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连美国副总统级的将军都惊动了(图)
 
齐禅
 
2017-5-13
 



向日葵因为执著的向着太阳、向着光明,所以才满盘皆籽!

【人民报消息】在网上看到两篇奇闻,是两个美国特种部队军人2013年写的,实在是太神奇了,连美国副总统级别的军事将领都惊动了。第一篇比较短,是上司「战神」口述,由华人朋友翻译成中文的。第二篇《只有天使,才有这样的奇迹!》是被医生称为「天使」的美国特种部队的另一位军人请妻子「玉」(JADE)执笔,从出生时讲起,一直讲到医生说他是「天使」。

「天使」先修炼法轮大法(亦称法轮功),他的上司看了感觉太神奇,也开始修,于是成了「战神」。「战神」的神奇功能惊动了美国副总统级别的军事将领,多次找他谈话,问他的神奇功能从何而来。

先让我们来看看这两位美国特种部队军人自述的亲身经历摘要:

「玉」的丈夫「天使」说:被坏人枪击后,连医生都决定放弃治疗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同事抱着我的头哭了,眼泪滴到我的脸上。我告诉他,不要担心,我没事。在切断仪器、停止治疗之后,我连续昏迷5个小时,却奇迹般苏醒。

医生们决定从新为我检查,说我的情况好过他们期望的很多。检测时,机器一再故障,医生说他们的仪器似乎受到很大干扰,无法调整。在这时,我发觉到胸口里面有强烈的移动感,我相信是师父在为我修补,那能量相当强,盖过医疗设备。

第二套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们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X光片和CT扫瞄均显示没有骨折,没有内出血,胸部没有任何凹陷,反而胸骨极硬,皮肤只有轻微变色,肌肉和骨骼全都正常。当医生们看完拍的片子后,一个医生望着另外一个医生说:「他是天使,所有的伤都不见了。只有天使,才有这样的奇迹。」

他的上司「战神」修炼大法后,出现了很多神通,神到什么程度呢?他说:我现在名声远播,同事们无不津津乐道我的超常之举,科学家也无法解释我创造的奇迹。前年人送我外号「超人」,去年人送外号「超超人」,现在他们叫我「战神」,还说我再修炼下去,明年他们会考虑把「战」字拿掉,直接叫我「神」(God)。

「战神」说:军队的高级上将多次找我谈话,想知道我的超常能力是怎么得来的。我说是师父给的,如果我做的不符合大法炼功人标准,师父还会收走……

下面摘录美国特种部队军人「天使」投稿正见网的神奇人生。

一、一个不寻常的婴儿诞生了

我从小就有一些神奇经历。母亲告诉我,当我出生时,有层像白纱一样的东西包裹着我的身体,医生将其撕开,把我取出来。医生说,这是非常罕见的。

小的时候,我有些特异功能,经历许多奇迹。因为我能看到和听到别人不能看到和听到的东西,母亲认为我头脑有问题,送我去医院检查。当我见到医生时,立即告诉她不要再浪费时间和我谈话,赶快打电话叫醒她的儿子。起初她不相信,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母亲才送你到这来看医生。后来她见我无比真诚,还是按我说的做了。电话吵醒了她的儿子,她的儿子说闻到烟味,房子在着火。她告诉儿子赶紧逃离。如果不是那通电话,他的儿子很可能会被窒息后烧死。医生打完电话回来,流着泪告诉我的母亲,她的儿子已经脱离了危险,并肯定地说我没病,说我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我小时候还遇见了另外一个医生,因为我的眼睛总是能看到不可思议的东西,这位医生就用非常强烈的光照射我的眼睛,使我不得不闭眼,但是我还是能看到别人身上的光环。那个医生弄得我非常难受,我善意地告诉他回家的时候要小心,否则将有车祸。第二次母亲带我去他那里复诊时,他说我一切正常,不需要任何治疗。还说如果那天相信我说的话,也许可以避免当天的车祸。

那年我八岁,直到今天,那家医院仍保存着我当年的医生记录。

我是从天上来的

记得有位医生在为我治疗时,问我从哪里来?我很认真地指着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告诉他:「比那颗再远一点的另外一颗星,我从那里来。」 医生以为我在逗他玩儿,让另外一位医生来问我,当时我们在院子里,一棵树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很认真地绕过树枝,指着天上的星星告诉他。他们都以为我疯了, 我也说不清,我就是觉得自己从那里来。

我和小朋友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掉进了动物园,觉得自己被一帮低智商和身心黑乎乎的人包围着,我总觉着与他们不一样。在学习上,学习内容对于我来讲是那么枯燥,我跳了2次年级,仍然总是在老师刚刚开始讲时,就掌握了。老师说我的智商远远高于同龄的孩子。一次考试,老师出了5道习题,我当场肯定地告诉老师,我们从没学过这些题目,我准备放弃回答。老师说那是额外加试题,鼓励我尝试。结果,我是学校里5道题全答对了的唯一一名。

七岁时的一天,我和其他孩子在海里玩,我注意到一个两岁的女孩凝视着海面,没和我们玩。原来一条大水母正游向她。我跑过去抱起她上岸,这只水母已经离我们很近,硕大的身体大过一般的水滩球,我看见它体内圈住了很多小鱼。我拾起一根棍子,戳在它身体上好几次,让小鱼逃走,然后把它拖上沙滩,埋进沙子里。

长大点时,一次梦见一只母老虎攻击我,它的嘴巴含住我的面孔,牙齿咬在我的脸,我觉得血顺着脸流到脖子;当老虎的牙齿差点嚼碎我的头时,忽然倒地死去,而我的脸没有一点伤也并没有血。

我还发现自己不能与人握手,小时候与人握手的那瞬间,我能看到他们将要做和已经做了的坏事,像看电影一样。而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我发现自己的很多功能被恢复和加持。现在我不用和别人握手,也常会看到别人已经做过的和即将发生的一些事情。通过读《转法轮》一书,我知道这叫「宿命通」功能。

一次不可思议的躲难经历

一次和村里的孩子玩,在一家靠海的屋子外,这房子外有一个船坞,房子二楼有个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椅。这屋子已经空了多年,门窗都被封起来了。我们在海里玩,突然觉得水深了很多,下面变成了泥不是沙。这时阳台上的门突然砰的一声打开了,我们都看到一个老太太,走上阳台看着我们,大家都慌了,赶紧回船坞。我们都觉得奇怪,屋里怎么会有人呢?我望了她一会儿,她穿着一件白色睡袍,银白色的头发,脸色很苍白。她遥望着远方的海水,然后坐到了摇椅上,来回摇。我是最后一个上岸的,忽然看见一条大鲨鱼冒出水面,它偷袭我们,嘴是张开的。如果不是这个老太太,我们还在水里玩,那就会被它吃掉。当我把这件事告诉母亲,母亲说那个老太太,几年前就去世了,她的孩子曾经沉溺在海里再没回来。

有一天,我和许多村民志愿帮新屋主修屋子,我拿着一根油漆棍子,走到阳台门口,想出去看看那天老太太站过的和坐过摇椅的地方,被屋主拉住。我告诉他关于那天老太太的事,他说那是不可能的,阳台上的木头已经破烂了,谁都不能呆在上面。他拿过油漆棍,刺在阳台的地板上,地板变成碎片,掉到下面的海里。可是孩子们那天确实都看到了老太太站在阳台上,还看到她坐在摇椅上。

两位因缘不同的祖母

我有两位祖母,一个对我很坏,她时常打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我想她的所为至少也帮我消了业力。如果我不吃她做的食物,她就罚我跪在太阳底下,还要放铝箔纸和很多米粒在我的膝盖下面。她用去了叶子的树枝抽我的腿,有时被抽出血,至今还有鞭痕。被罚一次可以是数小时。有时候她不给我饭吃,我就自己跑到奶羊那里,抱着奶羊喝它的奶。但是很奇怪,她对我姐姐很好,总是有足够的羊奶送到我姐姐面前。在我六岁的一天,我告诉她去看医生,做身体检查,因为我看到她胃里有东西。她认为我咒她死,又打了我一顿。过了大约6个月,她病死了。

另外一位祖母,从来不打我。有一天我看见她背后有东西,就告诉她去医院检查。她听了我的话,医生发现她的肾脏旁边有瘤。及时除掉后,她身体一直很好,直到老死。

这世界上真有神灵

有一次,我和小朋友游泳,想潜过一条大船的底,去另外一边玩。本该沿着船的宽度游过去,但我俩在船底迷失了方向,沿着船的长度来回游,后来我们憋的气不够了,那位小朋友的情况更危急。我喷了一口气,看到了气泡走的方向,我就拉了他,跟着气泡浮上到了水面。在出水前的一刻,我的肺被憋的像着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气泡游,只知道那次我们差点儿被淹死。虽然当时我只有七岁,但我没有惊慌,还不忘拉着小朋友一起游上水面。

还有一次我潜伏到很深的海里去玩,一条鲨鱼也在那里,我想我不要动,否则会被它追击。可是很长时间过去了,它还在那里。我开始在心里祈祷,如果这世界上真有神灵,就让那条鲨鱼快点走开。我这么一想,那条鲨鱼立刻游走了。这一经历让我感觉到,冥冥之中,确有神灵。

附体害怕我

我家人好奇附体的事,带了我去看一位能知道过去未来的人。这人能让已死的人附在他身上说话,别人可以通过他和死去的亲人对话。进屋后,那个人看看我,请求我坐在他的右边,说我有一些特别的能量或能力。他还要求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站起来。仪式开始了,可是这人像被动物附体,不能说话了。大家都很惊慌,有个人吓得冲出屋外。我知道我不该站起来,因此我请求其他人制止那个往屋外冲的人,因为那人出去会有危险,我看到了他流很多血。但是屋子里的人不相信我。那个人在冲出去之后被抢劫的人用刀子刺了很多次,流血而死。

我七岁时住在一个村庄里。一天,我在别人家里看到一个被附体的人。他家人很害怕,找来一位神父,但神父也没办法。被附体的人不断伤害自己。我本能地走到他身旁,用我的头把他的头迅速地推向了一面墙,附体动物立即离开了他。这事传了出去,以后村里有类似事件,人们都来请我帮忙。他们给我母亲钱,因为我年纪小,他们要取得我母亲的同意。当时我家里很穷,母亲甚至没钱买鞋子给我穿,我基本上要光着脚走路,但我坚持拒绝他们的钱,并要求母亲不要收。

不该得的就是得不到

十三岁那年,有段时间和我姨妈住在一起,她喜欢买彩票,希望中奖。一天,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帮她选择号码,就拿了她的号码表来填。填好之后送给她,告诉她那些是中奖号码。她只是把表格放在一边。第二天我问她中了多少,她说她还没买彩票。当号码公布在电视上时,她开始哭,因为和我给她的所有号码完全一致。如果她相信我,那次会中数百万。她哭着哀求我再帮她选择一次,但是我没再帮她,也没帮过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选号码,我从没想过自己要去中奖。

在我住的村庄里,大多数孩子都有一辆自行车,但我没有。一天,我帮助过的人,推来一辆漂亮的自行车,问我要不要买。我告诉他我不可能买得起,他说只要十块钱。我听了很兴奋,赶快告诉我母亲,她买给了我。后来我发现他本来要送给我,但他知道我会拒绝,因此才那么便宜卖给我。

关键在你念头正不正

十五岁的一天,我骑着一辆昂贵的自行车回家,那辆车是我用在餐馆打工赚的钱买的。突然一辆汽车冲出跑道,撞在我腿上,把我撞飞到对面的电线杆上,我的头重重的撞在上面,自行车的铁架子都弯了。那司机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我没事,也根本没想过要求他赔我钱或者赔我车。只是自己爬起来推着车回家了。那次我发现自己没怎么受伤。

不受魔鬼的诱惑

作为一个年青人,我曾到国外工作,一次我在旅店房间睡觉。突然被一阵从右侧来的冷风惊醒: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坐在椅子上,他的脸被黑蓑篷遮住;他背后的墙上有个大洞,冷风由那里窜出来。我立刻起身向门口望去,门上的锁仍然锁着,我不知他如何进来的。那人看到我醒来,站了起来,指着墙上的大洞,里面出现一座巨大的城市,里面有无数财宝,美女和人群。他说我可以拥有里面的一切包括权力,如果我拜他为师。我阖上眼睛,把手放在脸上,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叫 「不」。等我睁开眼睛再看他时,他已经不在那里了,洞也不在了,阴风也消失了,一切恢复了平静。

踏破铁鞋寻真爱──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还是个孩子时,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一个名字:「JADE」,并暗示我,此女是我的真爱。我怕自己忘记,把这个名字写在了一个本子上。长大后总是希望见到这个人,但我从没遇到任何一个叫这个名字的人。我几乎已经放弃了寻找,直到认识了我未来的妻子,她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我们结婚以后,无意中我发现她的中文名字「玉」,就是英文的「JADE」。这使我更幸福和喜悦,因为我不仅娶到了一个从小就寻找的人,还同时得到了大法。

我还知道在来这个世界之前,就选择了我的父母和出生地,我的父亲是古巴人,但我却出生在纽约法拉盛。法轮大法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JADE是我要与之结为夫妻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最佳拍档,我们共同走在修炼的路上,无比快乐。

二、遇难呈祥的神奇

2008年1月底,我去中餐馆吃晚饭,看见一位女服务员,她的身体围着一层白色透明的光环,与普通人非常不同。当她接近我时,她的光环颜色和我的融合成一个新的颜色,这种融合,我从未遇到。她向我洪法,我因此得法。

在我成长过程中,有一位老人和一位妇人一直跟着我,只有我能看见他们,其他人看不见。他们从来没向我有什么表示。得法后的一天我在炼第五套功法,他们出现在我面前,很满意我炼法轮大法。过了一会儿,一个年青人穿着黄色袈裟向我走来,我不认识,JADE说是师父法身,这两个人就走了,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1,我修炼两个星期后,十几年的高血压不治而愈。开始医生还让我每天吃一半的药,可是药物反应令我难受。经检查,医生说我血压很正常,不必再吃药。

2,得法两个月后,我遇到车祸。我的车完全被撞毁,在撞击前的一刻,我看到一团黄色的光包围着我,那个开车的人受了伤,但我觉得自己没事。公司要求我做身体检查,扫瞄机显示我背部5块骨头错位。医生建议手术和使用止痛药,不可以搬动35磅以上的重物;或者,他建议我办理残疾。可是我不觉得痛,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有时还搬上百磅的重物,直到今天已经一年半了,我从没吃过任何药,也没做手术,更没办残疾。我的医生无法接受,问我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治疗?我说我修炼法轮大法。

车祸后的一天,我在房间里发正念,结束后,我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站在我卧室的窗旁,他身穿黄色袈裟,中国人面孔,非常年青清瘦。我不能确定他是谁,这时候他对我说:我是李洪志。当我听到这个名字,本能地跪了下来。他教了我很多事,主要是如何做一个好的修炼人,如何去帮助别人,放下名利。我感觉他说了两个小时,其实只有四分钟,从5:10AM到5:14AM。他说话时,我能听到他,但他的嘴并没动,他对我说英文。我当时还没和JADE结婚,但他的口气好像我已经和她结了婚甚至有了孩子,他还告诉了我一些和我家庭有关的将来的事。他让我小心,工作时会有生命危险,说我到时候会知道该怎么做。

我相信他的话,在他面前觉得很安全平和。他不要我跪,扶我站起来,我一下子好像被推回这个空间,向后差点儿飘起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JADE,因为师父的法身说我可以信任她。她告诉我:「92年得法的一位老弟子告诉我,危难时双手合十,喊师父的名字三次,师父会来救你。我刚得法时,在梦里危难时只是想起师父的名字,还没喊,已经管用。」

只有天使,才有这样的奇迹

一天,我在工作时的紧要关头,觉得有必要穿上防弹衣,别人都说没必要,他们不穿,我相信师父的话,并清晰地记得,毫不犹豫地穿上了。

开始,我胸部被一颗子弹射中,冲力把我推出5米多远,摔倒在地,凶手走过来对着我的胸膛又是一枪,凶手用的子弹足以穿透40层以上防弹衣,然后再进入身体爆炸。情况相当危急,我什么都没想,只是高声喊起师父的名字。凶手听到我在高喊,奸笑起来,走到离我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对准我的脑袋,再次举起了枪。 我眼睁睁地望着钢硬的枪头,第三次喊出了师父的名字!与此同时,我听到了扣动扳机的声音「喀嚓」。

这时,我看到师父的法身!在天花板!正望着我微笑。师父的嘴还是没动,但声音(英文)在空中响起:「我的儿子,我为你骄傲!」,而后,我看见他的每一个细胞化作一朵优昙婆罗花,射向四处,师父就这样隐去了。

神奇,凶手近距离扣动扳机对着我的头射的第三颗子弹,始终留在他的枪里没有射出来。随后,我失去了知觉。

直升飞机送我到医院紧急抢救,医生们努力挽救我的生命。他们做了很多X光片和CT扫瞄,结果显示,我心脏周围的骨头断裂,动脉在出血,胸部凹陷,皮肤呈黑蓝色。医生说要通知家人,做最坏的打算。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同事抱着我的头哭了,眼泪滴到我的脸上。我告诉他,不要担心,我没事。请他帮我用盘腿的方式坐起来,以便发正念。但是我当时太虚弱了,单手很难保持立掌,可是我还是尽我的能力去做。

医生进房来,看到我还坐着,他简直不敢相信。我告诉他法轮大法是神奇的,我不会有事。医生们决定重新为我检查,说我的情况好过他们期望的很多。检测时,机器一再故障,医生说他们的仪器似乎受到很大干扰,无法调整。在这时,我发觉到胸口里面有强烈的移动感,我相信是师父在为我修补,那能量相当强,盖过医疗设备。

第二套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们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X光片和CT扫瞄均显示没有骨折,没有内出血,胸部没有任何凹陷,反而胸骨极硬,皮肤只有轻微变色,肌肉和骨骼全都正常。当医生们看完拍的片子后,一个医生望着另外一个医生说:「他是天使,所有的伤都不见了。只有天使,才有这样的奇迹!」

我的上司正准备通知我家人,说我有可能殉职,他及时接到了医院打去的第二通电话,说我没有危险。我的防弹衣不足阻挡那种子弹,因此被拿去化验。报告显示,中弹部位的面料被更改,专家也不知道其材料构成。为证明这点,我的上司拿我的防弹衣做测验,用相同的枪和子弹,在相同的距离,一枪打过去,被实验物体比我的肉体结实多了,大面积化成碎片,子弹穿透防弹衣的前胸和后背及实验物体,射了出去。而子弹打在那天我穿过的防弹衣的中弹部位,还是射不过去。他们将这件防弹衣交给制作商,要求订做与中弹部位相同面料的防弹衣。厂方拒绝了我们的订单,说找不到相同面料,他们自己也从来没见过,面料极其坚硬,想切下来取块样品也切不下来。

我的上司不只一次问我,有没有在防弹衣里放什么东西。我说我没有,并告诉他,我要感谢我的师父,是他救了我的命。

现在我的上司(战神)和一位同事已经成为坚定的法轮大法弟子,因为他们也亲身经历了师父的救命之恩。那位在医院照顾过我的同事,在我们的神奇经历感召下,也已开始修炼。自此,我发现我的胸膛变得非常坚硬,像钢铁铸造的一样,骨头和肌肉都强而有力。

后来在一次打坐中,师父把我的主元神调去另外空间,那里有高山流水,告诉我,当时师父用自己的手,挡在我的胸口上,子弹透过师父的手撞在防弹衣上,故而,防弹衣的那个部位上留下了师父的能量,师父的能量改变了防弹衣那部位的物质结构,所以专家既验不出防弹衣是什么做的,想切块样品也切不下来。

只要你在,我们敢坐在原子弹上

一次木制的机件倒塌,响声很大,我的右臂和一部份身体被压在下面,右臂附近的木头折断。我的上司要送我上医院,因为他认为我的手臂必然也断了。 他拍了照片,留作事故记录。我告诉他我没事,不需要任何治疗,并继续工作。我这个上司,很叹服大法的超常。

一次,在实验过程中,生产线危险物品泄漏,和我同一个工作间的同事,在我离开的2分钟后,当场殉职。我曾在前一天向他阐述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他已经表示要学,我刚要教他动作,他被叫走,不想第二天命丧黄泉。

事发现场,除了我办公桌方圆不到一米的范围,其余全部被炸毁,也就是说,即使我当时没离开现场,也不会有任何危险,但是我仿佛被上了双保险,在那一刻,师父还是让我离开了。从那天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只要我离开化验室,别的同事无一例外,悉数离席。他们说,只要我在,他们敢坐在原子弹上。我对他们说,希望他们尽早修炼,不要留有那位殉职同事的遗憾。

我的经历在我们系统传开,我成了大难不死的名人,人人称羡。而我的上司(战神)因为修炼大法而得到了师父加持非常丰富的功能,在工作中发挥奇效。

这位被称作「天使」的美国特种部队军人最后写道:「我非常感激师尊的救度,不仅挽救了我的命,还洗净了我的灵魂和思想。我想让所有读到这篇文章的人知道,能得大法,多么幸运。 」△

(人民报首发)

部份资料来源:正见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