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官所讲的两个小故事(图)
 
齐整升
 
2016-6-4
 



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记载的都是奇闻异事,很能启发后人。

【人民报消息】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记载的都是奇闻异事,很能启发后人,故转载数篇如下。

有良心的鬼魂

清代莆田人李裕狲说:有位名叫陈至刚的人,他妻子不幸去世,遗下二男一女。过了一年多,陈至刚也死了。他的几亩薄田和数间房屋都被他兄嫂收去。他们声言要代陈至刚抚养这三个子女,而实际上,他们对陈至刚的孩子却百般虐待。

不久,每到深夜,就听见陈家屋后有鬼哭的声音,凄惨哽咽,令人心碎。邻居为此愤愤不平,都明白这是陈至刚的鬼魂在哭泣。

有位胆大的邻居便爬上屋顶,呼道:「陈至刚!你死后为鬼,既然知道你哥哥虐待你的子女,为什么不向你哥哥作祟,光哭有什么用?」

那鬼魂听到人声,顿时倒退数丈,呜呜咽咽地回答说:「一母同胞,手足情深,我怎么能忍心对哥哥作祟?再说,父亲之下,兄为尊长,我若害他,情礼难容啊!我只能苦苦哀求他呀!」

陈至刚的哥哥在屋里听得明白,又感动,又愧疚,当即骂他妻子道:「都是妳做的坏事,叫我没脸做人!」随后登上屋顶,说道:「至刚呀!这事儿可不能怪我,全是你嫂嫂出的坏点子!」

陈至刚的鬼魂又呜咽泣道:「嫂嫂是哥哥的妻子,我既不能对哥哥作祟,又怎么会忍心害嫂嫂呢?」他嫂子听了,又愧又怕,吓得她连家门都不敢出。

从这以后,夫妻二人痛改前非,好生抚养陈至刚的子女。陈至刚的鬼魂也不再到屋顶上哭泣了。

深得佛心的尼师

沧州有一位游方的尼师,她不让妇女们到她的庵堂,自己却肯屈尊到老百姓家里来。即使是小户人家用粗茶淡饭招待,她也愿意去。她从来不向妇女们募捐化缘,只劝她们存善心,做善事。

纪晓岚的外祖父张雪峰家里有一位范姓仆妇向这位尼师布施一匹布,尼师合掌念佛表示感谢后,把这匹布放在桌上。

过了一会儿,又拿起这匹布交给范姓仆妇,对她说:「施主的功德,佛已经明鉴了。既蒙妳布施,这匹布已是归我所有。如今已是九月,天气渐冷。刚才我看见妳婆婆身上还穿着单衣,现在我把这匹布赠回给妳,请妳拿去给婆婆做件棉衣。妳看好不好?」

那仆妇很难为情地接过布来,窘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满脸通红直冒汗。

猪为何突然掉进枯井里?

离纪晓岚老家十几里的地方有位姓卫的盲艺人。乾隆戊午年(1738年)年除夕之前,他走家串户,为各家演唱辞年贺岁的小曲。每家也纷纷赠送他一些食物,他便用口袋背着这些食物往家走。半路上,他不幸失足,掉入一口枯井中。这口枯井地处荒郊旷野,又刚好是除夕,家家团圆守岁,路上几乎没有行人。

盲艺人在枯井里喊哑了嗓子也没人听见。幸亏枯井底下温度暖和,又有口袋里的干粮可吃,渴了便细细地嚼几口水果,竟然几天不死。

正巧碰上屠夫王以胜驱赶着一头猪回家去。在离枯井半里多的地方,那猪忽然挣断绳索,在田野里狂奔乱跑,结果也掉进这口枯井里。

王以胜用挠钩,把猪钩上来时,发现枯井中还有一个人正在唉唉的喘气,盲艺人因此得救。

纪晓岚兄长纪晴湖曾问过盲艺人:「身处枯井中是何心情状态?」

盲艺人说:「我当时万念俱空,心如死灰。只惦念家中有老母亲卧病在床,还等着我这个瞎儿子回来赡养呢!如今她连个瞎儿子也失去了,恐怕此时早己饿得不行了。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潮汹涌,肝胆欲裂,痛不可忍!」

这口枯井原本不在王以胜所要走的路边上,他之所以被引到这里来,完全是有鬼神在暗中指使。

冥官所讲的两个小故事

有个行为恶劣的年轻人,一次,他患了寒症,在昏昏沉沉之中魂魄出窍,在徘徊怅惘中,不知向何处去。正犹豫间,看见路上有人来往,便随着同行。

不觉之中,竟然到了阴曹地府,他碰上一位冥官,恰好生前是他的老乡。这位冥官细心地为他查了半天生死簿,皱着眉头对这恶少说:「你呀,平时经常虐待父母,犯了忤逆不孝的大罪,根据冥司的条律,你当被判下沸汤地狱。不过你的阳寿还未尽,你先回去,寿终再来受报。」

恶少听了恐惶万状,赶快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求这位老乡帮助想个解脱的办法。那冥官却连连摇头说:「你犯的这个罪业太重了,我无能为力。」

恶少一听,顿时放声大哭,不断磕头,恳求不已。冥官沉思良久说:「你先起来,有这么个故事,有位老禅师登座讲经,向众僧提出个问题:『有一老虎的脖子下系了个铃铛,请问谁能把它解下来?』众僧正在不知所答时,忽有一小沙弥朗声说道:『何不让系铃的人去解?』这就叫『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往常忤逆了父母,如今只有去向父母忏悔恕罪,痛改前非,也许能有免罪的希望。」

那个恶少又顾虑自己的罪业深重,恐非一时所能忏悔得尽。冥官笑道:「我还有一个故事,有个姓王的屠夫,半辈子杀了无数的猪羊畜牲。后来,忽然想起杀生罪孽深重,来世冤愆难偿,便放下屠刀,一心修道,终于修成正果,立地成佛。」

冥官说罢,便派遣一名鬼卒将他送回阳间。他霍然惊醒,出了一身大汗,病也全好了。

从此,他洗心涤虑,努力从善,尽心孝养父母,而他的父母也从厌恶他、转为疼爱他了。此人后来活到七十多岁才寿终正寝。△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