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春晚──舞臺化了的新聞聯播
 
廣宇
 
2011-2-3
 
【人民報消息】又過年了。大年三十對中國人來說絕對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為了和家人團圓,和和美美的吃上一頓吃年夜飯,多少人不遠萬里不辭千辛萬苦也要趕回家中。傳統的中國過年方式主要以年夜飯,放鞭炮和守夜為主,許多地方也將祭祖作為一件頭等大事。近年來隨著電視的普及,看電視成了飯後主要的消遣活動。也不記得從那一年開始,年三十晚上打開電視機無論哪個臺都播放著一個相同的節目——春晚,從此看春晚也就主動的或被動的成為了大多數中國人過年的一個重要內容。

每年的春晚,如同一場舞臺化了的新聞聯播,充斥這諂媚無恥的歌功頌德,謊報著虛假的繁榮。連推廣手法都與新聞聯播一模一樣:霸占電視機的所有頻道,反正你不看也得看。

現在新一年的春晚已經開始了,相比許多的中國人已經坐在電視機前準備評選最值得上廁所的節目了。說真的,我連上廁所的間隙都不願意去瞅一眼這個無聊的節目。倒不是我刻意要反對春晚,套用網上流行的話語:其實是我妒忌春晚中的中國人生活的太幸福了。

相聲小品的沒落

春晚的相聲和小品是一年不如一年,越來越不搞笑了。原因何在?很多人不明白。是中國人喪失了幽默感嗎?當然不是。其實摧殘國內相聲小品的就是央視這個最大的舞臺,相反許多在地方上小劇場上演的節目,如郭德綱的相聲卻十分受民眾歡迎。本來嘛,搞笑就要有一個調侃的對象,就要揭露社會的陰暗面。很難想像表演藝術家們能夠從歌功頌德的讚美聲中發掘出什麼笑點。特別是我們實際生活的狀況與他們歌頌的那個美好世界南轅北轍,搞得我們不僅不能在那些刻意安排的包袱出發笑,相反卻平白生出一股怒意:你說的是什麼呀?你吹上天的那個優秀體制和美好生活根本就不存在現實中呀?你丫忽悠我?!真正好的段子都要針砭時弊,或明或暗的揭露社會的黑暗,比如郭德綱的許多相聲,比如韓寒那些含蓄的幽默,比如希望之聲電臺中方偉路平的相聲。可是偉光正的黨怎麼能夠讓如此和諧的晚會上發出不和諧的聲音呢?於是相聲小品中精華的段子都被無情的閹割了,換來的是觀眾們年復一年的失望。

趙本山是一個異類。他的小品調換了調侃的對象,偉光正的黨和政府是和諧的,絕對不能被嘲弄的。那麼取笑的對象也就只能轉向我們這些屁民了。說起來趙本山也是夠邪惡的,他不僅取笑底層人民,而且尤其喜歡調侃那些社會底層中最可憐的弱勢群體,如身患殘疾的人和精神不正常的人。將自己的歡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這是最不道德的行為,可是趙本山似乎還引以為傲。近年來趙本山的小品更是摻入大量的黃色段子,連小瀋陽這種裝人妖的貨色都被他捧成了春晚上的明星,怎一個低俗了得!

寫到這裏我不禁想起了早年春晚上的小品王:陳佩斯。陳佩斯的小品還是較為貼近生活的,比如那個經典的賣羊肉串,就反映了市場上假冒偽劣商品橫行的現實,今天看起來還是非常不錯的。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央視和陳佩斯打起了官司,順便也就將這位十分受觀眾愛戴的小品演員給封殺了。觀眾們還是很懷念陳佩斯的,網上要求陳佩斯上春晚的呼聲一刻也沒有停止過。不過據說他本人表示拒絕上春晚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無法接受節目審查的制度。看來真正搞笑的節目若不低俗必被和諧。

推新出陳的春晚

話說人類社會的任何一項事業都必須不斷的推陳出新,注入新鮮血液,才能保持活力。可是春晚恰恰相反,絲毫沒有創新的精神,以致它還沒有開演我們就能夠想像它將如何開場,如何結束,秀哪幾張老臉,唱哪幾首老歌,乃至用什麼樣的形式表演,年年都是大同小異的。用網友的話說:淡定的很。

其它的我就不詳細說了,我就談談對春晚場面的總體印象。閉上眼睛,那個場景就浮現在腦海中:大紅的底色點綴著雜亂的色彩。雖然中國人過新年常常用紅色來烘托喜慶的節日氣氛,可是舞臺藝術上用大紅做底色就太過刺眼了。紅得太過容易讓人聯想到血腥,紅得太亮又容易讓人浮躁。紅色太過於顯眼了,你看交通燈用紅色示意司機停車,就是因為它醒目。舞臺上的紅色喧賓奪主,讓觀眾難以集中注意力到表演上來。

說到表演,特別是歌曲舞蹈表演,同樣給人亂糟糟的感覺。春晚總是用巨大的場地,而且盡可能用人塞滿。一個節目常常動用整個甚至是幾個歌舞團的人力。其實舞蹈節目不是人越多越好。如果那麼多人都是一樣的動作,那就是排隊做廣播體操,呆板的很,而且也體現不出使用這麼多人的價值。如果那麼多人都有不同的動作,那麼觀眾應該關注哪一個呢?最終只會導致中心渙散,讓人不知道看哪裏好。

春晚還有一個最大的毛病就是藝術形式的淩亂堆砌。春晚就是一鍋大雜燴,好像是什麼都必須要照顧到,但又限於時間限制,於是常常出現臺上京劇黃梅戲聯唱,臺下模特們穿著民族服裝和現代時裝走秀的可笑搭配。作為一臺晚會,春晚沒有中心思想的。整臺晚會看下來,吵吵鬧鬧的感覺就留不下什麼了。

當然,如果說春晚從來不知道創新也是不公平的。比如說廣告,想必今年春晚的廣告收入又創新高了吧。以前是晚會前後插播廣告,逐漸的又通過企業拜年,發賀電的方式插播到節目之間,現在的廣告更是滲透到了節目的道具和臺詞之中,簡直無孔不入了。有人調侃說以前是節目間插播廣告,現在是廣告間插播節目。我看簡直到了把廣告編成節目演出的程度了。

中國人自己的春晚

春晚是一年中最最黃金的時段,而且又占據了幾乎所有中國家庭的電視機,影響力十分巨大,也因此自然而然成為了共產黨絕對不會放棄的宣傳陣地與平臺。宣傳些什麼呢?自然又是黨和政府如何偉光正,社會如何和諧,人民如何幸福,經濟如何發展,如何戰勝天災人禍,等等等等。這是百姓的心聲嗎?不是,這只是共產黨喉舌媒體一言堂的說教灌輸。只不過披上了文藝形式的外衣,成為了“寓教於樂”的洗腦宣傳而已。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不買央視春晚的帳了。今年國內許多電視臺已表示不會轉播央視春晚,它們播放自己的節目,甚至是自己主辦的春晚。民間也有許多群體自發舉辦自己的春晚,公然叫板央視春晚,如農民工春晚,上訪者春晚,網民春晚等等。可惜的是國內地方電視臺自辦的春晚依舊受到政府的控制,逃不出為黨和政府歌功頌德的套路。而民間的晚會又過於小眾,無法達到和央視春晚那樣的規模和影響力。

我們不妨想一想,如果能夠辦一臺完全不受政府影響,沒有共產黨的灌輸宣傳,真正屬於中國人自己的新年晚會,那將會是怎樣的形式?真正屬於中國人的新年晚會,應當是宣揚中華文化的。中華文明源遠流長,中華文化充滿了禮儀與智慧、倫理和道德。中華文化智慧的體現在天人合一的思想,體現在重天地,敬鬼神,體現在尊重自然,尊重歷史。真正屬於中國人自己的新年晚會,必然以高雅而優美的藝術形式傳播中華文化的精髓,而絕不能夠流於低俗。真正屬於中國人自己的新年晚會,必然能夠給人以心靈的淨化和洗滌,而絕不是簡單粗暴的灌輸。真正屬於中國人自己的春晚,必然能夠走向世界,將博大壯麗的中華文明介紹給全世界的觀眾並獲得共鳴。

 
分享:
 
文章二維碼: