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六四何必再挠破另一块癞疤(多图)
 
戚思
 
2011-6-4
 

2010年7月9日,一架载有10名俄罗斯间谍的飞机(前方)抵达维也纳,停在
一架俄客机(后方)附近。这是自冷战以来美俄最大的间谍交换案。

【人民报消息】2011年6月4日,全世界都在关注着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那场屠杀,香港15万人烛光夜悼。六四,是中共挥之不去的恶梦,每每快到这一天,中南海就开始筛糠,官媒就频繁抽筋。

凡腿肚子抽筋者都知道,抽筋也不是随便乱抽的,抽起来时通常会说「又犯病了」,也就是说,抽筋也有一定的规律。但中共官网抽起筋来,根本不着调。

比如六四这天,新华网「新华视频」出个《俄前美女特工查普曼 出任报纸总编》,里面说「据俄罗斯新闻网6月1日报道,已经红透俄罗斯的前美女间谍安娜-查普曼近日成为俄金融报纸《风险投资新闻》的总编辑。」

查普曼说,「这是一份规模较小的报纸,目前由我担任总编」。查普曼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主管报纸的一个专栏,内容主要是评论俄罗斯和世界金融界与风险投资有关的重大事件。

今天这里谈的不是被中共称为「红透俄罗斯的前美女间谍安娜-查普曼」,而是说这位性感女郎若是中共女间谍,那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在国民政府时期,别说暴露身份的中共间谍,就是那些「战斗在敌人心脏里」(中共语)没有暴露的特工们,在中共建政后都没有好下场。


老牌间谍金无怠
最轰动一时的是美籍华人金无怠间谍案。金无怠曾担任过的最高职务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亚洲部负责人,负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对所有亚洲国家的情报监督和交换,包括台湾和日本及韩国等。差点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到被捕时仍是中情局顾问。

1985年,中共安全部门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总负责人,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生,从美国国内打电话给美国中央情报局投诚,供出了金无怠,到被逮捕时,金已经替中共卖命41年!

1985年11月22日,金无怠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1986年2月,陪审团裁定金无怠的所有17项罪名成立,包括6项间谍罪和11项欺诈和逃税罪,并定于3月4日判刑。在证据和证人面前, 金无怠只好承认自己是中共间谍。

2010年7月9日,美国同俄罗斯完成自冷战时期以来最轰动的间谍交换协议,美方以10名俄国间谍交换在该国遭扣留的4名西方间谍。根据协议,10名俄国间谍答应永不回返美国,日后若出书谋利,卖书所得将归美国政府。

美国一名检察官表示,俄国方面竭尽全力达成协议。他们不仅同意释放4名囚犯,还派遣领事馆人员向10名俄罗斯间谍描述他们「回到俄国后的生活」。

其中,俄方保证秘鲁出生的记者佩雷兹会在俄国获得免费住宿,并可终身领取每月2000美元的生活津贴。此外,她的孩子将获得签证到俄国探望她。


俄女间谍安娜-查普曼。
另一方面,28岁红发美女间谍安娜-查普曼的律师说,查普曼「对自己获释的消息感到欣慰」。但她同时却因为「得回返俄罗斯,必须放弃在美国的生意而感到不高兴」。

被俄国逮捕坐牢的4名美国间谍是俄罗斯公民。他们是俄罗斯军事情报局的前上校斯克里帕尔、核武器专家苏佳金、俄对外情报局的前雇员扎普罗斯基,以及瓦西连科。

美国宣布6月27日逮捕的10名俄罗斯间谍可以立刻离境,不必服任何刑期。于是2010年7月10日在奥地利维也纳的机场完成了间谍交换程序。载着10名俄罗斯间谍的美国飞机和载着4名美国间谍的俄罗斯飞机,并排停在维也纳机场。

记者们看不见这些间谍,只见车辆不断在两架飞机之间穿梭,接着,俄罗斯飞机起飞,美国飞机随后离开。

如今,现年29岁的女间谍安娜-查普曼担任俄国一家报纸的总编,但为中共服务了41年的金无怠呢?他认为自己对中共功劳极大,在等待判刑期间,他通过中文媒体向中共呼吁,希望能像美国与苏俄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交换间谍,用魏京生把自己换回中国。他还在妻子周谨予探望时,要她赶快去北京找邓小平求救。

中共不但不承认有这么回事,而且破口大骂。时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铁口钢牙的说,「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任何间谍」,「我们同那个人没有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根据。」

被捕后3个月,还没到宣判日期,1986年2月21日,金无怠在美国佛吉尼亚监狱,用一个塑料袋套头,一根鞋带扎脖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年63岁。按照他太太的说法是,不是自杀死的,是被中共特务暗杀的。无论是怎么死的,他是因为替中共卖命而死的。

六四,本来就是哪壶不开不能提哪壶的敏感日子口儿,又何必雪上加霜提什么美俄交换的女间谍安娜-查普曼回到俄罗斯如何红透,如何成为俄金融报纸的总编辑呢?这岂不勾人联想到中共那桩桩卸磨杀驴的丑闻?美国情报局高级官员金无怠要是交换回中国,岂能没有价值,给国安当个顾问什么的,还是绰绰有余。△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