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你能想像嗎?卡扎菲帽子戴在平民頭上(圖)
 
李曉
 
2011-8-26
 
【人民報消息】由於抗暴軍善待俘虜,被軟禁在家裡的卡扎菲長子穆罕默德逃脫了,現在和父親卡扎菲在一起,繼續與人民對抗。而準備當接班人的次子賽義夫也被捕了,過渡委員會要求善待他,不准許抗暴軍戰士由於憤怒私自給賽義夫一顆黑棗結果了他,而是應該按照法律程序將對他公開審判。於是賽義夫也跑掉了,並在黑麻麻的夜晚出來說自己並沒有被捕,說抗暴軍造謠。

如此一來,穆罕默德和賽義夫堵死了自己所有的生路,只開了一條通往地獄的死亡之路。

外國記者活著出來了


8月24日,被困在利比亞首都瑞克索斯酒店的記者被解救出來。
圖為他們抵達科林斯爾酒店時的愉快合影。

局勢到底怎樣? 當作人質的30多位外國記者們從瑞克索斯飯店被解救出來,非常說明問題。

這個飯店距離卡扎菲最後根據地阿齊齊亞軍營只有一裏遠。若要轟炸阿齊齊亞軍營,就會危及到外國記者的安全,所以,為了保護自己,卡扎菲下令不許外國記者離開該飯店。

這些外國記者住在一樓,整天身穿防彈背心、頭戴鋼盔。飯店老板只派一位工作人員駐守,沒人為入住的記者們服務,也沒人供給食物和水,大部分時候還被效忠卡扎菲的軍隊剝奪水電供應。沒有人知道自己能否活到下一分鐘。

就在抗暴軍占領的黎波裏大半後,原先在瑞克索斯飯店外站崗的效忠派部隊,絕大部分都不再效忠卡扎菲了,都已經棄守跑掉。只有少數鐵桿仍在飯店外,穿著平民服裝,手持AK-47突擊步槍,看守著這些記者。8月24日,30多名各國記者被解救出來,不僅標誌著卡扎菲綁架肉票的計劃破產了,而且表明卡扎菲已經自身難保。

一頂戰利品帽故事的全部意義


頂上風光,反抗軍奪卡扎菲帽獻父!

抗暴軍人溫狄(al-Windy)表示,他由卡扎菲位於首都的黎波裏宅院的臥室中看到一頂卡扎菲的帽子,這是一頂紅灰色繡著金線的華麗帽子。他表示,「我將把這個作為禮物獻給我的父親,因為他吃了卡扎菲和他的同夥不少苦頭。」

溫狄激動的對新聞網(Sky News)說了這個戰利品得來的過程:「我直接進入他的房間,卡扎菲的房間,真的。我的感覺就像是『我的天啊!我在卡扎菲的房間。我的老天!』然後……我發現了這頂帽子,我的老天!」他從頭上脫下這頂戰利品帽給記者看。

站在獨裁了42年之久的「瘋狗」「狂人」(里根語)卡扎菲的睡房裏,而且可以隨心所欲,這是過去沒有人敢想和能夠做到的,即使是好朋友南非總統祖馬也沒被卡扎菲邀請去他的睡房。

溫狄並不是為了自己能夠走進卡扎菲的睡房而激動,更不是為得到這頂帽子而激動,他說:「利比亞人等了42年,我真的為此刻感到驕傲。」

「順天者昌、逆天者亡」,這就是這頂戰利品帽故事的全部意義。△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