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的好友程维高至死忿忿不平的原因(多图)
 
萧良量
 
2011-3-31
 

乔云华的纪实录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一见如故的好朋友,前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2010年死了,是怀着忿忿不平的心死去的。在江掌权时,这个河北省的北霸天,有江泽民撑腰,对举报他的人打击报复,例如石家庄市建委干部郭光允因为举报他而被送去劳教。

给程维高做秘书就等于掉进了一个腐败大染缸,前一个秘书学坏被判死缓,后一个秘书李真学坏判了死刑。程维高本人却什么事没有,甚至他的儿女胡作非为被判刑,刑期简直是恶搞──判三年缓五年!

2003年,采访过李真的新华社记者乔云华在他被执行死刑前后,曾写出《李真灵魂毁灭探访之路》、《腐败之路就是死亡之路》的报道,报道面世之后,乔云华就不断生活在程维高的威胁中,他说,「有人用恐吓的手段,威胁我的人身安全。」

2003年3月,江泽民正式交出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职务,8月,经胡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审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回老家江苏常州养老。 在江泽民的关怀下, 程维高直到2010年死,一直享受着中央副部长级待遇。他的案子始终没有进入司法程序,他被开除党籍,那只是党纪处分,与司法无关。至死他也不承认打击报复举报他的人是错的。临死前16天,他还对着电话大叫:「没有司法独立,社会哪里会得到公正?!」

李真罪行


程维高秘书李真
李真,男,1962年5月生,生前曾任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秘书、办公厅副主任、省国税局副局长、局长、局党组书记(正厅级)。

官方报导说,「经查实,李真在担任河北省委办公厅秘书、副主任、省国税局副局长、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接受他人的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和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676万余元、美元16万余元。李真还伙同他人共同侵吞东方租赁有限公司河北省办事处人民币1872万元及秦皇岛中兴电子有限公司股份和尼瓦利斯有限公司股份共计人民币2967万余元。」

以贪污、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他比顶头上司程维高的罪行轻多了,所以被执行死刑前,李真留下遗言:「无悔一生,罪虽该死,但我一无后台,二官职小,司法不公,怎服人心。」

从2003年10月9号二审被宣判维持死刑之后的35天里,李真一直在监狱里用扑克牌测算着自己的命运,他希望最后时刻还能够再出现奇迹,保全自己的性命,但是2003年11月13日早上7点40分,李真的家人被分别安排与李真见了面。8点10分,在向李真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裁定书后,开始验明正身。随后执行人员在这辆专用车辆上采用注射的方法,对李真执行死刑。8点19分,李真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第二天,全国各大媒体对此事作出了报道,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群众纷纷置疑程维高为什么没有刑事处理,而逍遥法外?

人们说,如果李真民愤极大,程维高的民愤更极大,李真不过仗着是程维高的秘书而专横拔扈,人称「河北第一秘」,第一秘毕竟是秘书,秘书都敢这么横行霸道,可见他的主子猖狂到何种地步。

压力下江默许党内处分好友


程维高
李真对记者说,本想当个好秘书,不料程维高及其子女的所作所为腐蚀了他,刺激了他,让他走向邪路;而程维高越邪越升官,就因为有江泽民在后面撑腰。

李真在监狱里曾经接受记者乔云华的多次采访,一次乔云华问他,李真,什么对你还有诱惑,他明确地回答就是自由。一个犯罪嫌疑人被采取措施以后,他首先失去的是自由。咱们平时不是有句话吗?自由跟健康一样,只有当你失去了,你才真正地体会到它的价值,它的珍贵。

李真曾痛苦的回忆,有一天晚上乔云华采访他,到9点多的时候,乔云华走了,他望着乔的背影,望着院内的灯光,他说,每一盏灯光下面都有一个温馨的家,可我呢再也回不到这个家里面去了。

由于记者的报导,使江压力很大,当胡中央方面提出给程维高党内处分时,江为了保全自己,只得默许。新华网报导出来后,河北各界都高兴的放鞭炮。

乔云华:我有责任把所有的事实都说出来

2004年10月,李真死后的第11个月,乔云华出版了一本纪实报告《地狱门前 ───与李真刑前对话实录》,轰动一时。

从李真被逮捕那天2000年3月30日到被执行死刑前的2003年11月13日,乔云华共采访他15次。

乔云华说,刚开始他抱着的那种采访大贪官的「猎奇」心态,但很快在与李真的谈话中转变。因为李真向他说的都是实话,令他的心颤抖。采访中乔云华也几次陪着落泪。

「在我们的十多次谈话中,李真号啕大哭过5次,好几次说过对不起母亲。」乔云华说,李真的哭是为他失去自由、亲情、荣耀而后悔,也为想到那些他曾遇到的底层穷苦百姓而羞愧地哭。

乔云华说,想起风烛残年的老母亲,年少的儿子,李真不止一次地痛哭。在他人生的最后阶段,他的良知才复苏,静下心来彻头彻尾地分析自己的一生,从权、财、色跌入到双规、逮捕、判刑。40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生活才开始不久,可是李真却已经与生命告别。被宣判死刑后,李真不只一次地说,他听到鸟叫声都觉得揪心,因为它们拥有自由。

最后的时刻,李真对他说:「我可以说把压在心底的话都讲给你了,你现在成了离我心灵最近的人了。一旦将来……希望你能常去看我……我现在已经没有朋友了。」

2004年,在李真死后近一年,38岁的乔云华提起来心情依然不能平静,他声音哽咽的说,采访李真,给他带来的是一辈子的震撼,因为李真,让他对社会、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新的认识。

乔云华是教师出身,后来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就到新华社做了记者。「我也曾意气风发,也曾为民请命,但8年的记者生涯,使我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每天接到的举报信太多了,感情都已经麻木了。」他说,在采访李真的过程,给了他一个机会更深刻地思考社会。

受贿和收贿

乔云华说,之所以写《地狱门前 ───与李真刑前对话实录》这本书是不想有人步李真后尘

2004年4月14日,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受贿案的物品在河北石家庄举行拍卖会。

乔云华说,李真孩子出生的时候,李真谁也没通知,可送的花排满了整个医院走道,给他送的礼,千奇百怪的都有,有写着「李真佩剑」的宝剑、有送性药的、有送小姐的,那些金银财宝就更不在话下,总之,李真当权时,他的家里就成了礼品中转站,来给他送礼的人最后都得琢磨着能送出点什么花样来。

李真被处极刑后,乔云华曾在唐山殡仪馆见到了李真的骨灰。就是那样小小的一盒粉末,那么轻,一阵风足能将其吹散去。再看这堆满了三个展厅的「重礼」,乔云华不禁叹息:一个人的生命,就是为了这些花花绿绿的死物,最终化成了飞灰,而那些价值近万元的鹿茸、灵芝、野山参,又有哪一样救得了他?李真贪了一辈子,最后陪伴他的只有两袋衣服,在看守所里洗了穿,穿了又洗。李真的骨灰盒上,连名字都不敢给他写,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啊,每一个贪官都应该看到他的下场,仔细想想,这样到底值不值?

乔云华的书是2004年出版的,他是流着泪和冒着生命危险写出来的,是因为他不希望看到再有人步李真的后尘。现在7年要过去了,收贿和受贿的党官反而更多了。

毛泽东的外孙说过第一个馒头和五个馒头的关系,也就是吃饭吃五个馒头说饱了,没有第一个馒头垫底,你饱的了吗?是啊,是这个道理啊。李真处极刑因为学上司程维高,而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是学三呆婊江泽民啊。

程维高至死耿耿于怀

程维高被开除党籍,回老家江苏常州养老,他的不平之气至死未消。与李真的罪行相比,他应该判死刑,但在江泽民的关怀下,虽然受党组织审查三四年,但还是等他在省人大主任任期满了才宣布处分决定,没了党籍,党仍让他享受副省级待遇:仍有专车,可以训斥跟着别人叫他「老程」的司机;生病了,住在北京301医院、上海瑞金医院。

那程维高为什么还不服气呢?他是不服气江泽民比他烂多了,却还是三呆婊,下台多年,还在胡锦涛后面、吴邦国前面,当夹心饼乾。2009年10月1日还以第三代党和国家领导人出现。

程维高在80年代,江没掌权时就认识他,二人一见面就相见恨晚,无话不谈,谁不知道谁啊。

程维高多次说:中国没有司法公正,如果真有,那为什么把我开除出党,没开除江泽民呢?我们俩是半斤八两,把我踢出去,他还是党的指导思想?现在我却没有任何机会去申诉、去说明自己的冤屈啊!

后来,听说程维高死了,秘书问是否表示一下,江不置可否。△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