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塌橋事故冤魂撒血叫冤(圖)
 
許靈
 
2013-2-7
 

事故現場的林子裏出現蹊蹺的紅色液體,澠池縣一條小河全部染紅。
(新華網2月1日攝)。



道路兩側都出現怵目驚心的鮮血般的大量紅色液體,
想避開不談都不可能!

【人民報消息】義昌大橋坍塌是2月1日上午8點多發生的,鮮血異象是下午發生在現場附近位於河南省澠池縣一條小河。

這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河南連霍高速義昌大橋坍塌事故現場的高清圖片到處都有,車隨著豆腐渣大橋斷裂的橋面從37.7米高的橋上掉下去,車又砸車……場面慘烈,但都是掉在大橋下,沒掉在附近的澠池縣的一條小河裏,這是肯定的。那麼,隔著一片林子的澠池縣小河怎麼會變成鮮血般的紅色?林子裏也到處是血色液體?這讓附近村民極度恐慌!

據新華網三天之後的2月4日輕描淡寫的報導說,受連霍高速義昌大橋坍塌事故影響,河南省澠池縣一條小河曾呈現紅色,「目前已基本恢復原樣。」大橋坍塌,附近小河為什麼會變色呢?變的和死傷者流出的鮮血一樣呢?

據新華網報導說,澠池縣環境監測站2月1日晚上7時已經開始對河水進行第一次取樣監測,此後按每天4次的頻率進行,臨近村莊的井水每天一次。「河南省環保部門通過幾次取樣監測,附近河流、地下水未出現污染」。

記得過去有一段時間很流行打雞血,如果雞血打入人體沒事,那人血進入河流,取樣監測肯定沒有污染。但監測站並沒有進行這個化驗。

根據澠池縣環境監測站的介紹,「結合現場有爆炸物污染的可能性,環保部門在國家對地表水監測的銅、鉛、鋅等24項因子外,又增加了硝酸鹽氮的監測,由河南省環境監測中心站和澠池縣環境監測站共同承擔。」他們是按照爆竹爆掉之後可能造成的污染角度去監測的。

據澠池縣環境監測站工作人員魯亞雲的介紹,「根據監測結果,河水除了COD一值略微偏高以外,其他都符合國家三類水標準,沒有出現污染情況。」對於為何會出現鮮血般的紅色,他的解釋是「可能是事故運輸車輛裝載有大量白酒」!

至於河水呈現紅色的原因,環保部門解釋,「例如貨車可能攜帶顏料或食品染料之類的物品,進入水體以後造成視覺上的顏色感覺。」

新華網的這個新聞報導簡直在罵政府部門瀆職!不是嗎?

魯亞雲說「可能」是事故運輸車輛裝載有大量白酒。那麼掉下橋面的有沒有這樣的運輸車輛?沒有調查!墜橋車輛裏有沒有大量的破碎酒瓶?沒有調查!

環保部門說:「例如」貨車「可能」攜帶顏料或食品染料之類的物品。你還「例如」「可能」個什麼勁兒啊,那些掉下去的車不都在大橋坍塌事故現場躺著嗎?你走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不讓過去?那就是政府在掩蓋出事真相了。難怪澠池縣一條小河和樹林裏會出現冤魂的鮮血。

有人說,你這是搞迷信。你眼瞧著超常的事情還大喊迷信,你不正是對無神論的迷信?

有無數的事實證明異象是確實存在的。例如美國耶魯大學退休教授張育明先生曾經在《中共統治下的靈異現象》中披露過很多不尋常的事情。這裏轉述兩件事情。

張育明先生說:1980 年冬在鄭州一位親戚家,曾有機會和中共河南省委工業部的一位清華大學工學院畢業的高級工程師周教授長談,周教授說道:「最近根據我手邊的黨內機密文件資料顯示,國內不少地方出現一些超自然事件,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毛澤東死後,在太湖中心每到半夜凌晨開始有全國各地方言的男女冤魂喊冤,都是在解放後歷次政治運動中被錯誤殺害的人呼喊冤枉。」

「當地政府上報後,中央命令海軍用炮艇在冤魂呼喊時從四面八方開向太湖呼喊中心,用輕重機槍掃射,用手雷轟炸。一切措施都無效。最後公安部用高度敏感的錄音機錄下來,把各省地方公安幹部集中在北京分別收聽,各自記錄自己地方方言冤魂所申述的冤案,據一聽記錄音的人反映,當時大家都對喊冤人的申述,如何受淩辱、毒打、酷刑、殺害冤死的情景,聽之毛骨悚然,就是一些狠心腸的老公安人員當時也是淚流滿面。據查證落實,這些冤魂呼喊的案情完全屬實,就是土改、鎮反、三反五反的案例經查證都是冤案。」

「當時胡耀邦、趙紫陽、習仲勛、萬里都異口同聲地說:『我們黨解放後歷次政治運動所做的一切壞事,真正達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要立即下達文件,平反一切冤假錯案!』」

張育明先生還講了另外一件奇事,能裝備一個加強營的武器彈藥不翼而飛。

張育明1982年奉省科委、衛生廳和醫學院黨委之命,到林縣(現改為林州市)和醫科院院長、首都腫瘤醫院院長李冰(中共中央委員、中共中央保衛部部長李克農之女、安徽人)共同接待世界腫瘤防治學會主席,癌症流行病學家、南加州大學校長布賴恩-漢德森(Brian Henderson)教授,張育明被指定為中英文醫學現場譯員。所有來往均有外辦負責人、公安廳幹部隨從參與。

他回憶道:有一天早晨,我們坐在賓館二樓會客室休息準備出發,河南省公安廳廳長丁石坐在我身旁的一個沙發上,李冰院長和我同坐在一個大沙發上,外辦主任和公安保衛幹部坐在我們對面一個雙人沙發上。只見丁石呆坐在一旁,長噓短嘆,耷拉著腦袋,大長眼睫毛下的兩隻眼睛呆滯無神,好像在沉重的思索著,是什麼嚴重的問題使這個羅瑞聊、淩雲的老部下、老公安保衛幹部如此地沈悶呢?!

原來是這樣的:河南省軍區奉中央軍委命令,在安陽地區選擇林縣作為民兵實彈學習現場。安陽軍分區司令員、政委帶領一個全副武裝的警衛連,開赴林縣武裝部,對安陽全地區各縣選拔出來的民兵約有兩個營兵力進行實彈學習訓練。全體民兵和警衛連在林縣武裝部長和政委領導下都食宿在林縣中學內(原是一個大廟),只有安陽軍區司令員和政委住在賓館內。

就在一切準備就緒,就要進行實彈學習的當日早飯時,巡邏班突然發現自己身上所攜帶的子彈袋、手榴彈和槍隻都不翼而飛。與此同時,警戒崗哨報告自己的武器彈藥不知去向,而警衛連也吵吵喧囂起來,他們不知何時也被解除了武裝。當司令員、政委從賓館乘座吉普車來到現場時,竟也發現自己的手槍也不知去向。當軍械處長、參謀長和司令員三人,同時用三把鑰匙打開三把上著鎖的倉庫大門時,七八個首長同時喊出「我的天哪!」原來倉庫內所備用實彈演習用的迫擊炮、輕重機槍、數十箱子彈和手榴彈都不見了!

當時就封鎖了中學,全體人員不准離開現場,不准和外界聯繫。立即上報了河南軍區、武漢軍區、中央軍委和公安部。十二個小時內公安部、總參謀部、武漢軍區、河南軍區、公安廳長丁石都來到現場。一個小時的緊急會議後,把彰河兩岸河南、河北、山西三個省數個縣三百華裏地以內的人口都凍結了。但無論現場或掘地三尺,包括用各種現代化破案手段都沒找到任何線索。

一個月後,總參謀部一位中將副部長拍著桌子吼叫著說道:「莫非真有鬼神向共產黨挑戰叫陣!!但中央決定,這件事不要擴散外傳,三省公安廳繼續坐陣偵察,一旦發現線索就抓住不放,立即上報中央!河南省公安廳廳長丁石,這個案不破,你就是死在林縣也不准離開一步!」

這就是為什麼那天早晨坐在賓館二樓客廳的丁石,顯得如此沉重。當時外辦主任笑著對我說道:「張老師來林縣給幾個領導幹部看病,治一個好一個,在群眾中看病影響也很好,分析問題很清楚,請問張老師你對林縣丟失大批武器彈藥事件能否分析一下?」

我當時就嚴肅地回答說:「能夠裝備一個加強營的武器彈藥,包括重型武器,在倉庫門窗沒有痕跡的情況下誰能偷運出去?!迫擊炮、輕重機槍能偷運到哪裏?!這完全是違背常規常理法則的超自然現象,非人力之所為!」外辦主任緊接著問我說:「這麼說張老師信有鬼神存在?」我答道:「鬼神的存在不是因為我相信與否而決定其有無,我是相信宇宙間有造物主,至於這件超自然事件是如何解釋,我不知是真善美總和的上帝所為,抑或是人間一切假惡醜的總後臺魔鬼邪靈所為!”

丁石聽到這裏長嘆了一聲,看了我一眼,站起來就回他屋裏了。當時都住在二樓,我們是鄰居。

張育明先生最後寫道:幾十年來很少聽人念叨這件古怪的事,我個人確實相信這是老天爺給共產黨的一個教訓,讓共產黨少用刀槍嚇唬老百姓,還是千方百計讓人民吃飽穿暖的好。因我只是說老天爺顯靈給共產黨一個教訓,聽見的人或有中共黨員,也頂多將其作為迷信落後的言論,所以大家當時都一笑置之。共產黨再大,還能大過天嗎?!

別說大過天,連老百姓買把菜刀、上個網絡都嚇的要死,一首小詩《是時候了》都要判刑7年,可見中共已經豆腐渣了。

2013年2月1日,河南連霍高速義昌大橋坍塌事故現場,附近的樹林和澠池縣的一條小河裏都驚現鮮血般的紅色液體,當地人說:那就是冤魂的血。他們死的太不明不白了!

2012年12月21日被傳為世界末日,其實瑪雅文化是說那天是結束舊紀元的最後一天,然後要開始一個新的紀元。22日中共說,世界沒有末日,誰說有末日就是造謠,要嚴加懲治。事實證明世界確實沒有末日,事實也證明中共確實每天都在給中國老百姓製造世界末日。△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