月29日,侵华日军第十二航空大队39架飞机组成的特遣支队企图轰炸武汉向天皇「祝寿」。好在其侦察机被中方击落,泄露了轰炸安排。待其赶到武汉时,等待他们的已经是天罗地网。

中国驱逐机埋伏在日机必经之路上,狠狠伏击了整支编队。是役,中国空军以损失12架飞机的代价,最终共击落侵华日机21架,俘获侵华日机飞行员两名,大获全胜。




徐焕升率两架飞机直接飞往日本本土,散发了百万份传单,并安全返回。

1938年5月19日,徐焕升率两架飞机直接飞往日本本土,散发了百万份传单,次日上午成功凯旋。这是日本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外国飞机袭击,「纸片轰炸」一时轰动全世界。

缅怀英烈




陈怀民与女友合影。

在武汉「4.29」空战中,第四大队飞行员陈怀民的战机在击落一架敌机后受到5架敌机围攻,他的飞机油箱着火。本可跳伞求生的他猛拉操纵杆,战机拖着浓浓的黑烟,向上翻转180度,撞向从后面扑来的敌机,与侵华日军王牌飞行员「红武士」高桥宪一同归于尽,年仅22岁。

陈怀民殉国后,国民政府在武汉举行追悼大会有两万多人参加。而他的女友得知他殉国后,穿着陈怀民送的旗袍跳入了长江。

陈怀民的妹妹原名陈天乐,从此改名陈难。

陈怀民所在的中华民国空军第四大队是空军劲旅,也是最悲壮的大队,短短半年内三任大队长先后殉国(王天祥、高志航、李桂丹),一半以上的队员阵亡。他们走进这所空军学校的时候就知道有一天会殉国,每一次起飞都可能是最后一次,许多人殉国的时候正风华正茂,但为了祖国不被外寇侵占,他们毫不犹豫的捐躯了。




黄荣发与未婚妻。

黄荣发,生于广东台山一个富裕家庭,中央航校八期生,1941年成都空战中殉国,年仅27岁。未婚妻在葬礼上举枪自尽。




著名教育家张伯苓之子张锡祜27岁殉国。

张锡祜,著名教育家张伯苓之子,中华民国中央航校三期生,1938年驻防江西时殉国,时年27岁。其家书写道:「儿虽不敏,不能奉双亲以终老,然亦不敢为我中华之罪人!」

「四大金刚」中的刘粹刚,生于辽宁一个富庶之家,黄埔九期,中央航校二期生,曾击落敌机11架,击伤2架,是抗日战争中击落敌机数量最多的中国飞行员。

林日尊,马来西亚华侨商人之子,广东航校7期生,参加数十次空战,曾获得一等宣威章,1940年成都空战中殉国。




林徽因壮烈殉国的三弟林恒。

1941年,日军利用恶劣天气奇袭成都双流空军基地。中华民国空军第五大队第17中队飞行员林恒(林徽因三弟)奋起迎战,在跑道尽头未及拉起就被击中,壮烈殉国。

这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片段,墨无法更改中华英烈们用血写成的历史。(肖辛报道)△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