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何“寧為妓不為師”
 
李曉陽
 
2011-9-13
 
【人民報消息】近日,杭州一女教師發博文講述自己的從教經歷、生活窘狀及對現實社會的無奈,且直言不諱道:“寧可為妓,絕不為師”。因博文發表在“教師節”前夕,一時引來轉載、評價不斷。

然而,在諸多評論中,大多數卻是流露出對這位女教師的同情之意。更有人直言社會現狀便是“笑貧不笑娼”,只不過這位女教師把別人偷偷做的,明目張膽的說出來罷了。

這裏姑且不去推測此事件主角是何用意,無論是真如個別人所言是自我炒作也好,還是因為生活窘迫而發的憤慨之言也好。即使是通過各方人士對此事件的評論,亦足令我們停下忙碌的身心來想一想,是否我們的民族、我們的社會,真的走到了“師不如妓、貧不如娼”的地步?

在網絡上查了一查,其實早在1932年,民國政府曾規定6月6日為教師節,“新中國”的“教師節”最初是和“勞動節”在一起的,而在“文化大革命”時教師成了“臭老九”,自然是沒資格過節的。1981年部份政協委員聯名提議恢復“教師節”,卻一直反覆提議、反覆探討到1985年才通過。“紅朝”史上,尊師重道的過程,實過坎坷。不過,在上世紀80年代直至90年代初期,“人民教師”還是享受了一段時間的“崇高評價”的。然而不幸的是,到90年代後期,尤其是近十幾年來,“人民教師”的名聲卻是一落千丈,社會上更是流傳“新時代幾大公害:公檢法國地稅,醫院教師黑社會”這樣的說詞。

如若真的坐下來探討一下,為何中華民族數千年來“尊師重道”的傳統現如今淪落如此,猜想絕大多數人會把罪過推到“經濟高速發展、經濟社會知識貶值”上去。然而遠看歐美、近看日韓,不少親身遊歷者卻在反覆宣說人家是如何的尊重“有學識的人”。而其中,至少令筆者覺得相當有說服力的一句便是,“因為人家搞的是‘知識經濟’,而我們搞的是‘勞動力經濟’,所以才會有所謂的‘知識貶值’”。——聽過之後,不禁唏噓。

其實回頭看一看“紅朝”的歷史,在“黨指揮一切”的政策之下,就算是院校科研機構,一切“專家學者”亦要屈從於“黨政一把手”的指揮之下,直至現如今連“黨仆”自己都意識到的“官本位”(以官職大小決定社會地位)現狀下,“尊師重道”恐怕只能成為炎黃祖先能夠遺留下來、我輩卻難得繼承的“遺產”了。

如此回頭再看“師不如妓、貧不如娼”的現象,筆者妄下推斷,一則是因“紅朝”治下“權力高於真理”,是故教授真理的“師道”便失卻了本應有的社會地位;二則是“紅朝”自上而下,妄顧民族前途,僅將國民當作“創造GDP財富的機器”,國家導向於此,又如何怪市井之民逐利而往。

是故,觀眾家評判“寧為妓不為師”之時,僅謂及教師如何辛苦、收入如何低下,該如何提高教師收入、社會地位等等,實覺誤矣。各行行業的收入再高,亦高不過那“黨的政策之下先富的一部份公僕、黨仆”;各行各業的地位再高,亦高不過那“代表黨在指揮、管控著一切的公僕、黨仆”。大家心知肚明的這個惡性循環不打破,一切盡是空談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