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臨末日,新華網拍不成這種圖片(圖)
 
黎梓
 
2013-2-2
 

紀念碑斜了,旗桿歪了,國旗破了,不臨末日,新華網拍不成這種圖片!

【人民報消息】據自由亞洲電臺2012年2月 11日報導,2011年3月中東「茉莉花革命」波及中國時,中國異議人士、浙江民主黨成員朱虞夫3月5日在網上發表一首詩《是時候了》。


是時候了

是時候了,中國人!是時候了
廣場是大家的
腳是自己的
是時候用腳去廣場作出選擇;
是時候了,中國人!是時候了
歌曲是大家的
喉是自己的
是時候用喉唱出心底的歌曲;
是時候了,中國人!是時候了
中國是大家的
選擇是自己的
是時候用自己選擇未來的中國。


毫無疑義,朱虞夫在詩中呼籲公民上街捍衛自由選擇體制的權利。被認為有煽動嫌疑,隨即被捕,遭到羈押。被判刑七年。

杭州中級法院2012年1月31日對朱虞夫寫詩「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開庭審理,當天未做出判決;而在習近平以國家副主席身份預定2月13日啟程訪美的前三天,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下令杭州中級法院重判朱虞夫七年監禁,為了讓習近平訪美時難堪,這是周永康再度重判的一名異議人士。

2012年1月開始,朱虞夫是不到兩個月以來第四位遭到重判的中國異議人士,另外3位異議人士是四川的維權人士陳衛、貴州異議人士陳西、湖北異議人士李鐵,分別被判9年到10年重刑。

美國政府當天表示,對朱虞夫因「行使公民權利」被判刑深表關注,並呼籲中共當局釋放朱虞夫。

周永康當然不肯放人,周決不讓習近平過舒坦日子。結果,出乎江系血債幫的預料,美國超規格接待習近平,這等於是認可習近平在中共高層的領導人地位,讓周永康瞎忙了半天。

10年前,2003年6月6日,曾慶紅以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名義發布通知,以後絕對禁止唱、奏《國際歌》。

爭鳴雜誌2003年7月刊報導,6月6日,中共中央書記處下達通知:凡省、市、縣(局)召開黨代會或黨員組織會議,不奏、不唱《國際歌》。該通知未做任何解釋,讓執行者莫名其妙。幸好李長春在東北考察時說到原因,他說:《國際歌》的歌詞,有很大的鼓動性。一句話說穿,怕饑寒交迫的老百姓起來造共產黨的反。

網友黃國華在文章《國內警察說,誰唱國歌----打死他!》中說,於2000年10月30日至2001年3月15日在廣州市白雲區看守所A─102倉關押期間,經常看到這樣的「奇景」:只要是他隔壁倉房A─104倉的在押人員合唱中共國國歌,就必將引來警察的群體殘暴毆打!這些警察總是警告說:「無論是誰再『唱歌』非打死他不可!在這裏絕不允許唱國歌!」而這群在押的「愛國」志士們就是不給這些「護國軍」面子。

「愛國志士」們每天都會唱起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那群「護國鬼子兵」們就慌作一團,而後就成群結隊的瘋狂撲來……,將A─104倉的「愛國」志士們拖出來又是拳打腳踢、又是上鐐帶銬;最殘忍的是用手銬砸手指甲,還用穿著大皮鞋的腳狠力的踩在押人員光著腳的腳指上,還使勁的用腳轉圈的擰著踩!

唱國歌的人中有個東北大漢就是不聽警察的話,就是不蹲下,這就引來了四五個警察的群毆!直打的他鼻、口竄血才肯罷手!可最終也沒將這「義勇軍」征服!

警察在走廊裏打,關在許多倉裡的「義勇軍」們就繼續高歌《進行曲》;那喊聲、打人聲、痛喊聲、叫罵聲,亂作一團!

記得有媒體透露過,有的監獄的警察連老電影《鐵道游擊隊》裡的歌曲《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也不許唱,說是忌諱其中的那句歌詞:「鬼子的末日就要來到了」!看來警察知道自己在幹壞事,他們自己就對號入座了!

邪教徒馬克思的子孫中共,數十億、數百億、數千億的把國庫銀子老鼠搬家,63年過去了,生產財富的人民卻連自己祖祖輩輩居住的住所都保存不了,連一口符合人類生存標準的空氣都得不到。難怪《國際歌》與時俱進成了「反動」歌曲(反對中共的作為而動),所以不能唱,絕對不能唱!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起來,饑寒交迫的人們」!

「鬼子(鬼的兒子)的末日就要來到了」!

朱虞夫的小詩說的沒有錯,「是時候了,中國人,是時候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