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灾的广州房管局长咋英雄4年就栽了(图)
 
乔劁
 
2015-8-21
 



北大博士后,44岁便出任广州市正局级干部李俊夫一人当四个一把手,好不得意。



正在侃侃而谈的李俊夫四年从抗灾英雄到双开送监狱。

【人民报消息】北大博士后,44岁便出任广州市正局级干部,有着「学者型官员」之称的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原局长李俊夫曾因为是援建汶川英雄」,一度风头无两。然而,他很快便烂掉了:这边大肆收取老板贿赂,那边苦心经营抱领导大腿,更在短短6年间与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多达两位数……

8月19日,广东省纪委官方网站「南粤清风」披露了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局长李俊夫上任四年多来的堕落轨迹。

「你知道吗?当年『5·12』大地震后,我带领广州援建工作小组奔赴汶川灾区,冒着余震和次生灾害不断的危险,夜以继日,战天斗地,3年重建任务两年圆满完成,当地老百姓都叫我『英雄』!」一说起自己这些「光辉往事」,李俊夫就口若悬河,眼睛开始熠熠生光,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激情迸发、神采飞扬的年代……但是很快他发现,面前的听众只有两位表情严肃略带冰冷的办案人员,四周不再是麦克风簇拥而是四面白墙,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真实处境,声音放低下来,嚅嚅道:「都过去了……」

为什么都过去了呢?

这让人想起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两个秘书,一个无期徒刑,一个死刑立即执行。被执行死刑的秘书李真临死前对记者说,本来希望做一个好秘书,但看到省委书记程维高的子女腐化生活,把自己的信念彻底摧毁了,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仅仅4年烂到千疮百孔

新快报8月20日报道说,李俊夫历经「官─商─官」的人生大转型,44岁便出任广州市正局级实职干部;他带领着广州对口援建汶川前线工作组在援建期间立下大功;他一人身兼市国土房管局、市住房保障办、市「三旧」办、市土地开发中心四个「一把手」,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在公众面前,李俊夫营造的是一个学识渊博、思路清晰、奋发有为的英雄式人物,然而,短短4年时间,这个风光的人物背后,早已千疮百孔。

经查,李俊夫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亲属、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币共2000多万元,构成严重违纪违法。2014年11月18日,李俊夫被移送司法机关,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随着李俊夫的落马,一起包括市国土房管局测绘管理处处长曾某、市住房保障办工程前期处处长徐某、工程管理处处长马某等人利用手中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他人所送巨额贿赂的市国土房管系统系列腐败案被揭露在了大家面前。

全案涉案人员51人,共查处市国土房管系统干部16人,涉案总金额达1.3亿多元人民币。

全家腐败,花样翻新

报道说,就任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局长后,为贪腐方便,李俊夫通过全面揽权、扶植亲信、排除异己等手段统揽权力,逐步形成腐败「小圈子」。利益上的互利互惠,促成了工作上的心照不宣,经过李俊夫授意,管招标的、管设计的、管工程建设的几个关键部门领导全部投身于为工程承包商提供「贴身服务」,李俊夫彻彻底底的把「公家」变成「私家」。

「一人当官,全家腐败」,李俊夫主政一方,其妻子亲属包揽工程、批发项目,套取巨额利益跟着一起大发横财。

李俊夫本人是北京大学博士后,其妻王某湘是武汉大学的法学博士,在实施职务犯罪时,设下三四道「防火墙」。李俊夫本人很少直接过手财物,都是其妻王某湘、二姨子王某伟来实现受贿的。

王某湘、王某伟打着「信佛」的幌子,搞了一个所谓的「佛友」圈子,实际是利益圈子。很多找不到门路打通关系的老板听闻后纷纷跳入了这个「佛友」圈子来拉关系,用大量价值数百万元的沉香、天珠、和田玉等「雅贿」,来实现拉到工程项目的目地。

案发后,李俊夫交代说:「这些老板之所以帮我做这些事情,送这些钱给我,一是因为看到我仕途比较顺利,有感情投资的因素在里面,二是感谢我为他们的房地产开发、『三旧』改造等工程帮了忙,不是白白花钱……」可见大家都心知肚明。

权钱色,与其有性关系的女子达两位数

据介绍,李俊夫深谙「潜规则」之道,认为实干苦干是不懂为官、不懂生活的愚蠢做法。大权在握,除了钱和权之外,他又有了新的追求,那就是淫乱。

通过房地产开发商陈某等送钱送物来接近美色,这个套路其实早已经成为中共官场的常态,李俊夫也不例外。据其在调查期间交代,仅2008年8月以来,与他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女性就达两位数之多。

用房地产开发商的钱去玩儿女人,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局长也就成了房地产开发商的办事员,李俊夫大肆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他们牟取利益,到最后感到危险时,却已经无法抽身。

从「救灾英雄」到成为蛀虫

李俊夫是北京大学博士后,被社会上称为「学者型官员」,其妻王某湘是武汉大学的法学博士。这样高学历的夫妻档确实不多。

作为年轻的领导干部,李俊夫带领着广州对口援建汶川前线工作组的在援建期间立下大功。回到广州,他一人身兼市国土房管局、市住房保障办、市「三旧」办、市土地开发中心四个「一把手」,在各级会议和众多媒体前经常侃侃而谈、频频亮相,并开始独断专行、我行我素,想提拔谁就提拔谁,想让谁干这个工程就让谁干。

为贪腐方便,李俊夫通过全面揽权、扶植亲信、排除异己等手段统揽权力,逐步形成腐败「小圈子」。利益上的互利互惠,促成了工作上的心照不宣,经过李俊夫授意,管招标的、管设计的、管工程建设的几个关键部门领导全部投身于为工程承包商提供「贴身服务」。

李俊夫在落马后写的材料中说,「一到位,(我)就快刀斩乱麻,对工作中有不同意见,不能按自己要求完成任务的干部,随意调整岗位」,「对那些不属于『自己人』的干部,则采取坚决手段调整到其它岗位」。

不是蛀虫没长「大腿」

在短短的四年时间内,李俊夫变成了一个插手「民生工程」、聚敛数千万财富、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把时间都放在抱领导「大腿」的「官场蛀虫」。

在中共官场,在蛀虫窝里,不想当蛀虫就是不可靠份子,所以处境危险,连家人的命都可能被危及。至于说抱领导「大腿」,说明那个领导也是蛀虫,有「大腿」可抱。不是蛀虫没长「大腿」。

经查,李俊夫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亲属、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币共2000多万元,构成严重违纪违法。这位2008年的救灾英雄,在2014年11月18日被移送司法机关,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这腐烂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儿?不快。李俊夫还需要用时间去研究从哪个角度抱领导的「大腿」,黄丽满、陈至立、李瑞英、宋祖英们就简单多了,只要搂着江的脖子,再在床上这么一滚……不玩笑,不需要4年,4分钟都不需要,国库就得掏银子替江养活着这些通奸女人,一直养活到死。这个体制滋润不?难怪江泽民当政时,宋祖英高唱《好日子》!

迷信「潜规则」

吹牛拍马、吃吃喝喝、跑官要官等「潜规则」在官场盛行,也成为李俊夫的信条之一。 这不能全赖李俊夫,他要是不这样做,那他就是中共体制的异类,就得被淘汰。

报道说,当前建设工程领域僧多粥少,竞争激烈,利润可观,施工企业为承揽工程不惜采取高额回扣、巨额行贿等非法手段,用我的钱买你的权,用你的权谋我的利。在这种情形下,手握大权的李俊夫自然就成为各种利益群体拉拢腐蚀的对象。社会上一些企业家、商人,面对着这些可以带来丰厚利益的资源,各显神通,不择手段,大肆行贿,开始了一系列的疯狂争夺。

据广州市纪委官方微博通报称,2014年7月3日晚间,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李俊夫成为万庆良被带走后的广州市首位被纪委带走调查的局级官员。他这时候才知道习近平说出的话不是逗着逗着大家玩儿的。

报道说,此前,时任广州市纪委新闻发言人梅河清曾表示,李俊夫之案是根据中央巡视组交办的案件与线索,由广州市纪委监察局来进行核查。其后,该案经由广东省检察院指定管辖,最终由广州市检察院承办。

同年底,时任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土地整理部原副部长的黄华辉,被指收贿8900余万元,成为「小官巨贪」的典型。梅河清证实,黄华辉案是李俊夫系列腐败案中的一个,案情与李俊夫有交织。

李俊夫抱的「大腿」是谁

8月19日,广东省纪委披露的相关案情中称,李俊夫苦心钻营抱领导大腿。这个「大腿」是哪位领导,广东省纪委一定明晰,但目前尚没有通报。

另据省纪委透露,李俊夫的妻子已经外逃,目前纪检部门正联合有关部门对其进行追捕。

李俊夫案是个非常能说明问题的案件,一个不知道以道德为人生标准的人,很难把握住自己。没出名、没手握实权时,还看不太出来,一旦权力在握,有一点诱惑就会一头栽进去,一烂到底。△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