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称奥巴马是儿子 潘基文吁美国不做旁观者(多图)
 
鲍光
 
2011-4-7
 

4月4日,奥巴马决定竞选连任。这个「2012」有点扎眼。

【人民报消息】这里有两个新闻,都是与美国有关。

一个是潘基文受邀4月4日到美国「全球大学校长论坛」呼吁美国学生不做旁观者,要帮助那些没有自由人权国家的人民获得自由和民主。

另一个是利比亚血腥独裁者卡扎菲4月5日致信美国总统奥巴马,称呼他是「我们的儿子」和「阁下」等称谓,呼吁奥巴马制止北约停止空袭他,因为卡扎菲希望高价雇来的非洲雇佣军能够在没有任何威胁的情况下畅通无阻的杀害自己的同胞。

意大利拒绝了卡扎菲的停火提议,称其停火协议「不可信」。意大利外交部长弗拉蒂尼表示,意大利不排除「在极端情况下」向利比亚反对派提供武器的可能性。意大利是继法国和卡塔尔之后,第三个承认利比亚反对派政权的国家。

屠夫卡扎菲和中共一样凶残,他要把利比亚不同意他独裁的人杀光。所以卡扎菲不但必须下台,而且必须在接受审判后,处以死刑。

卡扎菲独裁政府的特使、副外交部长拉比迪(欧贝迪)近日四处奔走,寻求化解卡扎菲危机的途径,除了希腊、土耳其,他还访问了马尔他。

4月4日晚,拉比迪在会见土耳其外长达夫托葛鲁后,前往马尔他,在马尔他首都瓦莱塔碰了一鼻子灰,马尔他总理贡齐对卡扎菲的特使拉比迪表示,「卡扎菲和他的家人必须下台。」

如果所有拉比迪出访的国家都像马尔他总理回答的那么干脆,卡扎菲的花招就失灵了。

美国政府不愿意得罪中共

北约发言人瓦娜.伦杰斯库6日说,北约将加大对利比亚军事行动的力度,计划出动战机198架次,高于5日的155架次。

据北约官员表示,美国战机从4日开始不再承担空袭任务后,虽然英国承诺额外提供4架「旋风」战机,但北约仍缺少可执行空袭任务的战机。

美国到需要的时候,哪里去了?

美国国务卿希拉莉说:「对卡扎菲的期待不是秘密,他愈早下台,愈早结束流血征战,对每个人都更好。」

总统奥巴马现在又回到「呼吁」卡扎菲下台阶段,他坚称美国不会军事推翻卡扎菲。

北约发言人罗密欧指,联军正竭尽所能保护米苏拉塔的平民,米苏拉塔是联合军队优先考虑地区,联军空袭了米斯拉特、拉斯拉努夫和卜雷加地区的装甲车、防空系统和导弹发射器。

但卡扎菲的部队已改变策略,包括使用民用车辆,将坦克和重型武器放在人口稠密地区米斯拉特等城市,并利用人盾作掩护,以阻止空袭行动,增加联军空袭的难度。



波音等美国11家商业巨头希望中共所爱的骆家辉帮他们在中国多赚钱!

卡扎菲如何能愈早下台?利比亚如何能愈早结束流血征战? 这似乎与美国总统奥巴马无关。有报导说「他很小心别引起美国群众的反感,因为在美国对伊拉克和阿富汗接连发动战争之后,美国人已经相当厌战。」

实际上这并不是根本的原因,根本的原因是4月4日奥巴马已正式宣布在2012年竞选总统连任,他需要大财团的支持,而大财团需要在中国大陆赚钱,奥巴马需要用「经济复苏」来表现他的政绩,而卡扎菲是中共的好兄弟和小徒弟……,因此必须顾及中共的感觉。

难道血腥独裁者把美国总统叫做「我们的儿子」,美国人就不反感、不被激怒吗?!

白宫发言人卡尼说:「总统(对卡扎菲)提出的条件很清楚,需要的是行动,不是耍嘴皮子。」那么在联军和利比亚人民都需要切实帮助时,总统先生,你需要的也是正义的行动,而不是耍嘴皮子。

一个惊人消息:美国联邦政府或将被迫于4月8日深夜关闭

4月5日上午,美国总统欧巴马邀请众院议长贝纳和参院多数党领袖瑞德到白宫,讨论尽速通过2011年会计年度联邦预算问题,但贝纳不接受白宫提出的预算删减数字,反建议再延长暂时支出法案一周,以便双方有更多时间讨论。白宫则表明联邦政府无法再以短期预算方式继续运作下去。

5日晚间,国会两党领袖继续在国会山庄进行协商,白宫要求参加,但遭贝纳婉拒。由于双方在删减额度及内容上无法达成共识,协商毫无进展。

4月5日晚,两党领袖的谈判没有进展,如果在未来两天仍无法达成共识,联邦政府将被迫于8日深夜关闭。

据美国法律规定,如果联邦政府关闭,除白宫、国会及攸关人民安全与生活的机关如国防部、运输部外,其他政府部门只安排必要人员留守,其他一律无薪在家待命。

欧巴马在5日白宫记者会上表示,美国经济正在复苏,联邦政府若在此时关闭,除了对民众带来许多不便外,中小企业将面临贷款无门的窘境,对正在复苏中的美国经济将造成严重伤害。

为什么欧巴马一下令打卡扎菲,美国经济就复苏;该一鼓作气打垮卡扎菲时,欧巴马开了小差,连美国联邦政府都要关闭?

据BBC消息,在卡扎菲那封长达三页的信件中,他敦促奥巴马结束这场「针对一个发展中国家弱小民族的非正义战争」。卡扎菲还表示,希望奥巴马在2012年大选中能获全胜,仍为下一届美国总统。

天!当杀害自己同胞的独裁屠夫希望某个人继续连任美国总统时,这对美国来说真不是个好兆头。

爱因斯坦说:「有些人认为宗教不合乎科学道理。我是一个研究科学的人,我深切的知道,今天的科学只能证明某种物体的存在,而不能证明某种物体不存在。」

说的极是,科学确实无法证明神不存在,也无法证明善恶皆有报不存在。

潘基文在美国发表让中共头痛的演讲


潘基文在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
发表了非常精采的演讲。
4月6日,潘基文在美国费城的常青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发表了非常精采的演讲。过去中共力挺潘基文当联合国秘书长,但是如今的潘基文却让中共非常头痛。

此次演讲是由《全球大学校长论坛》主办,主题是「推动女性教育及发展」,并邀请潘基文来演讲。《全球大学校长论坛》是由包括耶鲁大学、纽约大学等美国最顶尖5所大学校长所成立。按理来说,「推动女性教育及发展」这样的主题请联合国秘书长来演讲有些小题大作了。但潘基文来了,他讲了他真正要讲的话。他讲了奥巴马不可能讲的话,但这些话是必须要讲出来的。

「和谐」这个词在中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成了被老百姓讥讽的一个贬意词,但在潘基文的演讲中,却把被中共颠倒的词意又颠倒了过来。

潘基文说,他去过世界各地的很多地方,看到各国之间的差异,他颇有感触地说:「如果世界上还有贫困的人们无法走向通向光明和美好的大道,我们就不能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和谐的世界,我建议你们有一个梦想──一个伟大的梦想,去帮助这些人一起努力,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今年67岁的潘基文来自韩国,他对在场聆听的几千名学生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你们在这里有着最高品质的生活和最良好的教育,想一想你们的未来,是不是只是为了谋求自我的福祉,或是家人的福祉?我希望你们能放眼世界,当你们的视野超越自我和自我生活的范围后,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助,需要你的参与,需要你的领导,需要你的承诺。」

「你们不只是美国人,你们是世界的公民。我们不能只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新闻,应该投身到这场伟大的变革中去,这是一场巨大的社会变革,我们应该以身为他们中的一员而感到骄傲。当我们在美国享受着自由和民主的时候,我们也应该做点什么,帮助那些人民获得自由和民主。

他回忆起当他还是一名学生时,匈牙利正爆发反对前苏联的社会变革,他写了一封信给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道格-哈马绍说「请您帮助匈牙利人民」。

目前在中东和北非发生的反独裁、争取自由和民主的运动让他感到历史的使命。他说,几十年后的今天,那种强烈支持自由和人权的感觉又从新回到他的身上。

潘基文在结束演讲时,呼吁美国的知识精英敢于担当历史的责任,「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你可以骄傲的对你的朋友和孩子们说:我是历史的见证人,我曾经帮助过那些人争取自由。」

「请抓住这历史的机缘!」──这不仅是潘基文在论坛对那些美国知识精英和年轻学子的期盼,更是呼唤美国总统奥巴马承担起应负的历史责任。△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