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龄评二姐: 一生每逢大事必糊涂(上) (图)
 
姜青
 
2017-5-2
 



1915年10月,宋庆龄与孙中山结婚。



宋家三姐妹,中间是大姐宋霭龄,左为宋庆龄,右是宋美龄。

【人民报消息】宋庆龄1981年5月29日去世,到2017年5月已经36年了。

1981年5月29日宋庆龄去世。宋美龄评价她:「二姐生性好强,一生每逢大事必糊涂,最终于国未尽忠,于民不称仁,于父母未尽孝,于夫妻未尽节,于亲朋未尽义,于大义未尽思,于天地无一敬,于暴君未尽谏,于凶民未尽抚。可不悲哉!…… 终至于众叛亲离,孤苦无依,上辱父母先祖,下愧多灾黎民。」

宋庆龄与国父孙中山的婚事

孙中山(孙文、孙逸仙)1885年夏毕业于香港中央书院,1885年5月26日,奉父命返乡娶卢慕贞为妻。

卢慕贞出生于累世积善的书香门第之家,自幼缠足,父亲卢耀显曾至美国檀香山经商致富。卢慕贞与孙中山婚后生有一子二女,即长子孙科、长女孙娫与次女孙婉。孙中山终日在外奔波,聚少离多,卢慕贞在家尽心操持家务,照顾公婆和儿女。

1914年9月,孙中山的英文秘书宋霭龄要回上海与孔祥熙结婚而辞去秘书之职,宋霭龄的父亲宋嘉澍牧师,又从上海派自己 21 岁的二女儿宋庆龄去日本担任孙的英文秘书。宋嘉澍是支持孙中山革命的友人和财政支持者,他绝对想不到二女儿是狂热的英雄崇拜者,一见孙文就不可自拔。宋庆龄是个非常有气质的美女,朝夕相处让孙文下定决心与元配离婚,娶宋庆龄。

1915年6月,宋庆龄从日本东京回到上海。她这次回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探望自己的双亲,二是向父母坦陈自己和孙中山的婚事。宋嘉澍夫妇一听如五雷轰顶,扬言女儿若与孙成婚,将断绝父女关系与孙的朋友关系,并且从此不再从资金方面支持孙的革命事业。但宋庆龄坚决不从,于是父母把她软禁在家里,不让她再回到孙中山的身边。

宋庆龄感到十分惆怅,她整天沉默寡言,或在自己的房间里闷坐,或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一天傍晚,宋庆龄趁着身边无人,赶紧开始收拾衣服,在女佣的帮助下跳窗逃了出去。之后,她乘坐海轮离开上海,向日本奔去。

1915年 9 月,孙派人接卢慕贞到日本商谈离婚事宜,双方离婚协定后,卢慕贞回到澳门。同年10月25日下午,49 岁的孙中山与 22 岁的宋庆龄在日本梅屋庄吉的家里举行婚礼。

结婚9年多,1925年1月,孙中山因积劳成疾,肝病进一步恶化。3月1日下午,孙中山在病榻上一边喘息,一边艰难的呼喊廖仲恺夫人。何香凝听到孙中山叫她,急忙掩泪小步走到孙中山的床前。孙中山望着何香凝,用微弱的声音对她说,在他死后要「善视孙夫人」,「弗以其夫人无产而轻视」。说着说着,哽咽舌僵,话也说不清楚了。何香凝连忙表示:「孙先生的一切主张,我誓必遵守。至于孙夫人,我也当然尽我的力量来爱护。」孙中山泪眼涔涔地望着何香凝,握住她的手说:「廖仲恺夫人,我感谢你……」一旁的宋庆龄听到这些话,已是泪水滂沱,失声痛哭。

国父去世后宋庆龄主动成了共产国际特工

国父孙中山于1925年3月12日去世。他一生只有一个主张就是「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即「民族独立、民权自由和民生幸福」。

1926年1月,因为孙中山的关系,宋庆龄当选为国民党中执委委员。「共产国际」看中她的「国母头衔」,竭力拉拢, 1927年,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在上海发动清党。在如何对待共产党的问题上,宋庆龄违背了国父的「三民主义」的真谛,把孙中山的「民族民权民生」按照中共的说法改成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让国民党容共,当然就是反对国民党清理钻入党内的中共,宋庆龄并坚决反对妹妹宋美龄嫁给蒋介石。7月份,宋庆龄发表《为抗议违反孙中山的革命原则和政策的声明》,声称「有些领导过革命的人走上了歧途」,从此与蒋介石决裂。

1927年8月,宋庆龄赴苏联莫斯科,以后又旅居欧洲多年。1931年8月因母去世,宋庆龄回到上海。在1933年5月初以前,由共产国际派驻中国代表秘密发展宋庆龄加入了共产国际。

共产国际是一个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组织的国际组织。1919年3月在列宁领导下成立,总部设于苏联莫斯科。

1936年底西安事变后,地下共产党员宋庆龄主张国共合作,一致抗日。但是国共再次合作后,她并没有重新加入国民党。抗日战争期间,为了「团结合作」,宋氏三姐妹多次共同出现在公众面前,但其内心却南辕北辙。

此后的几年里,宋庆龄不仅为共产国际服务,也为中国共产党服务,其中包括做情报工作。根据已解密的档案推断,宋庆龄加入共产国际的日期应该在1931年7月至1933年5月之间。是在上海的共产国际把宋庆龄发展成为特工。特工是什么?就是特务、执行特别任务。

廖承志:尽管过了将近50年,但每一分钟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据廖承志在1981年回忆,1933年5月的一天,宋庆龄来到何香凝家。在只有他们二人在场时,宋庆龄明确告诉廖承志说:「我是代表最高方面来的。」廖承志惊奇地望着她:「最高方面?」宋只说了两个字:「国际。」随后又补充道:「共产国际。」廖承志听后十分吃惊。宋庆龄说:「只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上海的秘密工作还能否坚持下去?第二,你所知道的叛徒名单。」廖承志回答说:「第一,恐怕困难,我自己打算进苏区。第二,这容易,我马上写给你。」宋说:「好,只有十分钟。」她打开手里的皮包,摸出一根香烟,自己点上了火,走出了房间。廖承志飞快地写出了名单。十分钟后,宋庆龄回来,她打开皮包,取出一根纸菸,把上半截菸丝挑了出来,将廖承志写好的那张纸条卷成卷塞了进去,放回皮包,然后匆匆离开。廖承志回忆道:「尽管过了将近50年,但那短暂的不及半个小时的每一分钟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据2017年5月2日中共党报人民网刊登的马海德儿子周幼马6年前写的纪念宋庆龄的文章披露,宋庆龄对革命工作充满兴趣,富有经验。早在1914年,她就在孙中山的影响下开始从事秘密工作。她一生都有保密的习惯,比如从不写日记,不留文字档案。在给别人的信件中,如果有政治上的看法,她一定要求对方烧毁。和孙中山结婚后,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在她的名牌坤包里,除了放有口红、香烟盒外,还经常放有一支装满子弹的美制手枪。

共产国际:她愿意献出一切

俄罗斯当代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里记录了这样一段史实:1934年6月,共产国际联络局派往远东的一名代表在向其上级汇报备忘录里说:「关于孙宋庆龄(孙夫人)的问题。她是个好同志。可以留在党内。但是,把她吸收入党是个很大的错误。是代表(共产国际此前派驻中国的政治代表)提出接受她入党的。她愿意献出一切。她对秘密工作有着很深刻的理解。她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出色地召开了反帝大会。而她一旦成为党员,她就会失去其特有的价值了。」

以上可以看出宋庆龄确实是加入了共产党,加入时间应从1931年7月从德国回国参加母亲的葬礼,至1933年5月跟廖承志谈话之前这段时间。

宋庆龄要求加入苏联共产党领导的秘密组织───共产国际

周幼马在文章里详细讲述了宋庆龄是自己要求加入共产国际的。这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女人。

1931年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后叛变。顾顺章是周恩来在中央特科的主要助手,是专门负责处决内部叛徒和间谍的所谓「打狗队」队长。他的叛变使中共包括上海的地下党损失巨大,差点造成了中共地下党的「灭顶之灾」。徐恩曾的机要秘书钱壮飞是打入中统的共产党员,他在第一时间获取了顾顺章叛变的情报,并及时通知地下组织机关转移。周恩来、钱壮飞、陈赓等领导全部撤离白区,中共地下工作基本停了下来。

不过,在上海还有苏联共产党领导的秘密组织───共产国际。共产国际是共产党的国际联合组织,也就是不管哪个国家有共产党组织,它都有权插一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就有共产国际代表参加。共产国际还为中国共产党提供经济上的支持,每年向中共地下党提供25000美元经费。红军军事顾问、德国人李德也是共产国际派去的。顾顺章叛变后,供出了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负责人、波兰籍的牛兰夫妇。随后,牛兰夫妇在上海租界被捕。牛兰是苏联十月革命中攻打「冬宫」的指挥员,是1930年后共产国际在上海管理远东几国情报、秘密电台、经费的领导人。他的被捕震动了苏共中央和共产国际的最高层。牛兰手中掌握着各国共产党的机密情报,更要命的是,牛兰还有大量的绝密文件,不知存放何处。如果他叛变,那么共产国际在各国的地下党也将有「灭顶之灾」。所以,共产国际在莫斯科的最高领导指示「不计一切代价营救牛兰夫妇」,并派苏联红军参谋总部的特工、号称「红色谍王」的德国人佐尔格亲自参与营救行动。

佐尔格用3万美元的重金收买国民党官员后,仅从牛兰那里拿到了一张用俄文写的报平安的字条。在30年代初期,3万美元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看来谍王佐尔格只有这么大的本事了。共产国际的最高层又想到用扣押在苏联的蒋介石爱子蒋经国交换牛兰。命令下达给了共产国际驻上海代表。

此时,国民党统治区正在全面清除共产党,中共地下党都跑到江西,哪里顾的上共产国际。那么,谁有条件去找蒋介石呢?宋庆龄无疑是当时最合适的人选。在牛兰被捕的两个月后,宋庆龄恰巧经苏联回国安葬母亲。那时的宋庆龄是孙中山的夫人,是国母,她出身名门,是典雅文静、娇小玲珑的贵夫人。弟弟宋子文是国民党政府行政院副院长、财长,妹夫蒋介石是国民党的元首,她自己也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执行委员。

宋庆龄是一个喜欢光环的人,也喜欢别人往自己头上戴光环,这是她之所以不顾一切而成为孙夫人的原因。

就在这时,共产国际政治代表找到了宋庆龄。当共产国际派来的代表转达了交换人质的指示后,宋庆龄表示答应帮助,并试探性地表达了自己愿意加入共产党、从事秘密工作的请求。这名代表向莫斯科共产国际领导人季米特洛夫作了汇报。在季米特洛夫的回忆录里有这样的记载:宋庆龄「已近乎是共产党员」。也就是说宋庆龄是自己赶着要当共产国际的特务,主动上贼船。

周幼马的文章说,据此推断,正是在1931年,为了营救牛兰夫妇,共产国际在这一年年末突击发展了宋庆龄,为共产国际从事秘密(特务)工作。

蒋介石决不愿以害国之罪犯以换亲子

1931年12月,宋庆龄按共产国际「用蒋经国交换牛兰」的指示找到蒋介石。

蒋介石在1931年12月16日的日记里写道:「孙夫人欲释放苏俄共党东方部长。其罪状已甚彰明,而强余释放,又以经国交还相诱。余宁使经国不还,或任苏俄残杀,而决不愿以害国之罪犯以换亲子也。绝种亡国,乃数也,余何能希冀幸免!但求法不由我而犯,国不由我而卖,以保全我父母之令名,使无忝此生则几矣。」

周幼马的文章说,宋庆龄虽然没能说服蒋介石去交换人质,但使牛兰由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她在上海组织成立了「营救牛兰」的委员会,并设法安排狱中的牛兰到南京鼓楼医院就医,还将他们的儿子接到自己家中。 1937年12月,日军攻打南京之时,牛兰夫妇趁乱逃跑。

周幼马夸赞说:「其间,牛兰始终没有暴露过共产国际的秘密,共产党员宋庆龄功不可没。」

1943年5月15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作出《关于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并于5月25日公开宣布《解散共产国际的决议》,声言这是为了适应反法西斯战争的发展,便于各国共产党独立处理问题。1943年5月26日,共产中央发表决定,完全同意解散共产国际。

共产国际解散了,共产国际的共产党员宋庆龄就没有党可当成员了。接下去宋庆龄又继续站在中华民国的对立面,按照马海德儿子周幼马的话说「为中国共产主义事业奉献终生」。

「于国未尽忠,于民不称仁」,助共为虐的宋庆龄

周幼马在纪念宋庆龄去世30周年时写的文章竭力赞美如何如何为中共效力。其中一个小标题是「为中国共产主义事业奉献终生」,这种赞美恰恰落实了宋庆龄是如何于国未尽忠,于民不称仁,助共为虐的。

文章说:宋庆龄与在上海的中共地下党员、江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共产党员一样,都是在共产国际指导下为中国人民革命事业去战斗的先进份子。由于共产国际和宋庆龄本人的警惕性都非常高,宋庆龄的身份一直没有暴露。

30年代初期,宋庆龄曾解救出陈赓、廖承志、陈独秀等许多中共要人和革命者。 1936年初,冯雪峰到上海领导地下党工作,宋庆龄请冯雪峰和潘汉年派一位中共党员在自己身边做秘书,负责她和中共地下党之间的联系,传递她为中共提供的南京国民党高层的情报。于是,中共派给她一个叫李云的联络人。

这岂不是主动当内鬼助共为虐吗?「国母」成了敌人的帮凶,国民政府岂能不输!

周幼马的文章说,潘汉年是中共地下党的著名领导人之一,他在1937年对宋庆龄有过这样的评价:「孙夫人坚定不移地与我党合作,她用她特殊身份、特殊地位,起了特殊的作用,任何人也替代不了。」

据李云回忆,地下党由于电台被破获,无法和陕北的毛泽东及中央红军取得联系。宋庆龄帮助找来了张学良签发的特别通行证,并提供路费,地下党派号称「红色牧师」的董健吾前往陕北,由此接通了上海地下党和陕北红军的联系。

1936年3月,应毛泽东的请求,宋庆龄派去了美国医生马海德;6月又派去美国记者斯诺。 11月,毛泽东又向宋庆龄借了5万美元。为了这5万美元,宋庆龄的身份差点暴露。在宋庆龄1937年1月给中共驻共产国际最高领导王明的信中写道:「亲爱的同志:我必须向您报告以下情况,这些情况有可能威胁我的工作和损害我将来在中国可能与之有联系的任何运动。」由此可以看出,王明是知道宋庆龄(共产国际)共产党员身份的人之一。(未完待续)(文/姜青)△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