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诉毛泽东!铁流奇迹存活的使命(多图)
 
林立
 
2011-6-9
 

被美化的毛泽东该现出原形了!

【人民报消息】现年76岁的右派作家铁流力挺茅于轼把毛还原成人,公诉毛泽东,引起轩然大波,于是铁流更进一步说「公诉毛泽东无惧断头」!

其实,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22岁成都日报年轻记者铁流,含冤劳改长达23年,能活下来,活到2011年,已经是奇迹了。这个奇迹就是为了等待公诉毛泽东的这一天。

九死一生

铁流,本名黄泽荣,笔名晓风。学徒工出身,是五十年代出现的一位自学成材的才华突出的记者和作家。

自由亚洲电台2007年11月6日的一篇采访铁流的报导,题目是《铁流与四川七君子反党集团事件》,对于那个不堪回首的年月有比较详细的报导。

报导说:1957年6月8日,毛泽东一手策划的反右斗争正式登场。民主党派头面人物、大批著名作家纷纷中箭落马。当时,成都日报22岁的年轻记者铁流并未意识到自己会在一个月以后也被打成右派,更没想到会因此付出入狱23年的沉重代价。

当时,铁流连续发表三篇反映个人内心世界、揭露肃反扩大化的作品。反右开始一个月后,这些小说被指为「射向共产党的三支毒箭」。另外,诗人流沙河的抒情诗 「草木篇」被人诬指含沙射影反党,铁流为之大打抱不平,这也成了他本人反党的证据。


1957年鼓励给党提意见,毛称之为「引蛇出洞」!

更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半年前与几位作家朋友在茜子家的一次偶然聚会也遭人检举,被定性为「七君子反党集团」。1957年9月,他与四川报界的其他右派被集中起来批斗,随后被送往劳改农场强行改造。在劳改中又被牵连进子虚乌有的中国马列主义联盟,罪加一等,被戴上现行反革命帽子。后越狱逃到大西北流浪,不久后又被抓回监狱,劳改长达23年。

铁流的难友中,或不堪忍受折磨早逝,或劳改时饿死,或妻离子散。铁流幸存了下来。他八十年代来到北京,成功创办文化产业。而在七十周岁生日时,铁流决定利用余生把自己九死一生的经历写成文字。

铁流认为,反右是导致大跃进、大饥饿、文革、六四等一系列事件的罪恶之源。反右最可怕的,是毁灭了一代精英,摧残了做人最基本的人格和自由思想。为此,铁流与其他老右派于2007年3月5日发起组织全国老右联名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上书,要求彻底否定所谓「反右是正确的、必要的,缺点是扩大化」这一自欺欺人的结论,以避免历史悲剧重演。

即使掉脑袋也万死不辞


铁流铮铮铁骨!
2011年,中国学者茅于轼公开提出把前中共党魁毛泽东还原成人,很多学者表示赞同。中国专家铁流此前也倡议,全中国受害的五七年右派们起诉毛泽东。于是遭到中共左派以及乌有之乡网站对他们进行恶意攻击。茅于轼被公开威胁,威胁者还留下自己的姓名地址,可见有多么猖狂。铁流再次发表文章,对自己为什么要倡议起诉毛泽东进行了阐述,并表示,这是历史巨任,即使掉脑袋也万死不辞。

铁流在文章中说: 「有人说毛泽东都死了三十五年还起诉他干什么?有何作用?」

铁流认为,这个一心想「万岁」的暴君死去了几十年,可毛的 「思想」没有死,「精神」没有死,毛的头像至今还挂在天安门楼,毛的孝子贤孙大有人在。不少政治野心家和极其顽固的中共党内维护者,无时无刻不在利用毛那不散的阴魂反对箝制党内外的改革派和民主派,企图扭转时代前进的车轮。

铁流说,现在一些政治野心家和毛派分子上下勾结串通一气,以高举红旗为名,借用毛派老巢的「乌有之乡网站」,在全国发动所谓的「公诉汉奸、卖国贼茅于轼、辛子陵」的违法活动,大有「黑云压城城有摧」之势。他们不是在「公诉」茅于轼一人,是在「公诉」全国五十多万受毛泽东长达二十多年政治迫害的亡灵和幸存不多的老人。同样,他们不是在「公诉」辛子陵,是在「公诉」党内所有的民主派和改革派。

铁流指出,这些躲藏在高层里面的个别毛左人物,为了抢班夺权进入十八大领导班子,借用纵用乌有之乡一帮利令智昏的狂热分子,制造了这个「公诉」闹剧,企图再次把全国人民拖入红色血腥的争斗旋涡。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又是 「人相食」的可怕年代!

不堪回首的毛恐怖时代

铁流描述,在那个年代全国人均存款不足2.5元人民币情况下,毛个人却拥有1.4亿元巨额存款,毛是中国第一首富。毛在农民饿死三千七百多万的恐怖大饥荒时期,居然耗费巨资在全国各地为自己修建豪华行宫,仅韶山滴水洞就耗资一亿多。如果把用于毛建造豪华行宫的钱用于购买粮食,三千七百多万饿殍就可以活下来。

另外,铁流还爆出,毛泽东的豪华行宫在全国有61座!毛泽东剥夺了全国作家创作的稿费,自己一人却独占巨额稿酬,文革期间全国印刷机构差不多在为他一人服务,疯狂印刷毛选毛着、红宝书、毛画像、毛像章,然后用行政手段要求全民必须购买。

铁流还谈到,好大喜功的毛泽东为了谋求第三世界的「老大」地位,不惜慷国民之慨,超出国力援助亚、非、拉那些与本国人民为敌的无赖政权。即使是在饿死几千万农民的大饥荒时期,中国对外援助的力度也有增无减,本来应该用于中国人救命的大批粮食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流氓国家。据外交部解密档案记载:1960年除了运往几内亚的1万吨大米,还有15000吨小麦运往阿尔巴尼亚。从1950年~1964年底,中国对外援助金额达人民币108亿元。这些援助金额中,又以1960 年~1964年中国最困难的时候用得最多。

铁流说,如果把大饥荒时期的外援用于购买粮食,三千七百万饿死的农民一样能够活下来。阿尔巴尼亚是「躺在中国人身上过日子」的国家。1954年以来中国给阿尔巴尼亚的经济、军事援助近90亿元人民币。阿尔巴尼亚总人口才200万,平均每人达4000多元。当时中国人均年收入还不到100元,也就是平均40个中国人养活一个阿尔巴尼亚人。与此同时,受援国对中国援助的物资却肆意挥霍。中国援助的水泥、钢筋到处用来修建烈士纪念碑,阿尔巴尼亚2.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修建了1万多个,平均每两公里就有一个。

是谁给了毛泽东穷奢极欲瞎折腾的权利?铁流指出,是毛泽东创制的特权专制体制!

红太阳是如此闪耀着「光辉」


毛时代的中国惨剧!

铁流还举例说,一位历经毛泽东灾难年代的网友,以自身经历告诉80后的年轻人,那是个什么样的时代。

这位网友写道: 别以为毛时代只有三年大饥荒时期才会饿死人,人民才会饿肚子。三年大饥荒时期是大批量饿死人,整个毛中国时期饿死人的现象一直没有间断过。多数人尤其是农民长年吃不饱肚子,依靠今天连猪狗都不吃的野菜杂粮充饥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普遍景观。本人成长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童年时期的主食是稀粥和「杂碎代粮饭」,稻米不到十分之一,十分之九是掺杂的红苕、芝麻叶、萝卜、蓝瓜、黄荆树叶,且只能吃个半饱;米饭和面粉是过大年和来贵客时才能偶尔享受的奢侈品;有两年居然靠上山挖野葛、蕨根和吃今天只能做肥料的带壳花生炸油后留下的渣饼为生。那时的多数小孩因为吃了大量没营养的「代粮饭」,一个个瘦削的小腿上挺着个大肚皮。本人生长于长江中游风调雨顺的鱼米之乡,生活水准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自然条件恶劣水旱频仍的贫困地区了。

后来作了副总理的万里在七十年代严寒的冬天去安徽一户农家走访,发现此家的两位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居然蹲在地上不起来迎接中央领导。陪同的地方官感觉这太没礼貌了,就催促两女子站起来,这时才异常吃惊的发现大姑娘下面没穿裤子……那时的安徽农村大姑娘没裤子穿的远不止这一家。万里看到的另一户农家孩子,竟然是父亲从灶上取下铁锅,下面露出的是两个赤身裸体的儿童煨在灶膛的火灰里取暖。

2009年,万里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一直就不同意『辉煌五十年』、『辉煌六十年』的提法。这不符合事实。大跃进困难时期那三四年,文革动乱那十年,总不能说是辉煌的吧。宣传用的词,也要讲究精准,要符合基本事实。你不把那几年扣除,老百姓在心里会扣掉的,历史学家也会扣除的,普通党员也会那么做的。在九十年代的那几年,我说过不止一次,政治宣传离事实太远,那叫什么?那就是不文明的,是野蛮的宣传。」

毛时代,个人行动自由完全被剥夺。农村青年只能在自己村的土地上没日没夜按村官的指令超负荷劳作,外出或进城要村官出具「介绍信」,否则寸步难行。 没有「介绍信」任何城镇旅店都不敢留你住宿。村官不批准你也领不到「粮票」,没「粮票」你在外面有钱也不可能买到吃的东西。

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更是毛中国政治生活的主旋律。无休止的政治运动和阶级斗争害得人人自危互为仇寇。毛中国的政治迫害摧毁了一切温情脉脉的亲情友情,为了表忠或自保父子反目、兄弟成仇、夫妻为敌,多数人惶惶不可终日,不是担心被人陷害揭发;就是以攻为守去迫害诬陷他人。结果人与人之间的关怀信任荡然无存,昨天的朋友亲人今天就有可能站出来置你于死地而后快。

毛中国的「基层组织」尤其热衷于跟在有「恋爱嫌疑」的男女身后「捉奸」,一旦被「捉奸」不是自杀就是批斗、坐牢。

这位网友说:童年时期有一位在炎夏时节每天来我村挨家挨户出诊送药的陈医生深受村民爱戴,可有一天突然不见他来出诊送药了,过几天也没来,焦急的村民以为他在路上被狼吃了,就去上面反映。没想到未婚年轻医生犯了「作风错误」,被人「捉奸」了,放下听诊器戴上手铐进了监狱。

而毛的淫乱骇人听闻,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写的内幕中说,一次看到江青在中南海湖边独自流泪:「那是在北京的时候,一天傍晚,她一个人在一组后门的中南海木椅上坐着流泪。我正经过那里,吃了一惊。江见到是我,叫我过去,拭干眼泪说:『大夫,不要同别人讲。主席这个人,在政治斗争上,谁也搞不过他,连斯大林也没有办法对付他。在男女关系的个人私生活上,也是谁也搞不过他。』」

在中南海的游泳池边,毛命令建造了一个活动房,在众目睽睽之下,毛竟拉着一些,不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进去同时淫乱。但是国人却在没完没了的造神仪式和无聊冗长的大会小会里膜拜着共产党制造的「红太阳」。

毛并不相信「与天斗其乐无穷」

毛泽东并不是真的崇尚「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那不过是统治人民、折腾百姓的一句口号。

1975年12月26日,是82岁的毛生前过的最后一个生日,这一天,请专门厨师田师傅做的长寿面全部碎在锅里,没有一根完整的。田师傅吓的流了泪,说:「不得了了,从来没有这样的事,这辈子从来没做过这样的面条!」所有在场的人都沉默不语,心里都有不能说出的话。这是毛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生的不祥怪事,也是最后一次。毛并不知道,他死前的最后一个生日吃的是外面买来的干挂面。为什么不敢告诉毛呢?因为毛相信这些征兆。

毛最不安的是,1976年3月8日下午,吉林发生的陨石雨。陨石在空中爆炸,分裂为3000多块碎石散落地面,其中三块最大的陨石每块重量都超过了100公斤,最重的一块竟达1770公斤。这次陨石雨无论是数量、重量和散落的范围,都是世界罕见的。

毛听到这个消息,非常不安,数度走到窗前,久久凝视着天空。毛对护士说,古人认为大人物将死,都会有异象。他非常相信。果真,1976年这一年中,1月8日总理周恩来、7月6日人大委员长朱德、9月9日党主席毛泽东,中共三巨头接踵而亡。

毛是汉奸、卖国贼


决不让这恐怖卷土重来!
尽管毛已死去35年,但毛的阴魂不散,因为毛的头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的腐尸还躺在人民广场,如果不把它清除,中国就不可能实现民主社会。

铁流说,近年来以「鸟有之乡」网站为首的一批利令智昏者,诸如马宾、张宏良、孔尚东、司马南之流,企图扭转前进的历史车轮,在全国各地发起攻势,搞了28个所谓的「人民公诉团」,要「公诉」茅于轼、辛子陵的 「汉奸、卖国贼」罪。到底谁是汉奸卖国贼呢?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必须搞清楚。要说卖国,他们「伟大领袖」毛泽东才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如若不信,请看事实。

铁流揭露,毛泽东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陕北洛川会议上的讲话说:「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十分宣传』。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铁流还指出,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中国,因此,不要日本赔偿!1972年,中日建交的时候,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就向毛泽东道歉:「啊,对不起啊,我们发动了侵略战争,使中国受到很大的伤害。」毛泽东说:「不是对不起啊,是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他感谢田中角荣:「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战争赔偿!」(翻译摘自《田中角荣传》日语原版)到底谁是汉奸、卖国贼?

铁流最后再次声明自己的决心:为此批毛揭毛是自负的历史使命,纵掉头断脑在所不辞!

中国茉莉花革命的诱因

2011年,不是天安门四君子往毛像扔墨汁鸡蛋的那个形势了,中东北非发生了茉莉花革命,到了6月,中共不得不对利比亚反对派示好,不得不无奈抛弃独裁暴君卡扎菲。

茉莉花革命总得有诱因,这个时候,马宾、张宏良、孔向东、司马南等人要公诉反对汉奸卖国贼毛泽东的正义之士。确实从客观上给中国茉莉花革命向前推动了一把。

想公诉吗?那就公诉吧,时辰到了,连翻墙都不需要,国内百姓就能知道真相,真是可遇不可求。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