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孩子上学爬藤梯 多名村民摔死(图)
 
宜潇
 
2016-5-29
 



四川凉山悬崖村,孩子上学需爬800米悬崖!



悬崖村,出入爬「天梯」曾摔死多人!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宜潇报导)5月24日新京报首席记者采访报导了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题目是《目击丨悬崖上的村庄 娶亲比登天还难》,新华网的转载时改用的题目更贴切,是《四川悬崖村︰孩子上学爬藤梯 多名村民摔死》。

◎上学之艰险就等于玩儿命

报导说,村里通向外界,需要顺着悬崖断续攀爬17条藤梯,其中接近村庄的几乎垂直的两条相连的藤梯长度约100米,没有藤梯的崖壁才是最危险的。据支尔莫乡党委书记阿皮几体讲,他知道的在这条路上摔死的人有七八个,有村里的人,也有外来的人,而摔伤的人更多。

4月27日,阿土勒尔村的一个村民摔下了悬崖,村子里的大人对在山下读书的孩子更加担心起来。每次上学就等于玩儿命。

阿土勒尔村有15个6至15岁的孩子在山脚下的勒尔小学上学,平时住校,每月月中和月底的周末才回家。每次上下山,家长们都会轮流接送。

5月14日是家长接孩子的日子,清晨6点多,30多岁的陈古吉带着背包绳和另外两个家长一起下山接孩子。村里身手敏捷的年轻人,下山通常需要1小时,上山大约90分钟,对于外来的人,通常是这个时间的两倍。

9点多钟,勒尔小学校长吉克拉者带着15个孩子到山下,其中有陈古吉的5个孩子,4个女孩1个男孩,最小的男孩叫陈木黑,6岁,读学前班。

爬山开始前,陈木黑被陈古吉系上背包绳。前面由一个家长引路,中间一个家长,陈古吉带着陈木黑走最后,6岁的陈木黑已经在这条路上,上上下下几十次了。

在爬垂直藤梯的时候,陈古吉会从后面微微提绳,让儿子能够省点力气,跟上前面的哥哥姐姐。

在通过没有任何附着物的崖壁上的道路时,陈古吉就格外小心,紧抓绳子的手有时青筋暴起。

他说,前些日子,一个娃滑了一下,幸好崖边的藤条挡住了,才捡回一条命。

上学的孩子都背着沉沉的书包,大多数是女孩,15个孩子在3个家长的保护下,大约用了2个小时,到达「悬崖村」。

上山容易下山难,遇到雨雪天气,村里人就不再外出了。

由于安全和贫困问题,阿土勒尔村一些适龄儿童还没有进过学校。

四川是鱼米之乡,咋穷到这个份儿上?

◎四川省是周永康地盘

四川省是周永康的地盘,中国蛇年大年三十,《财新网》以《周滨的三只「白手套」》为标题,揭露周永康之子周滨的贪腐,其中之一的,就是大渡河水电站。

《财新网》曝光说,大渡河水电站的开发,按照规划应该归五大电力公司之一的国电来做,但是,周滨白手套之一、吴兵的中旭系却拿下了这个水电站。从2003年开始,本来属于国电的大渡河项目却到了周永康的儿子周滨的手上。

《财新网》算了一笔账,说︰「这个水电站每年的发电量大概是在31亿千瓦时。四川的发改委定的电价是每度电0.288元。这样算下来的话,这个水电站每年卖电的收入是9个亿。想一想,9个亿,每天从大渡河那里流过的水,那真的就不是水,那是钱呢。这么令人眼红的生意,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财新网》真说到点子上了。

◎三峡水电站这块大肥肉送给周永康儿子的原因

这事要从罗干说起,时任政治局委员的罗干在2001年大年三十导演的「天安门自焚案」确实蒙蔽了相当相当多的人,虽然江泽民知道罗干并不与自己一条心,只是为了进政治局常委会,但江届时找不到一个可以替代罗干的人,于是为了维持对法轮功的镇压,江不得已让罗干当了政治局常委会的老九。

后来周永康接任罗干,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1992年10月的十四大,周永康首次成为中央候补委员,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1997年2月邓小平死后,江开始毫无顾忌的挑选提拔愿意死忠自己的人,当年9月周永康成为中央委员,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一年之后,周永康调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党组书记。1999年到2002年,中央委员周永康任四川省委书记,经常强奸省委宾馆的女工作人员,并遵照江的指示,加大力度镇压法轮功,其常常吹嘘「我是江主席的人」。

江泽民看周永康真是贴心,于是在2002年12月初把他悄悄安排当公安部长,把时任公安部长贾春旺踢去最高检察院。

新华社2002年12月28日正式宣称,江泽民签署第84号令,任命原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为公安部部长。

周永康去了北京,大渡河水电站每年卖电收入的9亿人民币落到他儿子手里。《财新网》说「这么令人眼红的生意,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若是拿出一个零头修路,「悬崖村」也不至于上学、外出命在旦夕。

这个村一共72户人家,处于美姑河大峡谷断坎岩肩斜台地,所在位置就像三层台阶的中间那级,海拔1400多米,与地面垂直距离约800米。

◎娶亲比登天还难

支尔莫乡党委书记阿皮几体告诉记者,阿土勒尔村口口相传的历史可追溯到200年前。

那时,阿土勒尔村与世隔绝,因为阿土勒尔村特殊的地理位置,没有匪患,没有战乱。这里土地肥沃,村民自给自足,生活比动荡不安的其它地方要安逸而且富庶得多。

阿皮几体说,如今外面道路通畅,物流通畅,商业发达,阿土勒尔村落在了后面。

由于道路问题,村民养殖的牲口都运不到山下,基本都是自产自销。村民把产量有限的花椒和核桃背到山下,换回日用品和少量的现金,村民普遍处于贫困线下。

村里很多到了结婚年龄的男青年娶不到媳妇,吉克尔布告诉记者,山下娶个媳妇大概15万,山上一般要加3万块钱,即使这样,外村的女孩很少愿意嫁到山上。

村里的女孩子出嫁也会被压价,通常要比其它村子的女孩少3万左右的彩礼钱,大概12万。

「村里没有收入来源,男人结婚难比登天。」阿皮几体说,村里大约有一大半年轻人选择外出打工。

陈古吉5个儿女读书,在学校住宿,每人每年生活费需要大约2000元,几个孩子上下山安全问题让他不敢出去打工,收入来源有限,压力巨大。他希望在现有的道路基础上,做些改进,首先解决读书的孩子上下山安全问题,二来,可以解决物资运送问题,增加收入来源。

阿土勒尔村过去建有连接山下的索道,不过开动一次索道需要几百度电,村里人根本用不起,后来索道就拆除了。

阿皮几体告诉记者,如果单从安全问题考虑,在现有的崖壁道路上用钢筋焊接的梯子代替藤梯,再添加防护栏,怎么也得耗资几百万。

如果通路,就要全盘考虑相邻的同样没有通公路的依沃阿觉村和树主村,三个村大约300多户,1420人。打通三个村子和外界连接的公路,大约需要五六千万。

县里分别在2004年和2009年规划过修路问题,需要村里自筹50%的资金来修路,但是村民哪里能出得起钱,于是修路就一再搁浅。

昭觉县委办公室秘书吉克劲松表示︰易地搬迁主要问题是易地意味着失地,农民搬迁到城市附近后生计是一大难题,现在的悬崖村其实土地资源和气候条件是很好的,致富不难,青花椒等特色农作物的质量好,产量高。关键制约在交通,但是修路成本过高,造价大概在6000万左右,上面的住户少,投入和产出极不相称,县政府根本无力筹建。那么省政府呢?

江泽民2002年被发现盗窃国库银子合人民币200亿元,江的儿子都是巨贪,大儿子江绵恒是「中国第一贪」。不是给老百姓修路没有钱哪,钱都让三呆婊及其马弁们搂回家去了。

修路才是精准扶贫

今年,县里在村里落实「精准扶贫」政策,花了100万给家家户户买羊,羊上了山下不来,即使生了小羊羔仍然无法转换成商品,并没有给村子带来改变。

对于「悬崖村」何去何从,昭觉县希望通过当地潜在的丰富的旅游资源,未来通过保护性开发,以「旅游扶贫」带来改变。

「悬崖村」地处大凉山系南段塞拉利昂下的美姑河大峡谷区域,这里的大峡谷堪称世界级的景观,除了密集的谷中谷形态的峡谷群以外,悬崖村的天梯是现代社会中人类在险恶环境里生存的「活化石」,不过,即使有游客,也没人敢拿命去体验。

阿皮几体说︰「目前,村民最大的愿望就是修一条安全的路。」

有了路就什么都有了,现在周永康和他的大儿子都在监狱里,四川省政府若从大渡河发电赚的钱里拿出点儿来修路,那就是为悬崖村精准扶贫了。怕就怕四川省政府的头头们还在期盼着周永康被释放出来,若是这样,悬崖村的路岂能修成。(文/宜潇)△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