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兩會將出現的最大腐敗(多圖)
 
——黑色的,但不是幽默:「近平同志把人民看得很重,人民也把他看得很重」
 
李曉
 
2018-2-25
 



習仲勛和他曾寄予希望的兒子。



曾經的那個憨厚孩子,現在相隨心變了!

【人民報消息】「時代是出卷人,我們是答卷人,人民是閱卷人。」

這是2018年1月5日,習近平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說的一句話。

2月9日,北京日報的《京報網》刊登了一篇文章《近平同志把人民看得很重,人民也把他看得很重──習近平在正定》轉載的是習近平的御用寫作班子寫的歌頌黨的新太陽的文章。

2月15日是中國新年除夕,新華網首頁刊登視頻新聞《習近平的百姓情懷》,下面只有一段文字:

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

忘記了人民,脫離了人民,

我們就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就會一事無成。

                ──習近平

大年初七(2月22日),新年假期後上班第一天,全國各地大量訪民湧入北京上訪,半夜二三點鐘國家信訪局前就排起了一條長龍,訪民們都是開始排隊等候上訪登記。新年開工連續兩天,北京信訪局被擠爆!

如果不是人民把習近平看得很重,為何北京信訪局被擠爆呢?話又說回來了,如果「近平同志把人民看得很重」,冤民們何苦千里迢迢來擠爆北京信訪局?在當地解決不就結了?!

習近平說「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但中國共產黨從非法建政以來的口號就是「改天換地」。

今天從冤民們上訪的幾個案例中看到的問題,真的是中共不解體就無法解決。

例一、地方官員都是足球健將

甘肅省華亭縣東華鎮北河村訪民羅巧玲的苦惱是鎮村幹部貪腐造成的。

2015年,村裡煤礦採煤地面塌陷區搬遷,羅巧玲屬於搬遷戶,鎮村幹部將原本屬於她的安置房低價賣給了城市居民,沒有給她任何拆遷安置費、過渡費和各種拆遷補償款。她的信訪記錄足足有兩頁多,但至今仍沒得到解決。

羅巧玲說:「因為年底前大家的問題都沒得到解決,也沒心情過年。政府一開工(2月22日)就趕快來國家信訪局遞交材料,……我早上4點多鐘就到了,但還是晚了,排到了後面。」國家信訪局成了「天」和「地」們最青睞的政府部門。

半夜去排隊,結果「進信訪局後,只是做個登記,材料也不收,說只登記不處理問題,要解決需要回當地。我們就是因為當地不給解決才來北京的,現在北京不給處理,地方也不給解決,要我們怎麼辦?」羅巧玲說。

例二、公開聲明純粹旅遊,絕不上訪,仍被逐回

福建省福州市訪民林蘭英夫婦等6人,上訪至少十幾年,之前多次到北京,都被暴力截訪,對地方政府已經不抱任何幻想,特別對通過上訪解決問題更是徹底失望。

今年大年初六,2月21日,他們結伴同行北京遊。為防今後再被當地政府構陷罪名迫害,他們公開聲明:北京遊,不上訪!過國家信訪局門口而不入!(不知為什麼,竟讓人想起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故事)

不過,他們進京第一天下午的天安門廣場遊,就被安檢徹底粉碎。訪民林應強事後說:「警察過來重新刷了一下身份證,看我們都是『白色』的,就把我們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一直詢問我們到天安門廣場幹什麼。因為我們被列為管控高危對象。」隨後,他們全被公安送到久敬莊,由地方維穩部門雇人強制送回原籍。

例三、重慶訪民連署 抗議「被精神病」打壓




重慶冤民抗議「被精神病」。

這個消息出現在習近平的愛將陳敏爾當政的重慶市很耐人尋味,因為「被精神病」是薄熙來的重慶專利。

前重慶市委書記、「重慶大閻王」薄熙來當政末期,為了掩蓋妻子谷開來毒死英國人伍海德,準備把知情的時任重慶市公安局長、「重慶二閻王」王立軍滅口,用的方法就是「被精神病」,醫院連病情診斷都開出來了,就在薄熙來準備動手時,王立軍逃進成都美領事館。

2017年7月15日,陳敏爾接任重慶市委書記,10月25日成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今年2月11日,臨近中國新年,重慶市近百名訪民及維權人士在楊家坪步行街聚會,並發起「不願被『精神病』,不願被打擊報復陷害關大牢」的公開簽名活動,以抗議當地政府用送精神病院進行打擊報復。目前,訪民已徵集到上百人簽名。

近期,習近平提拔的親信,北京市委書記蔡奇、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和新疆自治區書記陳全國等中共高官個個忙不叠的賽著拆習近平的「天」,毀習近平的「地」,大有讓中共盡快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之勢!

例四、中央不腐敗,下邊誰敢腐敗呀

2月22日一大早,國家信訪局門口的上訪冤民人山人海,反腐維權聯盟成員馬波就是其中的一個。她的案件已11年了,仍未得到解決。

報導說,她讀大學的兒子徐智鵬於2007年在學校被殺害,當地公安惡意壓案,至今她兒子的屍體還在冰櫃中放著,兇手仍然逍遙法外。

2017年12月,她去公安部、國家信訪局上訪時,才得知該案件已經撤銷了。至於「是什麼時間撤銷的?誰給撤銷的?」接訪人員竟說:「這裏沒有顯示。」

馬波說:「說年底信訪案件清倉見底,完全都是騙人,年年都說清倉見底追責,誰也沒被追責。……現在維穩基本都被控制在地方,說案件清倉見底了,其實都是被地方穩控了,都沒有得到解決。」

報導說,地方政府信訪案件造假虛報、瞞報、漏報,甚至被堆進信訪部門大倉庫裡的現象一直被訪民們所詬病。

馬波對此一針見血的表示:「最腐敗根源還是在中央,中央不腐敗,下邊誰敢腐敗呀!」

今年兩會將出現的最大腐敗

自此習近平當核心以來,「腐敗」兩字又有了新的解釋,過去一提腐敗想到的就是金錢、美女。今年兩會出現的最大腐敗將是「國家主席任期無限制」入憲。

有網民表示,兩會為啥上訪難?因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不是民選的。

現在看來,2018年的3月兩會,不僅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不是民選的,國家主席也不再是官選的。(文/李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