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法官皋陶(图)
 
2017-5-2
 



皋陶的才智是多方面的,他同时也是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和音乐家。

【人民报消息】在华夏历史中,皋陶有着特殊的地位。他是舜帝、帝禹两朝的理官和士师,主掌刑法。同时,皋陶还肩负整顿朝纲和众大臣的责任。皋陶的才智是多方面的,他同时也是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和音乐家。

当初舜帝命皋陶为理官时是这么说的:「皋陶,蛮夷侵扰咱们华夏,寇贼十分的狡猾作奸。你来担任大理官,五刑各有使用之法,在野外、市、朝三处执行。要公允,要诚信。」

身为华夏最早的法官,皋陶以上天之道为人世间法理的准则。《尚书‧皋陶谟》上说皋陶「方施象刑惟明」。象者,法也。「仿照天道以制刑法,公示于众。」 所谓的「象刑」即是象天而刑,依照上天的大道而立下人之所以为人的法则。

后人认为古人民风淳朴,刑罚也只是象征性的,并非实际的惩罚。「原夫先王之制刑也,本于爱人求理,非徒害人作威。往古淳朴,事简刑省。」

皋陶法治、德治并重,「明于五刑,以弼五教」,立下了五刑、九德、九族等制度,为上古文明的秩序打下坚实的基础。「上天定下伦常,告诫人们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要依循这五伦做人。上天定下人的尊卑,行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和庶人五礼。上天惩罚有罪的人,要用墨、劓、剕、宫、大辟五刑来处治。」

虽说是主掌法治,然而皋陶却是把人臣的德行放在首位。「每天都能表现出九德中的三德,早晚敬勉地施行,这人可做卿大夫。每天庄重恭敬地施行九德中的六德,这人可助天子为政而为诸侯。把九德全部施行,使有德的人在其位,那么朝廷中都是些才德出众的人了。」

所谓九德是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皋陶依据人臣德行的深浅来决定其适合担当什么职位。「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所谓五服,即天子、诸侯、卿、大夫、士之服,五服尊卑彩章各异,以彰显各人的才德。而居于最高位的天子在理想上是九德具足,才能有十足的威德来治理万民。

也就是说,上古第一位法官皋陶在位时,夏王国的刑罚乃是以上天之道为依据。皋陶施行仁政,在万民间树立人伦和德行以为邦国的根本。此外,上天和民心是君王所依从的准则。「上天的视听依从臣民的视听,上天的赏罚依从臣民的赏罚。天意和民意是相通的,要谨慎啊,君王!」

皋陶施行法规的原则是简而宽,宁可失于常法,却不可错杀一人:「以简约治民,用宽缓御众;刑罚不及于子孙,奖赏及于后代;宽宥过失,不论多么大;惩罚犯罪,不问多么小;罪可疑时从轻处置,功虽然可疑,要从重奖赏。与其杀无辜的人,宁可失于常法。」虽说皋陶的法治以宽简为原则,然而在皋陶的治理下,众民各得其所,传说贪赃枉法的人都逃之夭夭。「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

舜帝年老时,命大禹「总帝师」,也就是代自己摄政。大禹谦辞不受,并竭力推荐当时的士师皋陶。

大禹诚恳地对舜帝说:「皋陶敏勉德政,德惠于民,众民都怀念他。吾帝要思念他呀!重德的是皋陶,悦德的是皋陶,宣扬德的是皋陶,诚挚推行德的也是皋陶。」

于是帝舜转而对皋陶说:「皋陶!这些臣民不干犯政事,是因您作士,能宣示五刑,而又辅助以五种伦常的教化,合乎我们理想中的治道。施刑能做到无刑,百姓和谐乎中道。这一切都是您的功勋,真是美好啊!」

舜帝说:「宣示我的德教,依时施工役,三苗就会顺服。皋陶尊敬那些顺从的,以天道为法则,刑法布于四方,事情就会好。」

皋陶奇人奇相,传说他长了马嘴,相貌学上这是至信的相貌。他断狱十分明白,善于观察人情。《孟子‧滕文公上》中有一段孟轲对皋陶的赞颂:「尧以不得舜为己忧,舜以不得禹、皋陶为己忧。」大禹和皋陶一里一外,同为舜帝的左右手,缺一不可。

皋陶的时代还行使着上古时期的神判。相传皋陶有一头神兽,叫做獬。《晋书》引《异物志》中说,「北荒之中,有兽名獬豸,一角,性别曲直。见人斗,触不直者。闻人争,咋不正者。楚王尝获此兽,因象其形以制衣冠。」

獬豸的意思是用角抵。讼狱难辨的时候,这头獬会牢牢拿角抵住有罪的人,这样皋陶就明白是谁犯的罪。皋陶办案廉明和这头神奇的獬有关。由于皋陶治狱功绩大,影响深远,夏代之后的监狱都奉他为狱神,为他建庙,造像供奉。夏后槐的「圜土」、夏桀囚禁商汤的「夏台」便是夏时的监狱,是中国史书上记录的最早的监狱。圜土是原始的牢笼,在地下挖一个圆坑,在地上架起篱笆圈围住,就成了一座土牢。

皋陶不仅是一名懂得治理天下、清正的法官,他在音乐上也有极高的天赋。大禹治水大功告成后,令皋陶谱下气势磅礴的《大夏》敬告天地,盛大庆祝。相传皋陶还制作了皋鼓。

皋陶在文明初立的上古传出教化万民的准则,他通天地之理,有德行,率领众民而垂下高明久远的典范。皋陶的能力集法治、教化、思想、音乐于一身,是上古少有的全才。

相传皋陶活到一百多岁。当年帝禹决定把帝位传给皋陶,是一个众望所归的决定。不幸当时皋陶年岁已甚高,后来比大禹早逝,帝禹把皋陶的后代封在英、六两地,也有一些后裔封在许地。汉代衙门供奉皋陶像、饰獬豸图,尊皋陶为「狱神」。在圣王时代,皋陶奠定了礼乐教化的基石,并确立了最初的刑法,对后世的教化法治影响极大,后代有「皋陶文化」一词。△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