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太祖成吉思汗的用人之道(圖)
 
鄭孝祺
 
2014-11-27
 



在成吉思汗的文臣武將中,既有貴族儒士,也有牧民奴隸;
既有親手栽培的將帥,也有敵方的勇士。知人善任、以誠相待是他用人的基點。

【人民報消息】賢才是國家之瑰寶,事業之中堅和骨幹,關乎國運盛衰興亡。元太祖成吉思汗不僅以赫赫戰功彪炳史冊,他的善於用人之道也一直被後世稱道。他採用知人善任、恪守誠信、愛惜人才的策略, 以誠信責人,更以誠信律己,唯才是舉、不分貴賤,使得他麾下聚集眾多能臣、勇士,出現「猛將如雲」、「謀臣如雨」的場景,為其日後大業奠定基礎。

成吉思汗,名鐵木真,《元史•太祖紀》稱其「深沉有大略,用兵如神」。他曾擊敗金國、臣服西夏、消滅西遼,為日後建立大一統的元朝,結束中原五百多年割據,奠定堅實的基礎。成吉思汗和他的繼承者還以武功橫掃歐亞大陸,以蒙古為中心,建立起由欽察汗國、察合臺汗國、窩闊臺汗國以及伊利汗國組成的橫跨歐亞大陸的龐大帝國。

南宋使者趙珙,1221年出使大蒙古國,回來後著有《蒙韃備錄》,書中的評價是:「今成吉思皇帝者……其人英勇果決,有度量,能容眾,敬天地,重信義。」

在成吉思汗的文臣武將中,既有貴族儒士,也有牧民奴隸;既有親手栽培的將帥,也有敵方的勇士。知人善任、以誠相待是他用人的基點,他40多年戎馬生涯所創造的功績可以說主要靠虛懷若谷、聚才用人創造的。

任人唯賢 用人不疑

成吉思汗堅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則,認為只要可以任用,便推心置腹以誠相待。最突出事例是對耶律楚材的任用。

耶律楚材是遼朝皇室後裔,為金朝官吏。1215年,蒙古鐵騎攻占金朝燕京時,成吉思汗得知他是博學多識的人才,便加以重用。後來事實證明耶律楚材對蒙古政經、文化發展起到重大作用。成吉思汗也自始至終非常信任他。

耶律楚材秉承家族傳統,自幼學習漢籍,精通漢文,年紀輕輕就已「博及群書,旁通天文、地理、律歷、術數及釋老醫蔔之說,下筆為文,若宿構著」。

成吉思汗14年,耶律楚材隨成吉思汗西征,常曉以征伐、治國、安民之道,屢立奇功,備受器重。21年,又隨成吉思汗征西夏,諫言禁止州郡官吏擅自征伐殺戮,使貪暴之風收斂。

成吉思汗對耶律楚材言聽計從,引為心腹。以「烏日圖撒哈拉圖」(美髯公)稱耶律楚材,並稱其為「治國之匠」、「國之棟梁」。

他對繼承人窩闊臺說:「此人天賜我家,爾後軍國庶政,當悉委之。」意思是說,這個人是老天爺賜給我們家的,你以後凡是軍國大事不妨交給他管。

窩闊臺遵照成吉思汗的旨意,提拔耶律楚材為中書令(宰相)。此後,耶律楚材積極恢復文治,逐步實施「以儒治國」的方案。

哲別原名只兒豁阿歹,之前是鐵木真敵族泰亦赤兀惕禿答首領的部屬,是有名的神箭手。在闊亦田戰爭中曾射殺成吉思汗,幾乎命中。

當他歸降的時候,坦承射殺之事,成吉思汗嘉獎他的誠實,認為是可交之人,就把他留在身邊,並將他的名字改為哲別(意為箭鏃)。起初任命他為十夫長領兵作戰,以後又因戰功卓越提拔為百夫長、千夫長,最終做到萬夫長,由昔日仇敵轉而變為衝鋒陷陣的猛將,可看出成吉思汗「任人唯賢」的用人之道。

唯才是舉 不拘一格用人

木華黎是蒙古名將、攻金統帥。他沈毅多謀略。輔佐成吉思汗統一蒙古諸部,戰功卓著,譽稱「四傑」之一。

木華黎原為成吉思汗的堂兄撒察別乞的門戶奴隸,在撒察別乞被處死後歸順成吉思汗,因才智得到成吉思汗的賞識,成為成吉思汗最信任的軍事統帥。

木華黎30年間追隨成吉思汗,無役不從。成吉思汗曾對木華黎說:「國內平定,汝等之力居多。我之與汝猶車之有轅,身之有臂也(《元史。木華黎傳》)。」

成吉思汗元年(公元1206年),木華黎與博爾術被成吉思汗分別命為左、右萬戶。

知人善任 人盡其才

成吉思汗會根據人才的不同,委以不同的職務,充分發揮人才的作用。

張榮是歸降的漢族將領,當成吉思汗率蒙古鐵騎征花剌子模時,「至西域莫蘭河,不能涉」。成吉思汗召見張榮詢問渡河之策,張榮說需要造船,請求以一個月為期,乃督工匠,造船百艘,遂渡河。成吉思汗嘉其能,而賞其功,賜名兀速赤。葵末7月,晉升張榮為鎮國上將軍、炮水手元帥。

伐金期間,成吉思汗每得一位漢人、契丹人或女真降將,他一定要親自召見,詳細詢問金國虛實及取金之策。如金國郭寶玉降後,成吉思汗即召見他,詢問取金之策,寶玉回答道:「中原勢大,不可忽也,西南諸蕃勇悍可用,宜先取之。藉以圖金,必得志焉。」又建議:「建國之初,宜頒新令。」成吉思汗從其言。

關懷屬下 賞罰嚴明

成吉思汗不僅窮其一生在招募人才,而且對其麾下人才關愛有加。

他格外珍重將士的生命,體現在兩條特殊軍規之上。其一,戰場上不得遺棄傷員,否則該小隊的官兵全部處死;其二,如果10人小隊中有一個同伴或更多的人被俘,而其它人不去搶救,那麼該小隊成員全部處死。

如此規定,一方面使士兵同生死共患難,大大提高軍隊的戰鬥力;另一方面極大保障士兵的生命。他自己更是率先親力親為,在戰爭中如果有將士受傷,他常常「親付以善藥,留處帳中」。

成吉思汗對別人給予自己的幫助和恩惠牢記在心,在闊亦田戰爭中,成吉思汗受傷後暈迷不醒,是者勒篾用口將他的瘀血一口一口吸吮出來,待半夜成吉思汗醒來後,饑渴難耐,又是者勒篾赤著身子潛入敵營,偷回一壺馬奶酒為他解渴,從而保住性命。成吉思汗感動於者勒篾的恩情,終生保持與者勒篾的情誼。

在愛護部下的同時,成吉思汗也重視紀律,言出法隨。他的弟弟別勒古臺無意中將軍事機密泄露給敵人,從而受到停止參加貴族會議「豁裏勒臺」的處分;女婿忽察兒因為違犯軍紀,被罷免職務,降至一般士兵,後來在戰鬥中陣亡。其叔父答裏臺違反成吉思汗不准劫掠的規定,在一次戰爭中私自侵吞戰利品,成吉思汗得知之後當著部眾的面,鞭笞答裏臺,並把他驅逐出帳。

成吉思汗終生沒有枉殺過一名將士,沒有枉殺過一名功臣。正因成吉思汗對功臣宿將待之以誠,交之以心,使文臣武將們能夠直言不諱、勇往直前而無後顧之憂。△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