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玩笑,国徽在女子戒毒所庄严着(图)
 
吴莱
 
2011-6-16
 
【人民报消息】中共刚建政时,没有女子戒毒所,连妓院也取缔了。

据《今日名流》2000年第7期报导说,大将罗瑞卿是中共政权第一任公安部长兼北平公安局长。罗瑞卿担任的公安部长是中共建政以来「历史上权力最大的一任公安部长」,公安部「直属中央军委领导,是军队编制,而不是现在的国务院系统。1949年7月6日,中央军委正式发文,明确公安部设置在军委,统辖全国各地公安机关。」

报导说,1949年11月22日罗瑞卿一夜扫除北平全部妓女1268名。将全市224家妓院全部封闭,将全北京的妓院老板269人、领家185人「一网打尽」。

江泽民时代,在姘头黄丽满的领导下,深圳首当其冲,深圳市桑那浴室已突破2000家,有15万名暗娼小姐。令1949年只有224家妓院、1268名妓女的旧北京「无地自容」。

那时,光深圳一地,每天顾客60万至80万人。每间桑那浴室要生存,就得向主管派出所送上三至十万元慰劳金。一般按有多少按摩小姐计算,一名小姐妓院老板每月得向派出所进贡1000元。江泽民时代,GDP不低,光色情业消费每年就高达八千亿元,全国城市性病发病率,那当然,以年增百分之一百往上递增。

2000年8月11日来自国办《简报》的消息,据中国社科院一份报告称:「越禁越黑、越黄。现在起码色情业可以使二千万人就业,年营业额约六千亿至八千亿,所以色情娱乐业不能禁,也禁不了。」咋1949年11月一夜就能禁了呢?

江泽民当政期间,中国的贩毒案案发率,在世界各国中排名第三。美国政府2001年11月初公布了制造及贩运毒品前往美国的主要国家名单,中国继续榜上有名。联合国国际毒品控制署的缅甸代表说,中国已经成为安非他明毒品的生产大国。

据BBC2001年3月28日消息,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戈莱日说,菲律宾每年非法毒品交易额达53.1亿美元,其中大约有95%来自中国,这些毒品主要是高纯度的「冰毒」。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麻黄素产地。麻黄素是「冰毒」的主要成分。

戈莱日说,在中国东部五个省内有些非法毒品制造厂由身兼二职的中国军队人员经营,他们每年向菲律宾提供价值约12亿美元的「冰毒」。戈莱日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制止毒品运送到菲律宾。他说,若中国毒品走私减少50%,菲律宾的毒品问题就可以解决一半。2000年菲律宾政府再一次派代表去北京重申了这个问题,抗议江泽民领导下的军队依然在走私毒品。

如今,中共不但继续贩毒,还成立男子戒毒所、女子戒毒所呢,山东省那地方还有什么「第一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第二女子……吸毒成了当今中国社会最时髦的玩意儿。

6月16日大众网刊登了一篇有关女子戒毒所的文章,被新华网转载。文字还没看到,劈头就是一张大照片,身着一水儿橙色学员服的年轻女子们正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跳舞。


国徽证明是谁教唆她们道德堕落的。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这些吸毒犯!

严格的说,她们那造型不叫跳舞,有的象文革时期红卫兵挥舞着拳头,有的像做广播操,有的伸出手不知想干什么,还有的半蹲式搔手弄姿。唯一一刀切的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打着马赛克,不知这是党在女子戒毒所尊重「人权」的具体体现,还是那些表情会使党的教育成果大打折扣。

最让人忍俊不已的是,图片上年纪轻轻吸毒女子们背后的墙上是一个国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国徽!我们知道中共驻外使馆的门口挂着一个国徽,证明着这个驻外使馆的归属。这图片也明确无误的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这些年轻吸毒犯!

这所有权和教唆权,绝对没人跟中共争,你争也争不过,中共在延安时期就以种鸦片、卖鸦片著称,中国大陆人所共知的歌曲「花篮的花儿香」(南泥湾),那就是罂粟花。△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