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一年,最高检还得乖乖面对终身追责制(图)
 
李威
 
2016-5-22
 



最高检重大决策听江话,党组成员终身追责!

【人民报消息】财新网2016年5月19日以《最高检重大决策失误时 党组成员终身追责》为题报道了最高检察院近日出台的《党组工作规则(试行)》(下称《规则》)。

《规则》明确规定,党组出现重大决策失误,对参与决策的相关党组成员实行终身责任追究,党组决策清单,党组决策事项均由集体讨论决定。学者认为,党组成员终身追责制与司法责任制有所区别,但二者均意在规范权力行使。

这个试行规定说明,最高检做重大决策时普遍故意「失误」。习近平就不得不施行「终身追责制」,用制度来约束和惩办那些执意要害国害民的最高检高官。

在正常情况下,在正常的国家,不需要习近平当党政军一把手之外还要在几乎所有重要部门之上成立「小组」并担任小组长。凡是习近平担任小组长的部门,其领导都是坚决不听从他的指挥,坚决要按照江泽民的吩咐办。百分之百。

所以,习近平一边要面对江系海外媒体的造谣、国内喉舌的捧杀和外界的不解,一面不屈服的冲在顺天而行的路上,因为这是他的使命,只能做好,不能失败。

中国的形势,如果用正常社会的正常思维去分析,一定是错的;用堕落、自私、权欲的心理去「将心比心」揣测习近平,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还有一些有政治抱负的人对习近平在那个位置上愤愤不平,觉得只有自己才能救中国,从此集中精力把矛头对向习近平,反倒忘记了真正的大魔头,甚至为其辩解。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神传文化的传统,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偶然发生的,都是安排的。正因为是安排的,就一定是有序的,生生世世的轮回转生习近平都是为了这一件事,连在这世什么时候出生都是定好的,在文革时,由于父亲习仲勋冤案的牵连,他成了小反革命,那年13岁。没有这样的痛苦经历习近平完不成他的历史使命。

5月2日刘云山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演出歌颂文革的歌舞,里面还加上两首捧杀习近平的歌曲,很搞笑的。现在参加演出的单位领导纷纷推卸责任,但历史的镜头已经被拍摄下来了,该奖该惩都是按照人自己的所为来定的。

5月19日,财新网提到最高检察院近日出台了《党组工作规则(试行)》,就是告诉我们最高检党组成员还在按照江泽民的指示办,这个政法部门里面还有相当大比例的领导干部是江系人马。让他们接收诉江的信件,他们就给打回去,美其名曰是核对当地是否有这个投递诉状的人,实际是让当地警方逮捕寄信人,对诉江之人施以酷刑。

财新记者了解到,该《规则》是最高检全面系统规范党组工作的首个文件。《规则》明确了最高检察院党组成员终身追责的情形,同时强调:

1、集体违反本规则行为或者在其他党组成员出现严重违反本规则行为上存在重大过失的,党组书记要承担相关责任;

2、党组重大决策失误的,对参与决策的相关党组成员实行终身责任追究;

3、擅自改变或者故意拖延、拒不执行党组会议决定的,要严肃追责。

4、党组职责范围内的事项,个人或少数人无权决定,须由党组成员依据少数服从多数原则集体讨论决定。

《规则》的第4条给最高检党组划出了议事决策边界,规定对党组议事决策内容实行清单管理,并建立讨论决定事项目录,根据白纸黑字,由党组成员依据少数服从多数原则集体讨论决定。这一点必须在习近平有调动权为前提下才能真正实施。习近平给儿皇帝胡锦涛当了五年副手,早已经知道什么是自己当政后应该加强的薄弱处──权力。

没有实权什么也谈不到,无论想做好事还是坏事。为做好事,想尽办法把权抓在手里,是顺天而行,一定成功。为做坏事,想尽办法把权抓在手里,是逆天而行,一定灭亡。

至于「党组究竟应该怎样议事,怎样做决策,民主集中制怎样体现,还有一旦做出决策,但决策有误如何来承担责任?」 这些内部的规章制度在过去「人治」的时期、谁官大谁说话算数的年代没有明确规定,也没人考虑这个问题。现在中华民族要走向未来,国家要从一党专制下解脱出来复兴民族传统,就必须立规矩定方圆。

在中共没有解体之前,阻力一定重重,那就只能哪里淤塞了,就疏通哪里。自习近平当政以来,他每多一个小组长的头衔,就说明那里淤塞了,怎么也疏通不了,那就只能让那个部门的领导失去决定权、决策权。

从去年到今年,习近平一直在给江亲信周永康控制的公检法各级领导们机会,希望他们能够改邪归正,但是手上沾满无辜者鲜血的党官们不想金盆洗手,只希望江泽民东山再起,那么全给扫荡了,这也不现实。文革是砸烂一切,但不想明天如何活,习近平是在污泥浊水中逐步建立起一个正常的秩序,当这个秩序越来越不可撼动时,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梦就要实现了。

据报道,《党组工作规则》把检察官终身追责制这方面问题明确化了,在检察制度中得到规范,但仍有一些领域需要进行制度上的建立和健全,那里还有人在打擦边球,与习近平软对抗。

2015年9月,最高检察院根据习近平的指令,发布《关于完善检察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进一步严格司法责任认定和追究,规定检察人员应当对其履行检察职责的行为承担司法责任,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但没有给党组成员立规矩,他们就继续顽抗。

党组不是司法办案的单位,说好听了是系统工作中制定大政方针的机构,说白了是一群依附在工作实体上的蛀虫,没有任何一个正常国家机构会白养着这么一些白吃饱还搅和的群体。但是,在中共体制没有解体之前,也就只能先这么凑合着,未来的社会是不会保留这样奇怪的、不可思议的机构的。

「终身追责制」这个制度在堕落的世界里真是一个好东西。(文/李威)△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